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一意孤行
    又是七天基本上就会举行一次的朝议。

    距离那每三年一次的朝会也已经不远。

    可是,此时殷商的众臣们却是在恢宏奢华的帝宫大殿上乱糟糟的哄闹成了一团。

    这次,甚至就连那太师闻仲,大将军黄飞虎,以及少师比干……都没有像以往那样选择袖手旁观,看着其他人为了一点小事争吵,而是直接参与了这次混乱不堪的吵闹。

    只因为,今天他们的商王实在是不对劲。

    “不行!绝对不行!让一介并非王后的女流参政,大王,您这是想要效仿那暴夏让我大商亡国吗?!”

    今日身着一袭棕红色长衣的闻仲,第一个站出来反对陈翔的决定。

    虽然他本身也知道夏朝崩塌实属是天命难违和夏末历代君王无才无德所导致,并不关妺喜太多的事情。

    但是,用这个故事来举例,让自家大王放弃那个让其妃子涉政的想法却是并没有多少不妥。

    他很清楚如今大多数的人对于夏朝灭与妺喜之手的说法,是信多过不信的。

    ——就算是要让后宫涉政,他闻仲也只会支持展现出了自己聪慧和贤明的王后姜汤。

    “臣赞成太师所言,苏护之女涉政实非那良策。”

    随着闻仲的话语落下,站在帝宫大殿内右侧队列最前方的大将军黄飞虎也开口了。

    用左手包住右拳向着纣王一礼的他,身披一袭如同姓氏一样金光灿灿却又好似轻盈非常的黄铜色虎面战甲,腰间佩戴着一柄还未出鞘就让人感觉脊背汗毛倒竖的可怕宝刀。

    他有力的步伐,像是要把脚下的金纹汉白玉踏碎。

    他的声音威武非常,明明话语和平常人没什么不一样,可是到了他这儿,就仿若虎豹一般总是能够给人带来阵阵恐惧。

    只是,和闻仲所想不同。

    他虽然不同意苏妲己涉政,但是他的心中也同样不会同意姜汤涉政。甚至,就算是他的女儿黄妃涉政他都一样不会同意。

    在黄飞虎这个武人眼中,女人只要在家里看孩子就好。

    金钱、财富、地位、又或者是荣耀,都由他们这些男人去取得并和她们分享就好了。

    危险的战场和朝政,都不是她们应该踏足的地方……

    而在这个时候,在闻仲站出来后就成为殷商众臣中左侧队列第一位的比干也是站不住了。

    如果像往常很多次的朝议一样没来,他倒是不需要做这道选择的难题。

    但是,今日他既然来了,那不管他心中到底在不在乎殷商,在不在乎这个世界是由谁统治,他都必须要表明一个态度。

    因为,这是他身为臣子的本分。

    所以,仍旧还是一袭白色长衣,潇洒之色只略逊那广成子几筹的比干,走出队列,开口了。

    “子受(商纣王名称,帝辛.子受),殷商虽然是你的东西,但它不是你的玩具,有些事情能做,有些事情是不能做的。以你的聪慧,这些,我想不用我来教你。”

    说完,也没有像以前那样对陈翔行礼,早已看到结局的比干就直愣愣的站在了原地。

    不过,陈翔却也没有办法怪罪对方,因为不论以后的比干会如何如何,现在的他终究是他的王叔。

    “诸卿家中……就没有一个同意的吗?”

    有些头疼的扶着额头,看下方大殿上“傲骨铮铮”的三人和其他那些对三人连声附和的群臣。

    包括那些由他一手扶持起来的应声虫,这次竟然没有一个人选择支持他这个商王的。

    这,实在是让陈翔有些难受。

    他小看了这个时代迷信的力量。

    他不禁开始再一次思考,如果自己心中的变革计划失去了涉政的妲己,他是否能够继续下去。

    可是,一如之前已经想过了很多次的结果,在他接下来的计划里妲己涉政这一步是必须的。

    因为,他计划中的那些变革对于整个世界都无疑是一场巨变,这巨变甚至大到了身为商王的他都无法一个人承担。

    是时候,该消除心中的侥幸了……

    坐在黑石王座上,俯视着下方这些坚定不移的与他对视的群臣。陈翔知道,他必须要坚定决心,不能再像之前那样一幅对万事都抱有一丝希望的心里了。

    他站起了身,身体就仿佛那离帝宫不知有多远也能让人看不到山顶的不周山一样,让人能够轻易感触到他的决心。

    “苏妃涉政一事,汝等不必再多议了,孤,意以绝。”

    说着,陈翔扫视一圈下方立刻跪成一片祈求他收回成命的群臣,心中稍稍有些庆幸。

    也还好,他在这次朝议之前册封了妲己为妃,要不然,让一个美人涉政,即便是他的态度再强硬也是绝对不可能成功的。

    无他,只因为美人那相当于玩物的地位实在是太低了。

    “哎~我殷商五百余年,终要与那暴夏一样亡于一女子之手么……天命,哈哈,何其可笑!何其可笑啊!!”

    注视着陈翔那闪烁着坚定的紫色眼眸,其实早就已经凭借七窍玲珑心看到“一切”的比干长叹一声,大笑着,转身离开了这帝宫大殿。

    只是,很少有人注意到,当他走出帝宫大殿的时候,他那张俊秀脸庞上已经满是泪痕。

    这个世界上,终究不会有人能够彻底无视自己的国家。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也从来不仅仅只是一句空话……

    “大王,您,让臣失望了。”

    和比干稍有激动的样子不同,没有看到那些所谓结局的闻仲,看着坚定不移的陈翔只是心中稍稍有些孩子长大了,不听话了的难受而已。

    由于今天陈翔并没有把妲己带到殿上,这个只是知道妲己是苏护之女的睿智老者,终究还是在陈翔的强硬中服软了。

    不过,他失望的眼神却是让陈翔很难受。

    看着他走回左侧队列最前方的落寞身影,并没有注意到黄飞虎已经一声不响的回到右侧队列之中的陈翔,内心中真是难受的想要发狂!

    不过,他忍了!!

    为了让这大商不必毁于那些家伙的游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