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消失的忠诚
    ..,无尽全面战争

    :苏妲己/半妖化

    :★★★★★/举世无双

    :美人/宝物

    :★★★★/世界闻名

    :

    :提升拥有者武力/提升拥有者影响力/增加子嗣生育概率。

    :使用后此人物拥有者可额外获得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注:使用后技能此人物死亡。)

    :提升拥有者政务正确率。

    :此世任何“人”都会沉迷其zhong难以自拔。

    :如果拥有者没有足够的判断力,她那些诱人的提议会将你的国家带入深渊。

    :76/3851(增长zhong)

    :绝世的容颜如果没有相称的力量守护便只能成为灾祸,倾国倾城的妖妃到底是善是恶,又有何人能知?

    “忠诚,消失了。”

    注视着眼前浮现的半透明面板,大致扫视过妲己多出来的那几个特性之后陈翔喃喃自语道。

    然后,也不等在他身旁小心注视着他的那个贴身宫人多嘴。

    目光来回扫视过半透明面板左上方记录着的妲己最妖娆一面的诱人半身画像后,他一挥衣袖,直接向着御书房外大步走去。

    他要去秀女宫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半身画像zhong的妲己的满头乌丝会变成白发。

    ……

    “大王又去秀女宫了么。”

    柔媚的声音婉转曲折,即便只是寻常的自语,也远比黄鹂、画眉又或者百灵鸟的歌唱更加动听。

    在东宫后台,一处用木香花铺盖地面,藤蔓月季和白玫瑰编做围墙的小小花园之zhong,依靠着一颗美人树旁边,姜汤慵懒的趴伏在身下一架全身火红更胜玛瑙的凤凰古筝上晒着午后并不炎热的太阳。

    一袭纹有金丝,长长衣摆覆盖了周围一大块地面的火红凰衣,让姜汤更显华贵与迷人。而那被她纤长玉指不时弹奏的华美古筝,则是为她引来了一连串美丽动人的各色蝴蝶。

    不过,在她的香肩上,一只确确实实要比以前大了一轮的白色小鹰正在鸣叫着,在驱散了那些敢于纠缠它主人的蝴蝶的同时,也点头肯定了自家主人刚刚的自语。

    显然,为了自家这个笨笨的主人,这只身高已达60㎝的白色小鹰又去做了次间谍。

    “乖~乖~,不能说大王的坏话哦。”轻轻点了点白色小鹰俊秀的小脑袋,和在陈翔面前温顺体贴的样子完全不像是同一个人的姜汤,听着耳旁小鹰不满的鸣叫声,嘴角挂起了一丝转瞬即逝的俏皮微笑。

    “不过鸟儿啊,看起来大王是真的喜欢那个苏妲己,你说,我是不是要送大王一份礼物?”

    不再弹动身下华美的凤纹古筝,纤美拇指放入唇zhong轻轻啃噬的姜汤,罕见的有些烦恼。

    她当然不是在担心自己王后的地位会不会受到挑战,不说她根本不在乎这些,东伯侯以及姜氏永远都是她最值得依靠的支柱。

    她也没有太紧张自己在陈翔心zhong的地位会不会被占据,虽然并非没有紧张感,但是只要陈翔不是像之前那样突然一点都不理她,姜汤就能够接受,毕竟,她已经接受过一次了。

    她只是,也会像一个普通的女人一样嫉妒而已……

    她,也终究是一个女人。

    ……

    走入红纱漫布的秀女宫,目标明确的陈翔没有浪费时间径直走向了上次他与妲己交谈时所处的那间闺房。

    只是,当他一路挥退那些一见到他就立刻围绕在他身边的众多秀女,来到了那间闺房面前时,推开雕花门扉的他竟然看到了一个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面的人。

    “黄妃?为何你会在这里。”踏入房zhong的陈翔紫眸zhong闪过一丝疑惑,他再问道:“苏妲己又去哪儿了?”

    “大王,您果然来了。”

    吐气如兰的小嘴轻语着,闺房内面容相当英气的黄妃正坐在上次陈翔和妲己交谈时所坐的那张罗汉床上,侧过曼妙的身体,满是慵懒的依靠着床沿。

    象牙般洁白的两双曼妙长腿即便只有浑圆饱满的小腿露出衣裙外,却也仍旧是诱人无比。

    只是,虽然口zhong好似早已料到陈翔会来一样高深莫测的说着。

    可是她那支正悄悄把小吃放回搁在罗汉床边小桌上的银盘zhong的白皙手掌,却是暴露了她对于陈翔这爱突然的到来一无所知。

    事实也正是如此,刚刚正准备睡上一会午觉的黄妃根本就没有想到过陈翔会突然到来。

    她此时有些慌乱的心zhong一点都没有往日的坚韧和强硬,什么大将军女儿该有的威武更是早就被丢到了九霄云外。

    而看着自己面前这位英气美人在说完那句“高深莫测”的话语之后就一定不动的样子,估计比对方还要了解对方的陈翔就已经明白了面前这英气女子正处在什么样的状态之zhong。

    回想以前第一次和对方见面时对对方英武气质产生的惊艳,陈翔心zhong就不由叹了口气。

    他继续问道:“黄妃,苏妲己去哪里了?…就是这间闺房原来的主人。”

    ——了解黄妃的陈翔,并不觉得崇尚强大又不屑欺负弱小的对方会做什么对妲己不利的事情。

    “……我也不清楚,不过想来,应该是搬到秀女宫外层去了吧。毕竟,有苏氏都被东伯侯攻破了几个月你都没来……”

    想了一会儿,却仍旧没有想到什么能够和之前那句惊艳话语相称的说辞,那黄妃也就干脆不想了。而此时陈翔再一次提出的问题也让她有了一个可以下台的台阶,坐起身来的黄妃也就干脆像以往那样和陈翔聊了起来。

    虽然,她那随意的坐姿一点都不像是一个英美女孩应该做出来的……

    “是么……玩够了就回东宫或者去后台陪陪王后吧,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喃喃着,得到了对方回答的陈翔很快就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所以,在说完这些之后,他就直接转身离开了这间闺房。

    也不管房zhong的那人在他离开后是怎样发泄心zhong的愤怒。

    他现在的心zhong只是徘徊着自责和懊悔以及一丝丝庆幸。

    他真傻,明明早已经历过了人情冷暖竟然还能把这些忘了,果然,在重生为纣王的这些时日里,万人之上的权利已经让他开始自大起来了么……

    还好,他醒悟的不算太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