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为国效力?我吗?”

    听到陈翔的问题,其实刚刚就感到有些无聊,正准备回学院南墙处,那片已经有着一些零零散散的红叶垂挂枝头的枫树林中,去好好玩耍一阵的哪吒,压下了自己心中的不耐,张开薄唇向陈翔反问道。

    年幼的哪吒其实并不太懂为国效力是什么意思。但是她知道,这是一句自己父亲总是挂在嘴边的话。

    “没错,七岁就能杀死一条孽龙,你的未来不可限量。”陈翔看着她有些疑惑的明亮眼瞳点了点头。

    “孽龙?”哪吒脸上满是懵懂。

    “恩,你在东海沿岸所杀之龙。”

    发出了一声鼻音,没有理会周围那些围观者的惊呼声,陈翔试着为哪吒描绘一下那条孽龙所做的坏事。

    然而,在无数目光的注视下,哪吒转动着自己的小脑袋瓜却是怎么也想不明白陈翔所指的到底是什么。

    她闭目努力回想了了一遍自己在东海海岸玩耍的经历,一会儿之后,睁开眼睛看向陈翔的她一脸惊讶。

    “我在东海没有杀过龙啊,只是杀了一条大的惊人还满口污言碎语的海蛇而已那是龙?!。”

    “海蛇?!”听到哪吒的回答,诧异的陈翔不自觉的加重了口气,身上散发出来的威严让周围那些还敢留下的围观者们皆是浑身一僵。

    不过哪吒却是一点都不怕他,面对他自然散发出来的威势如同清风拂面般无视掉的她,俏生生地点了点头。

    “没错,满口都是牙,头上还有很多根犄角,不过它应该是条海蛇吧,我妈妈说龙都是有脚的。”

    “怪不得,怪不得啊。”

    听着哪吒这天真的话语,陈翔也总算是知道了为什么东海龙宫会对自己之前的强势选择忍耐,他也明白了为什么现在实力才两星半的哪吒能够杀死实力最少也是三星的龙

    那群笨蛋,连龙和拥有龙血的爬虫之间的区别都分不清么。

    在心中抱怨了一下自己那些连一个孩子都不如的笨蛋手下。并不清楚当时的他们也是被那些虾兵蟹将所说之言迷惑了的陈翔,此时也算是放下了一件心事。

    之前,他其实一直都有些忌惮东海龙宫会在他收复诸侯国封地的时候暴起发难,但是现在,他却是放心了。

    因为相比人间的伦理关系,龙族血脉之间的等级却是更为森严。

    如果这一次死了的是一条真正的龙族,即便是东海龙王不想,她也很难遏制住她手下的其他龙族对殷商和哪吒进行复仇。

    但是,这一次死的只是一条不知怎么回事拥有了龙血的龙化海蛇,那么,就算是它拥有龙王的血脉,他也必然不会受到多少重视。

    想到这里,陈翔对哪吒的感官却是要比之前好上了不少。

    虽然心中还是对哪吒的阵营有着很深的怀疑,但是陈翔仍旧对她发出了邀请。

    他对哪吒轻笑道“要跟孤到孤的王宫中去玩玩吗?我们慢慢聊。”

    秀女宫的最里层。

    因为陈翔不愿大兴土木再造一座宫殿的原因,被打通了好几间闺房的这里已经成为了苏妲己的私阁。

    而在这间雕梁画栋的私阁之中。

    侧卧在一张似乎是玉质的美人榻上,肤若凝脂的身体上披盖着一件让人觉得无比合身,还莹莹散发出白芒的白狐皮大衣。

    身姿窈窕,**玉手轻动间只露出一点点圆润白嫩的锁骨、香肩和小腿裸足便无不尽显诱人的妲己,听着阁楼内那些女侍们以弹奏吹舞合唱的靡靡之音,缓缓睁开了她那美丽动人恍若绝世的血眼眸。

    顿时,那仿佛风儿般在这处私阁中无处不在的靡靡之音停息了下来。

    那些或抱着琴,或吹着箫,或扛着箜篌的演奏者们,也纷纷抬起了她们那皆是上等的容颜,目中满是痴迷的望着美人榻上那位容姿绝世的美人。

    “你感觉到了吗?”她红唇微起,轻声自语着。

    “感觉到什么?”在她的内心之中,一个被困于此,和她一模一样只是瞳不同的意识用冰冷的声音回答了她。

    “我们那该死的命运。”没有在意自己心中那人说话的语气,之前很长时间都被困在那处正正方方,但除了黑暗之外什么都没有的空间之中的妲己,很理解自己心中那人不快的心情。

    更何况,对方被困于那处空间还是因为她辜负了对方信任的缘故。

    苏妲己的心中只是有些不快,其实已经出乎了妲己的预料。

    如果被骗的那人是她呵呵,苏妲己实在是太“单纯”了啊。

    “你才蠢呢!我只是懒的和你计较”

    没好气的反驳着苏妲己心中的想法,已经被某种秘术融为一体的她们自然是无法隐瞒对方。

    不过,她们的记忆却仍旧是只属于各自的。

    因此,对于妲己的话语,被困在自己内心之中出不来,也因为某些事情不怎么想出来的苏妲己却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和在轩辕坟中修行少说也有千年,早就能够看破时空轨迹,看到一些“未来”片段的妲己不同。

    苏妲己即便美艳绝世也只是一个寿命不过百岁的凡人。

    她们的命运是什么她根本不可能知道。

    “是啊,我很蠢,明明知道这是一个陷阱还傻傻的跳进来。”

    “但是,这是我的劫难,我,又能怎么办?”

    没有在意苏妲己的反驳,也没有回应她心中传来的,对她们那所谓命运的疑惑。

    单手撑起自己娇嫩妖娆的身子,隔空望向陈翔和哪吒所在的方向。

    身上狐皮大衣顺着雪腻肌肤慢慢滑落纤细柔嫩的腰间,露出一片片雪白和两点粉嫩浑圆的妲己,笑的有点凄凉。

    只是,这凄凉的笑容也是绝美。

    至少,那些本就被她迷住了心神的秀丽宫女们,此时根本无法再一次遏制她们心中的爱惜,纷纷放下手中的乐器,褪下她们华丽繁杂的宫衣,一步一步的向着黑洞般让她们无法逃离的妲己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