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非人
    ..,无尽全面战争

    沿着漫布红纱又铺盖着柔软红毯的甬道一路寻找,终于,陈翔在推开第二十四扇房门的时候找到了妲己所在的房间。

    只是,闺房内端坐在简陋梳妆台前的妲己却是让他有些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银白色的柔顺发丝如同瀑布般垂落纤细腰际,好似为她那坐在圆凳上,丰满圆润的翘臀裹上了一层银衣。

    黑色的绸缎礼服裹携住她那恰到好处的完美身材。与这个时代截然不同的稀少布料,尽显她那白皙玉体精细入微的可怕诱惑。

    这绝对不是人!

    从看到屋内这人的第二眼,陈翔心底就生出了这种想法。

    只是看了一眼背影就能让他忍不住沉醉其zhong的美色,绝对不会是人类能够拥有的。

    而在下一刻,他彻底确定了他心zhong的这个想法。

    因为,原本静坐在梳妆台上的妲己在听到开门声后,便眉宇间稍稍带起一丝疑惑的转过了身。

    美。

    令人窒息的美。

    明明和半透明属性面板上那幅半身画像大致一样,却仿佛罂粟般,能够吸引任何人,任何生物的美。

    精致白皙的面容,让人为之心醉,美丽的虹色眼瞳,让人迷离其zhong。没有一丝瑕疵的琼鼻和红唇,惑使着所有人去亲吻它,如同雕塑般完美却带有一银色脖环装饰的白皙脖颈,吸引着不下她胸前那两团挺拔雪腻会吸引的目光。

    再加上她那微微扭动的纤美腰肢,和那两双不时露出衣裙裙摆的白皙**……明明之前还可以对对方不屑一顾的陈翔,此时心脏跳动的速度却是怎么也停不下来。

    “大王?”

    娇嫩的眼睑和眼袋有些微红,刚才似乎是哭过一次的妲己看着呆立在自己房门处的陈翔有些惊讶。

    而听着她这柔媚的声音,几乎是立刻就产生了一种想要腻死在这声音zhong的想法的陈翔,却是克制着这种**,注视着妲己的眼睛在心zhong思索起来。

    这就是五星级别的人物真正的实力么,只是看着她就几乎要克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和心zhong源源不断涌现的爱惜……我也算是知道为什么封神zhong的纣王,愿意为了才接触不久的妲己那样子对待深爱自己的姜王后了。

    ——五星级别的魅力果然不能小看!

    “大王,您为什么会来这里?”

    没有听到陈翔的答复,妲己自然是再一次向着陈翔问道。

    不过,和之前那次惊讶的开口不同,虽然她的声线仍旧娇柔魅惑,可是她这次的声音却是冰冰冷冷的。

    这句疑问的话语硬生生被她说成了略带指责的意味。

    “这是孤的宫殿。”

    摇了摇头,把那些几乎快要把身体填满的爱意甩出脑海。看着面前美到足以让人窒息的妲己,心zhong各种情绪交汇、杂乱无比的陈翔,语气也是没有多好。

    “……”妲己沉默了下来。

    但是陈翔却没有在意对方这幅明显是不想理他的样子,再一次的开口了。

    “你知道了吧,有苏氏被攻破的消息。”

    “恩。”妲己轻轻点头,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哀伤。

    “……抱歉。”

    没有想到对方会回答的这么干脆,心zhong莫名一痛的陈翔心情也是有些低落。

    和姜汤相处时两人心zhong自然而然就会生起的浓郁甜蜜不同,面对此时的妲己,除了想要宠爱对方陈翔心zhong更多的是一种压制的酸涩。

    “我父亲他们,还活着吗?”眼zhong闪过一丝希望与害怕,妲己问道。

    “不知道,东伯侯带人攻打有苏氏让我也有些措手不及……”来到妲己身旁,心zhong**爆长的陈翔摇了摇头。

    “是么……”妲己的眼睛暗淡了下来,显然,她眼睑和眼睑处的红痕就是为了这个答案弄出来。

    陈翔无语,他伸手摸向妲己的额头,想要轻抚一下对方柔顺的发丝。

    但是,同样无语的妲己却是轻轻一躲,银白发丝飘动间避开了陈翔的抚摸。

    “大王,您或许还是拿着利刃来安慰妲己会更好一点哦。”回过头来,她轻笑着,柔媚的话语zhong带有丝丝讽刺。

    ……

    “什么?汤儿要我把有苏氏的那些家伙给她送去?她要那些除了放牧之外什么都不会的笨蛋干嘛?”

    一连问了三句,正在自家堪比龙宫的奢华府邸zhong吃着龙肉,喝着龙血酒的姜wen焕一脸懵逼。

    看着面前这个几月前汤儿从朝歌城zhong送回来的女侍,放下手zhong龙骨筷子和筷子所夹着的所谓龙肉之后,对自己家人之外的任何人都难以信任他,脸上浮现除了些许怀疑。

    姜wen焕觉得,面前这人是在假借自己女儿的名义来为她自己谋利,因为就像他说的那样,他实在是想不清楚那些笨的连筷子都拿不稳的家伙,会对自己那个自小就极其聪慧的女儿有什么用处。

    “是的,东伯侯大人。”面对姜wen焕的疑问,这个手zhong捧着一面铜铸水晶镜,身上一袭黑白相间修身长袍的美丽女侍点了点头。

    她开口道:“王后娘娘亲自吩咐我要把那些有苏氏的俘虏送去朝歌,特别是苏妲己的父亲苏护。”

    “又是帝辛那小子搞出什么名堂了吧。”

    语气异常肯定的说着,看着面前女侍双手捧在胸前的那面铜镜,坐在一张巨大珊瑚椅上的姜wen焕眼zhong已经没有了疑惑。

    并不太聪明的他做不到料事如神,但也不笨的他听到苏妲己这三个字的时候也就已经想明白了一小半的事情。

    姜氏的秘术他自然是比谁都清楚。

    自家女儿那淡泊的性格会为谁触动,他自然也是无比明白。

    不过,看着自己面前这个轻轻点头的女侍,姜wen焕却是没有像对方所想的那样直接点头同意。

    “苏护是吧,一会儿我就让修wen带队把他和你一起送去朝歌,反正他除了闹事之外也没什么别的用。”

    “不过,有苏氏部落的其他人就先留在我这里吧,虽然他们确实很笨,但是不得不说帝辛那家伙眼光确实很好,这群家伙除了笨和闲不住之外,放牧的本事还真是一等一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