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突变
    ..,无尽全面战争

    “必须要遏制住他们,再将他们所拥有的土地步步蚕食!”

    高大壮硕的身体站在那里就好像是一栋小山,有意试探一下苏妲己的陈翔没有隐瞒,直接说出了他心zhong所想的东西。

    只是,仅仅站在那里便让人不由自主的把目光放在她身上的苏妲己却是轻轻一笑。她那撩人的丹凤眼看着怒气冲冲的陈翔,其zhong蕴含着丝丝嘲讽。

    她没有说话。

    陈翔也还没有来得及把苏护落到他手zhong的消息告诉对方,所以,并不知道苏护未死的她现在对自己面前这个掌握着自己生命的人的态度毫无顾忌。

    反正,男人都是那样。

    “……妲己,孤可以告诉你汝父未死。”

    沉默着,压下心zhong因为妲己那一瞥一笑而再一次升腾起来的怒火,内心莫名更加难受的陈翔冷冷的说出了今天发生的这件事情。

    “今日朝议,东伯侯派其子嗣姜修wen为我献上了有苏氏的族长,也就是你的父亲苏护。”

    “你,应该知道现在该怎么办了吧!”

    他的呼吸有些粗重。

    而听到此言,妲己美丽的虹色瞳孔zhong似乎泛起了一道不知是喜还是怒的红色光芒。

    她刚刚还故意侧向一边的美艳脸庞面向陈翔,美眸死死注视着陈翔同样看向她的紫色重瞳。她那因为这间卧室烛火照耀而让面积几乎放大三倍的影子上,更是不知何时悄然长出了九条笼罩整间帝宫卧室的巨大尾巴。

    只是,当这些普通人除了心悸外根本无法发现阴影尾巴,摇摆着,向陈翔慢慢延伸过去的时候,一道璀璨到让人难以形容的金色光华却是伴随着一声轻鸣将这些阴影直接驱散了残影斑斑。

    那些不知何时爬上妲己美眸的诱人血红,也在此刻悄然散去。

    “不知大王是想要遏制谁呢?”

    忍住心zhong想要吐出一口淤血的念头,很自然的无视掉刚才自己身上所发生的那一切,妲己轻笑着向陈翔问道。

    态度和之前截然不同。

    ——在伤心时被某物侵占了心灵的她,其实早就已经不再只是妲己一人了!

    “……历带商王所册封的诸侯国都是我要遏制的目标,尤其是西伯侯!”

    心zhong也是被刚才发生的那一幕吓了一跳。深呼吸几下又眨了眨眼睛,陈翔终于从刚才那九条突然出现的漆黑阴影所带来的恐惧感zhong走了出来。

    不过,他看向妲己的目光比起之前却是并没有产生多少变化,甚至,似乎在他那目光深处还多了一丝丝的热切……他,是变态?

    “如果只是诸侯国的话,以大王您所拥有的力量不是很轻易的就能够击败吗?为什么您还会为这种事情烦恼?”

    莲步轻移,来到陈翔身边,自然而然的将妖娆玉体依靠在陈翔有力强壮的臂膀上。绝美面容笑的没有一丝尴尬和羞涩的妲己,红唇附在陈翔耳畔轻轻问出了她的问题,也说出了她的回答。

    只是,她的心zhong其实并没有像表现出来的那样轻松。

    盘踞在她内心几乎彻底占据她心灵的那个物体对陈翔说出来的话语感到异常凝重。

    不像没有属于自己的情报wang络,只是孤身一人的妲己。盘踞在她心zhong,几乎和她融为一体的那个存在可是很清楚朝歌最近都发生了些什么。

    所以,她强烈怀疑着自己面前的这位商王是不是知道了一些他不该知道的事情。

    否则,他又怎么会放着那个总是冒犯他威严的东伯侯不管,要去针对平日一直无事,还总是会当当和事老的西伯侯……

    不过,这却也不关她的事情,她和女娲娘娘的约定从来都只是诱惑帝辛自甘堕落而已。

    这样想着,只是因为那个约定就从轩辕坟守护者注定要沦落为一祸国之妖的她就有些想笑。

    有着人道权柄在手的人间之王对垒掌握一丝天道权柄的救世圣人。

    她的眼前几乎已经看到了那个背叛自己族群的女人,被自己的孩子们把脸抽肿的场景了。

    到了那个时候。

    高高在上的你还能这样子宠爱你所创造的那些孩子吗?

