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相遇 二 (标题实在是不好想啊)
    乌黑发亮的眼眸,粉嫩“可口”的圆圆脸蛋,小脑袋上扎着两个整整齐齐,让人一看就很想去揉弄一下的包子头。

    这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孩子。

    看着在自己目光注视下逐渐停止奔跑的哪吒,姜汤这样想着。

    然而,这种想法却并不能抵消她美丽面容上故作出来的严肃。

    王宫之中的规矩可不是谁都能随意破坏的。

    “你,是谁家的孩子?”她再一次问道,虽然声音因为哪吒的可爱样貌而柔和了几分,可是,释放出她那一国王后气场的姜汤,实在是威严的让人不敢直视。

    想来,站在这里的人如果是李靖,在姜汤这一国之后的威严下,他额上一定会汗流不止。即便是身上不露丑态,心中也是难安一分。

    因为,他是一个家庭的一家之主。

    可是,对于这童心未泯也还未学到太多东西的哪吒来说

    “谁家?”

    “哪吒的父亲是李靖,那我就是李家的孩子啊。”

    抬头看着身前不论姿态还是样貌皆是美丽雍容的姜汤。

    能够很轻易的就能感受到对方身上传来的善意的哪吒,此时根本就没有一点点紧张的样子。

    听到对方询问的她先是抬头思索着,柳叶眉轻轻一皱。然后,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脸上露出了天真爽朗的微笑。

    毫不客气的把自家那位父亲给卖了个干净。

    此时在王宫中彻底释放了孩童心性的她,又哪里还有之前和陈翔相遇时的那份聪慧?

    “你,是哪吒?”似乎是被哪吒的这一笑容感染,一愣之后,姜汤脸上严肃的神色开始逐渐消失。

    她轻轻摆动那被一红色纱带轻束的纤腰,凤衣微动间,纤长美腿迈着优雅地步伐来到了哪吒面前。

    她自然是知道哪吒的,可是,她却从来也没想到过哪吒会是个女孩。

    “没错,我就是哪吒。”俏生生的点了点头,回应着姜汤的询问。然后,抬起头来看到姜汤美丽容颜的哪吒心中却也是泛起了嘀咕。

    她开口便问道“大娘你又是谁?”

    “我叫做姜汤,姜氏后裔。”没有像一个未出阁的少女一样对哪吒的称呼生气,面上微笑不止的姜汤只是在做出了介绍的同时,在心中稍稍怀念了一下自己逝去的青春而已。

    是啊,我也到了该当娘亲的年龄了呢。

    这样想着,左手不由自主的隔着凤衣去摸了摸自己平坦光滑又柔软紧实的小腹,美眸中神采不由一暗又恢复明亮的姜汤,为哪吒而露出的微笑不自觉的变得更加温柔。

    不过,她却也没有被自己心中的渴望冲昏头脑。

    看了看哪吒身上的那件紧身黑衣,姜汤稍稍倾下身子,向哪吒轻声问道“哪吒,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应该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吧。”

    “恩,我知道,这里是王宫。”

    听到姜汤那美妙温柔的声音,不知不觉间就被姜汤身上散发出来的温柔母性感染的哪吒就像是回到了她的母亲殷氏身边一样,很轻易的就散去了内心中这段在朝歌城中所积累的怨气。

    脆生生回答着姜汤的问题,此刻的哪吒就像是一个最乖的孩子一样,渴望着面前这人的夸赞。

    只是

    正要为姜汤指出是谁带她进宫的哪吒,转过头,却是一个像是男性的人影都没看到。

    “那大叔去哪儿了?”呆愣间,放下手指的她,不禁在某只白色鹰隼并不友好的注视下喃喃出声。

    且不说那姜汤和哪吒还有那头对哪吒隐隐有些不满的白色鹰隼之间的纠葛。

    本来正追着哪吒一路奔走,为她处理一些她那童心释放后胡作非为所留下的残骸的陈翔,此时却是被一位跌倒在他身前,嘴角染血的白衣美人给缠住了。

    无奈的注视着倒在青砖石路正中的对方,左右看了看,发现此时周边没有一人出现的陈翔只好抱起来对方的玲珑娇柔的身子,走向一处离这里不远的凉亭。

    真是一双有力又温暖的臂膀啊,跟当年的他好像。

    蜷缩在陈翔的怀里,遏制住自己想要再一次吐血的**。

    因为刚刚想要施法迷惑陈翔的视线而被人道国运重伤的九头雉鸡精,在陈翔的怀抱中,脑海里竟然开始了胡思乱想。

    明明,是她将这里的宫人都驱散,明明,也是她在自己被反噬吐血之后,想要像那民间传唱的那样以一弱女子的身份来迷惑商王。

    可是,当来到这座在王宫中每一里就有一座的凉亭中的时候,最终却是她莫名奇妙的把自己给攻陷了

    轩辕黄帝,你真的害人不浅啊。

    通过铜镜镜面观看着陈翔与自家妹妹的互动,于秀女宫中的梳妆台上整理妆容的妲己放下手中质地如玉的红色木梳,心中实在是忍不住的叹了口气。

    也不知道,她像她从未来片段中看到的那样,让她那两个一直在轩辕坟中呆着,除了小时候那位温柔的黄帝之外便再也没有见过什么男人的妹妹来帮她,是不是一步完全走错的臭棋?

    “苏妃娘娘,您怎么了?”

    听到妲己的叹息声,几位侍候在一旁,身穿白色宫装的宫女,纷纷赶忙争先恐后的向着坐在梳妆台前,身穿一袭和她那银色长发相配的银色衣裙,脖间带有一银色脖环,尽显绝美之色的妲己献上她们的关心。

    只是,被美色迷惑住,几乎快要成为一个发自本能爱护妲己的活傀儡的她们,又怎么可能会让在时空夹缝中体验过无数人生的妲己注意?

    用余光瞄了一眼那几人满是关心的面庞,妲己只是轻轻一笑,连一句话语也未吐露,就让这些本身相貌也是上佳的宫女们忘却了她刚刚的那声叹息。

    希望二妹不要被他迷住了才好,帝王,永远都是一些满口空话的骗子。

    将注意力再一次放到梳妆台中那面巨大的铜镜上,看着自己那位被陈翔刚刚放在长凳上躺下就是一口鲜血喷出的妹妹,也不知道这心中所想是给谁听的妲己眼中第一次浮现了担心。

    劫,你为何如此难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