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申公豹
    ..,无尽全面战争

    数月多前,姜子牙被原始天尊送下昆仑山后不久。

    明明是黑豹化形却意外被元始天尊收为弟子的申公豹便也悄悄下山了。

    虽然不太受原始天尊注视,但好歹也是祂亲传弟子之一的申公豹,自然是参与了之前原始天尊为姜子牙送行而举办的……“聚会”。

    和诸位师兄一样隐去身行的他,也同样听到了封神的秘密。

    他嫉妒,他愤恨!

    因为修行时间最短的原因,他在原始天尊座下唯一的骄傲就是他比他的那个废物师兄要强上很多。

    可是现在,那人马上就要与天庭同寿了,他又怎么可以在这昆仑山上徒耗光阴?

    所以,即使因为违背原始天尊所下达的此时昆仑山诸弟子皆不能妄图下山干预人间诸事的御令而被变成了女性,她也不能让姜子牙获得封神的胜利!

    或许,从最根源来说只是怄气,但是,作为一头对目标从不放手的黑豹,申公豹她就是要怄到底!

    不过,其实变成女性倒也不是没有好处,最起码在她没有开口自报身份之前,她那个和她相聊甚欢的笨蛋师兄根本就没有想到她会是他的师弟。

    一想到这里,正把前因后果挑拣着和闻仲一一道来的申公豹就不由得脸上又是一乐,因为之前姜子牙在她自报身份之后表现出来的模样实在是太好笑了。

    “这样说来,师弟是要为我大商效力了?”看着面前这一身黑衣,性别也和自己记忆zhong完全不同的师弟,不能理解对方为何发笑的闻仲对申公豹的话语做了个总结。

    “没错,按那家伙的性格他一定会选择……总之,我才不要输给姜子牙那家伙!”将手zhong圆滚滚的战棋向着几案处狠狠一摔,似乎那就是姜子牙一样,莫名适应这女性身份的申公豹突然气呼呼的说道。

    “……那,师弟就随我一起回朝歌吧。”

    看着面前这似乎已经完全适应了女性身份,喜怒无常的师弟,闻仲眼角不由抽搐了一下。瞄了一眼几案处那头用双爪捂住被战棋击打的鼻子,正低声呜咽的黑豹……在心zhong叹了口气之后,闻仲无奈说道。

    对于对方之前所说的叛教之言,很清楚对方未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的闻仲只当这是一个玩笑。

    要不然,真当这道门是厕所,好进又好出啊……

    “卖肉了!卖酒了!上好的野牛肉和贞酒哦!只要五贝老便宜啦!”

    东海沿岸,与陈塘关相隔不过百多里的一处小城zhong。姜子牙那只有一架手推车和一张帆布旗的小摊子正开的火热。

    该说,不愧是技多不压身么,通过地形布置一道不需天地灵气便能聚集财运的简单阵法,即便现在以近秋时,天气转凉,此时也仍旧有人排着队,在姜子牙这个没开一个多月,还连一间店铺都没有的小摊子前买这买那。

    “姜尚伯伯,这条大鱼多少钱?”

    围在手推车摊子周围的一年轻人听着姜子牙那每过十分钟,不论在做什么都必然会响起的吆喝。看了看那与手推车钉在一起的木板上,色泽红白相间的野牛肉,又挺鼻闻了闻手推车内那贞酒的醇香,心zhong蠢蠢欲动,可手zhong无钱的他最终只能把目光放在了手推车一侧摆放的一条黑鳞大鱼上。

    那是他这次前来的目标。

    借着大鱼口zhong紧紧咬住的一条麻绳一把将它提起,左右看了看,感觉满意之后,这青年便侧头向坐在手推车一旁的大青石上悠然打起鼾来的姜子牙问道。

    “三贝,不还价。”

    依然是那副正在酣睡的姿势,本应该戴在头上的斗笠被放在脸颊上遮挡妨碍午睡的阳光,看都不看哪位提起黑鱼的青年,同样也没有想要纠正对方对自己称呼的姜子牙报出了那条黑鱼的价格。

    毕竟是一整条接近一米的大鱼,即便是在这处沿海小镇,三枚小贝也真的不贵。

    “好的,姜尚伯伯,钱我放这里啦。”

    没有犹豫多久,便从半旧不新的上衣zhong掏出三枚做工精美、经过精细打磨的小巧贝壳放在手推车车头处摆满了贝币的角落。

    心zhong一番角逐之后,成功克制住自己心zhong想要偷窃的**,那位青年和姜子牙说了一声,就提着手zhong的黑鱼向来时的方向走去。

    而姜子牙,也是向他挥了挥手就再一次打起鼾来。

    没错,他根本就没有睡着。

    他只是在这里晒晒太阳顺便思考一下人生罢了。

    几个月的时间,他那被斗笠掩盖着的,曾经不变的俊秀容颜已经变成了三四十岁人才会拥有的大叔样貌。虽然此时的他无疑还是一个帅大叔,但是,他容貌的变化却是并没有到此为止。

    其实,从容貌初次变化的不适之后,姜子牙便渐渐适应了自己这会不断变老的容貌。

    他在昆仑山上以灵气为引子保持数十年不变的容貌虽说不是他想要的,但他也确实并不讨厌,所以,此时因为下山而把他原本应该拥有的苍老容貌送还给他,他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

    可是,他终究还是害怕那时间,也害怕那圣人都不能避免的死亡。

    所以,姜子牙他不想变老。

    闭着那双其实能够看到很多其他人都看不到的事物的眼睛,感觉自己估计命不久矣的他,回忆着自己刚下山时堵住自己去路的那位骑豹少女在心zhong自语了起来。

    “封神啊……若七年后封神之战开始时吾还未老死,那师弟,我绝不会手下留情!”

    ……

    朝歌,在后宫众多殿堂zhong也算是独树一帜的秀女宫内。

    被某位秀女女侍一下子推倒在地的苏妲己,在柔软红毯上蜷缩着曼妙的身体,美丽的眼睛直愣愣的盯着对方主人离去的秀丽背影,口zhong不断重复着:“不可能,不可能,他答应过我不会伤害我的族人的……”

    而在那御书房,终于批阅了今日奏折和政wen,正准备去东宫陪伴一下姜王后的陈翔,在某位贴身宫人小心翼翼的目光注视下楞在了原地。

    感受着自己体内那突然间就变弱小了一些的力气,很快便想到什么的他,果断在脑海内用意识点开了那面其实他刚刚才看过一次的数据面板。

    “果然,苏妲己已经知道了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