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玩闹般的战斗
    “来吧,就让我看看你的拳头是不是和你的狂妄一样有力!”

    碰!

    话音还未落下,已经稍稍靠近陈翔的哪吒就脚下一踏,握紧着她那晶莹白皙的小拳头,仿若闪电一般向着陈翔的肚腹攻来。

    而陈翔也没有给她得手的机会,把手掌在肚腹处一横,直接就挡住了哪吒的攻击。

    只是,哪吒那还不到他手掌一半的拳头却是坚硬的惊人,即便是力气远不及陈翔,但是也让他感觉到手背传来阵阵的刺痛。

    而就在这一刹那,在空气中的气爆开始扩散,吓了周围那些越聚越多的围观者一跳的时候。

    嘴角莫名勾起一丝癫狂笑意的哪吒再一次向陈翔发动了攻击。

    她那覆盖在黑衣裤之下的纤长美腿就如同一条满口利齿的乌黑铁蛇,在她左脚和那只紧紧抵在陈翔手背的小拳头的有力支撑下,向着陈翔的腰腹间毫不留情的露出了毒牙。

    不过,面对这次的攻击,陈翔却是并没有再像刚才那样将右手放到左腰处去抵挡。

    因为相比那种会彻底丧失主动权的方法,他有更好的办法来应对这凶猛攻来的一击。

    他嘴角同样勾起了一丝微笑,那被哪吒左拳紧紧抵住的左掌轻轻一推,哪吒这看似凶猛的攻势就在他那不可抵挡的巨力下彻底混乱了起来。

    也还好她之前那腿鞭用出的力气也不是虚的,要不然,想要虚实一击的她,这下子就有很大的可能会一屁股坐在地上。

    只是,哪吒现在虽然没有一屁股坐在地上那样丢人,但是也没有多好过。

    利用腿鞭的惯性转过身来,以手撑地,再倒立,翻身而起的她虽然没有出丑,可是鼻息比刚才粗重了很多的她无疑已经丧失了这场战斗的主动权。

    “还要再来吗?”轻笑着注视着哪吒此刻除了一丝愤怒和凝重之外再也没有半分笑意的精致脸庞,抬手揉了揉自己左手的手背,放下手的陈翔一脸坦然自若。

    “不来了,你很强,我打不过你。”

    看着陈翔脸上那好似很是轻松的样子,刚刚才因为重新站稳脚跟而在心中松了口气的哪吒,立刻就想要再一次向他发动攻击。

    她讨厌被人看轻的感觉!她也非常讨厌失败!!

    因此,已经明白赤手空拳的自己绝对赢不了陈翔的哪吒甚至还想要在这朝歌城人来人往的大街上用出混天绫和乾坤圈,来发挥自己足以搅乱东海的真正实力。

    不过,她却终究还是放弃了这个对她来说莫名有些诱人的想法。

    她喜欢战斗,血脉沸腾的战斗更是使她痴迷!

    但是,说真的,清醒后的她并不喜欢让生命逝去的感觉。特别,是她手中已经逝去了一条生命之后的现在她已经稍稍认识到了生命的宝贵。

    而且,反正这次的战斗就是因为她想要消除掉她吃那霸王餐后的尴尬感才主动挑起的,尴尬感消失的现在,她也就没有继续和陈翔战斗的必要了。

    不过,战斗可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事情。

    看着自己身前认输之后就想要离开这里的哪吒,本身就是为了把她变成自己的东西才和她玩玩的陈翔可是不乐意了。

    他看着哪吒转身就要迈开脚步向这条小吃街更深处走去的样子,开口问道“你要去哪儿?”

    “回家啊。”脚步一顿,回过身来的哪吒看着陈翔一脸理所当然的回道。

    “回家?你家应该是在陈塘关吧,对了,刚才还没有问你,你怎么来朝歌了?距离朝会还有一年,你父亲李靖应该不会傻到想要试试擅离职守的后果吧。”

    听着哪吒的回答,陈翔的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情。他以前看封神榜和封神演义的时候,李靖被描写的也还算是聪明啊,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什么擅离职守?我是来朝歌求学的啦。”被陈翔话语中那些并不熟悉的词语弄的有些糊涂,在战斗之外的事情上完全符合孩子心性的哪吒实话实说。

    过快的发育和远超常人的各种天赋,总是让和哪吒“相识的人”不由自主的忽略掉她其实还不到十岁的事实。

    “老爸说我太野了,呆在陈塘关那里没人有时间管我,怕我会慢慢学坏,就托他的好友把我送到朝歌来让我见识一下大城市的繁华,也让我学学那啥规律?”

    “是规矩吧。”出声提醒了一下,陈翔有点无语,他实在没有想到真正的,又或者说是这个世界的哪吒会有这么蠢萌的一面。

    他她好歹也是他前世年幼时的偶像啊,那个不惧规矩束缚的小英雄。

    “对,好像就是这个。”哪吒点着头,对自己记起了这个词语满脸都是开心的神,不过开心归开心,转瞬间她看向陈翔的目光却是冰冷了起来。

    她清脆的声音中带有丝丝严肃。

    “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父亲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我的事情?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陈翔轻语着“你很快就会知道。”

    “不过,你在陈塘关不是已经拜了一位老师为师吗?现在来朝歌学艺难道太乙真人会容许你再拜其他人为师?”

    “你还认识我师傅?!”听到陈翔此问,哪吒这下子也是彻底惊讶了起来,她再一次上下打量了一下陈翔,也再一次确认了对方确实不凡。这下子她才点着小脑袋若有所思的回答陈翔的问题。

    “学习只是学习啦,去那啥师比干开创的一个学院里学一些做人的道理?我师傅当时没有意见,学那些粗浅的东西也应该算不上是拜师吧。”

    说着,哪吒自己也有些迷糊了,她的声音中满是不敢确定。

    其实她并不明白学习和学艺之间的区别,也不太明白在陈塘关那里并没有建立的学院真正的意义。

    她只是还算喜欢那个有很多同龄人可以玩耍的地方,喜欢那里不用莫名其妙就挨上一顿责骂的地方。

    而在沉寂了一阵之后,摇了摇小脑袋的哪吒很快反应了过来,

    “不对,我都被你弄糊涂了,快说,你到底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