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真正的开始
    ..,无尽全面战争

    朝歌城,青铜钟与箫声齐鸣的堂皇帝宫之zhong。

    经过日月奔驰,听从父命特意选择在朝议之时赶来进献苏护的姜修wen,无奈注视着黑石王座上那双此刻满是怒火的紫色眼眸暗暗叫苦。

    身穿一件银白龙鳞铠,脚踏龙骨靴,却并未佩戴头盔的他心zhong一叹,抱拳一礼。美若冠玉又wen质彬彬的俊秀面容上满是难色。

    他道:“东伯侯姜wen焕献礼……有苏氏苏护带到。”

    碰!的一声。

    听到姜修wen的话语,陈翔几乎是立刻就把手zhong那卷刚刚看完的翠绿竹简扔到了殿上。

    巨大的力道在带起巨大声响的同时,几乎要把那卷卖相非常不错,还在卷封上用黄金镀刻下一个姜字的翠绿竹简摔个散架。

    而虽然没有明说,但他那在怒颜zhong尚未吐露出口的话语,在帝宫大殿明亮如镜面的金纹汉白玉地砖上站立成数排的wen武群臣心zhong又怎么会不知道。

    陈翔此时所想的,又何尝不是他们所想的。

    ——姜wen焕,你真的想要造反了么!?

    ……

    “师兄师兄,为什么我们不去那座宫殿里呢?”

    “虽然比起碧游宫和玉虚宫来说这座凡人所建造的宫殿确实没有多好看,但是里面新奇好玩的东西一定很多吧!”

    热闹繁华的朝歌城zhong,数天前便已经携着伐北大军凯旋而归的闻仲本体,正带着那跨坐在硕大黑豹身上的申公豹沿路欣赏着朝歌街边比起数年前更加繁华的景色。

    当然,欣赏的主要是已经数年未曾回到朝歌看上一眼的闻仲。

    手zhong拿着一支糖人和一个乔木质虎豹玩偶随意把玩的申公豹虽然对所有新奇的事物都很好奇,但是,看似天真烂漫却拥有着不世聪慧的她,目光其实一直都在或多或少的注视着某座被铜铃声笼罩的宏伟宫殿……

    她未来要帮助的家伙会是什么样子的呢?大腹便便?虎背熊腰?又或者瘦小如同一个小女孩?

    他会不会听的她的话,帮她赢过姜子牙?

    他有没有能力统治她制造出来的那些怪物?

    他,又会怎么对她?

    这些都是申公豹在默默思考的问题。

    刚刚出山的她虽说年岁已经不下三十,可是,第一次出仕的她心zhong终究还是和普通人一样忐忑难安。

    或者,这就是紧张?

    这样想着,目光突然凌厉起来的她,一口咬碎了那支被她刚刚放入口zhong的玄鸟糖人。

    也不管这么吃有多么浪费,在身下粘上了数块糖人碎渣的黑豹满是不满的咆哮声zhong,她下定了决心。

    这种难受的感觉她只会忍耐这一次。以后要是有谁敢让她再体会一次这种忐忑不安,她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姜子牙师兄,你可是要好好努力啊!!如果让这样努力的我失望,你最后的结局一定会十分悲惨。

    “师弟不必着急,在过几日,待我伐北军军功统计完成,你就能随我一并去那帝宫面见大王了。”

    回头看了一眼自己身后跟着的这位师弟(?),比起老朽的分身,最多只能算是zhong年人的闻仲本体心zhong一叹。

    对方刚才那咬牙切齿的样子他当然看在了眼里。

    心zhong对对方疑问颇多,却碍于各种原因无法问出口的闻仲,其实根本不相信对方所说的每一句话。

    但是,作为同门,又作为对方曾经的师兄,深受截教教规和教内环境影响的他又做不出将对方丢到一边的事情。

    心zhong再次叹息一声,看着对方胯下那头因为碎糖粘稠而不断抖动身体,怒吼连连的黑豹,注意到周围人群已经为了躲开他们身边甚至愿意挤成一团的闻太师开口了。

    “只是师弟,你这坐骑是不是该让它收敛一些脾气,这朝歌城zhong的能人异士可不少,单单不比你师兄我弱的都不会少于一掌之数。”

    “是么?!”申公豹的黑色双眸好似亮了起来,不下于自己师兄的强者,作为好奇心爆棚的猫科动物她可是很想见见的。

    不过,扫视了周围几乎是绕着她们走的行人几圈,心zhong又想起自己目的的她却是小嘴一撅,抬起手啪的一声拍在身下高大黑豹的屁股上让它闭嘴。

    “师兄,明天见商王的事情你可不能骗我啊~”在胯下黑豹不满的呜咽声zhong,申公豹看向闻仲的眼神有些幽怨。

    为了不让姜子牙超过自己,不就是猫科一族天生的好奇心吗?

    她申公豹忍了!

    只是,让她郁闷和难受的是,闻仲和她以前那些总是宠着她的师兄师姐们完全不同。

    她试图偷换概念的小想法竟然直接被对方皱了皱眉扔到了一边。

    “师弟,是在统计完伐北军的军功之后我才会和你一起去帝宫面见大王,不是明天带你去。”闻仲摇着头说道,性格相对有些古板的他一旦做下决定便不会轻易改变。

    何况,那可是无数勇士用血和命拼出来的战功!作为他们的将军,他绝不允许某些人把手伸到这笔战功之zhong。

    “……为什么不能明天带我去?”脸上笑容转瞬间便消失的申公豹问道,明明只是一件小事,可是她的俏脸上此刻却是犹如寒冰。

    或许是因为某些虚无缥缈的本性的原因,如果闻仲接下来的回答不能让申公豹满意,那她绝对不介意在心zhong的小本本zhong为对方画上一笔。

    反正,她是天生的,连圣人都会惧怕的绝世灾星。

    注定了谁和她有上那么丁点关系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

    “父亲,您实在是太糊涂了……你这是在逼大王杀你啊!”

    东宫,后台。

    站在一碧波荡漾的小湖湖畔,身周树立着一颗两人合抱粗细的翠柳,一袭青纱宫裙仿若青鸾般美丽迷人的姜汤,美眸注视着湖zhong那些意图吃掉柳枝倒影的小鱼,声音有些萧瑟和凄凉。

    正如姜wen焕所想。

    她让自己的父亲把苏护带来朝歌,确实是想用苏护讨一讨自家大王的欢心。

    毕竟,那苏护对于姜氏一族来说完全没有什么用,用他来讨好陈翔又能获得一些苏妲己的感激,她姜汤何乐而不为?

    可是,现在这一切却是都搞砸了。

    爱女心切不愿意自己女儿受一点委屈的姜wen焕,在朝议zhong进献苏护的举动完完全全就是在打商王的脸!

    和陈翔又或者说纣王帝辛相爱这么多年,姜汤可以肯定现在的陈翔一定非常生气……

    而就像她所想的。

    此时在帝宫卧室zhong面对面直视着苏妲己的陈翔确实非常生气。

    不过,他却也非常懊悔。

    因为,他发现他这重生后半年左右的时间里竟然只是在思索着怎么对付以后的西周,又或者说是现在西伯侯未来会发起的叛乱。

    东南北三个丝毫不逊色于西伯侯领地的外封领地他竟然没有考虑太多……

    真是失策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