    大失面皮的你又会不会选择放弃现在的这些巫妖混种再造人族?

    真是让人期待啊……

    不过,现在首先要解决那难缠的人王气运。

    “如果只是用战争就能解决一切的话,我就不会在这里问你了……苏妲己,你不是素有聪慧之名么,帮我解决掉他们这群对我殷商来说已经尾大不掉的蛀虫,你能获得一定范围内你想要的一切!”

    感受着右臂上传来的柔软触感,即便隔着几层衣物,陈翔也一样被对方弄得有些心猿意马。不过,明白现在的苏妲己绝对不正常,甚至已经非人的他终归还是强行按耐住了内心的悸动。

    ——仅仅只是稍微亲昵一些的接触就能让他像吃了春药一样难以遏制占有对方的想法,如果他真的占有了对方,那还不是根本无法摆脱对方的身体?

    这样想着,再一次冷冷开口的陈翔将手臂从对方无比诱人的胸怀zhong挣脱了出来。

    而注视着对方那双立刻就变得有些雾气朦胧的美丽双眸,心zhong怜惜却已经开始惧怕沉溺其zhong的陈翔,故作不懂的又一次说道。

    “放心,这,是孤以商王的身份做出的承诺。孤,还不屑于玩弄一个女人的努力。”

    “可是大王啊……您,已经食过一次言了~”

    就在和陈翔的对视zhong,眼含凄凉的妲己嘴角慢慢勾起了一丝微笑,只是眨眼间,与她那双突然化为血色的美目对视的陈翔就仿佛看到了……

    ——他看到了什么!!?

    突然一瞬间就仿佛断线般控制不住自己健壮身体的陈翔,向后倒下。

    在他后方,恰好是一张菱角方正,坚实无比的铁木座椅。

    “大王,您没事吧?”

    急忙将陈翔拉到了一旁床榻上坐下。内心窃喜国运之力果然不会对“普普通通”的心里暗示产生反应的妲己,面上惊慌不以,好像真的是在担心陈翔的安危一样。

    “……爱妃无需惊慌,只是孤最近有些疲惫而已。”轻轻摇了摇头,闭眼又睁开之后,看着妲己那好像着急的快哭出来的样子,陈翔露出了带有宠溺和心疼的微笑。

    他轻轻抓住了妲己白皙滑腻又柔软无骨的纤长玉手,将这柔夷放到自己心口,让她感受自己心脏一下又一下有力的跳动。

    注视着妲己那褪去血红色后稍稍有些害羞的美丽眼眸,现在正躺在一设有白纱窗幔的拔步床上稍作休息的陈翔突然开口道:“爱妃要与孤小睡一会儿吗?”

    坐在床沿边,听着陈翔深情的话语,因为自己那支被放在了对方胸膛上感受心跳的玉手而清醒过来的苏妲己,脸上,真可谓是仿若红霞。

    虽然内心盘踞之物已经告诉了她最正确的选择是什么,可是,直到现在也仍旧还是一个纯洁少女的妲己,面对那种羞人的事情,终究还是在内心之zhong传来的阵阵怒斥声zhong选择了逃避。

    她从陈翔温暖的手掌zhong抽出自己柔若无骨的纤手,一记宫礼之后,口zhong说着:“大王身体不适,应当早点休息,臣妾就不多打扰大王了”的话语,便逃也似的跑出了这间房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