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无尽全面战争

    “哈哈哈哈……”

    朝歌,雄伟奢华的帝宫之zhong,坐在黑石王座上的陈翔,不顾仪态,发出了一阵响彻帝宫的欢快大笑。

    “哈哈哈哈,果然不愧是太师,竟然这么快就将北海蛮夷全部击败了,我本以为还要再等上数年呢。哈哈哈哈……”

    又笑了一会儿,止住心zhong已经暗淡下来的笑意,失去一个一直拖后腿,让自己无法全力而动的家伙,陈翔看着跪在殿上的那名残甲士卒越看越顺眼。

    而即便停下了笑声,陈翔英俊的面容上仍旧带着微笑。

    他道:“还有什么好消息吗?与孤一并说说。”

    “回大王,吾这里确实还有几条消息。”跪在殿上的那残甲士卒说道。

    可是,虽然这么说着,单膝跪在殿上的那人头却低的越低了。

    因为坏消息确实也是消息。

    “说吧。”

    没有在意殿上那一士卒的异样。

    虽然从对方仪态上察觉到这几条消息估计不是什么好消息的陈翔,脸上的笑意已经平复。可对于陈翔来说,只要不是闻太师死了又或者整个伐北军队都打光了这种大坏事,在告别北海战事的现在他都不会在意。

    “大王圣明”

    得到陈翔首肯的士卒终于抬起了头,还残留着道道汗痕的脸上露出了放松的神色。

    但或许是心zhong还有的担心?他把整个北海战事简化了一下说了出来。

    “伐北偏军在闻太师的指引下一路大吉,连破北海三十六部落,俘虏数万有余,男女老少皆有,不过由于我军人力不够,在行军期间让很多俘虏都跑了,我军也总算不用杀俘,但是之后我军便陷入了“泥沼”,有那些逃走的俘虏作为证人,北海百多部落相继联合起来与我军抵抗,这也是我军为何会与那北海蛮夷相持如此之久的原因。”

    说道这里,这士卒话语停顿了一下,如孤狼般目光狠厉的扫视过大殿上,站在他两旁那些议论纷纷的群臣。

    “先易后难,伐北军历来皆是如此,继续说吧。”顺着他的目光看了看,发现殿上士卒所扫视的大都是自己特意树立在朝野zhong的那几个特别会把话题扭曲的……贱人。

    陈翔心zhong了然,挥了挥手示意那些个家伙闭嘴的同时,也开口让那残甲士卒不用顾及。

    “是。”身体再次一压一起,礼数之后,仍旧抱拳半跪在大殿上的残甲士卒收回了他瞪向某些殿上臣子的目光。

    “多亏大王登位以来大力发展军力,我伐北军即便面对北海蛮夷联合起来的力量也是胜多败少,而有闻太师和他那诸多师兄弟坐镇,我军面对隐藏在北海蛮夷之zhong的那些野巫师时也没有产生太大的损失。”

    他换了口气,继续说道。

    “战事就这样一路僵持到半月之前,在一连串交战之后,我军总算凭借战车之力攻破了北海最后一个敢于南下的部落,将此部落的祖灵斩杀,祭我大商玄鸟旗!”

    “可是,在我军回程正要走出北海地界的时候,一位骑着黑豹的巫却是拦在了我伐北大军之前,或许是我军前锋多有怠慢,此巫竟然施法让其坐下黑豹将我军粮草全都吃进了肚子里……还请大王赶快运粮到我伐北军,吾离营时整个伐北军的兄弟们都已经饿了小半天了!”

    说着,这原本只是半跪在殿上的残甲士卒彻底跪倒在地,脑袋,更是紧贴帝宫之zhong光滑亮洁的镀金汉白玉地砖一动不动。

    而那些因为陈翔刚才开口,选择闭嘴的殷商臣子们此刻又开始了窃窃私语。

    有华服者道:“这还真是一件趣事啊,想不到我大商没有在北海蛮夷那里败北,却被区区粮草所阻拦……闻太师真不是我等可以想象的啊,哈哈哈哈。”

    有铠甲披身者道:“那骑着黑豹的巫到底是何人?竟然能够使我大商伐北三万大军难移寸步……端是厉害,希望此人不会是我大商之敌人。!”

    也有某太师道:“师弟啊师弟,你可真是给师兄惹了个大麻烦啊……”

    帝宫朝议大殿zhong喧闹了一阵,但是很快,无论对闻太师遇此挫折心怀何意,大殿内的殷商众臣都表示要尽快为伐北军运粮,而且至少要在伐北军被北海蛮夷残部又或者是其他敌对势力偷袭之前运到。

    ——虽然北海诸部落联军已经被伐北军击溃,可是,闻太师毕竟没有对他们进行屠杀,这也意味着北海诸多部落内的人口并没有减少太多,而对于那些生活在北海的部落来说,全民皆兵可不是笑话!

    “好,既然诸位爱卿难得统一一次意见……”撑着黑石王座的扶手,陈翔站起身微笑着扫视过大殿上大多都面色激昂,正等待自己下令的群臣,猛然一拍正在手下的黑石王座,怒吼道:“那你们还都等在这里做什么!!?”

    突如其来的怒吼让大多数人都不明白陈翔这突然间是怎么了。

    因为这些人并不觉得他们所讨论事情的一开始就是他们应该去做的义务。

    ……

    离朝歌城远超数千里的一处坡地上,用营帐摆出一易守难攻之阵的闻仲,坐在军营zhong最大的白色营帐内,远眺着那隔了一层布匹的南方天空。

    “这个时候,以那小子的脚程应该已经到朝歌了吧。”

    “师兄师兄,这个东西是做什么的啊。”

    多少也有个五十平方空间的巨大军帐内,除了坐在一圆凳上的眺望远方的闻仲之外,还有着一个在营帐内东看看西摸摸的天真女孩。

    身穿一袭黑色紧身衣的她,肆意把玩着手zhong一件件大小不过桃核大小,肚腹圆润,却被雕刻的栩栩如生的小小战棋左看右看。

    丝毫不在意躲在一旁军帐几案上,把上面原本应该堆成一堆的wen件全部挤到地上的神异黑豹,那在假寐zhong看向她的丢脸和好奇共存的眼神。

    “师弟,那是推演战局用的战棋。”

    无奈摇头,被那黑衣女子打扰心zhong所想的闻仲也干脆不去眺望远方。

    从圆凳上站起身,和在朝zhong主持大局的那个分身不同,一身战甲威武逼人的他几步来到黑衣女子的身前,看也不看女子胸前那不大但相当挺拔的双峰,直视女子双目的他希望得到她此来的真正目的。

    “你在原始师伯座下修行的好好的,为何突然来找我,还施法吞下我伐北军半月口粮?!”

    “我叛逃啦。”大大咧咧的向闻仲回道,丝毫没有隐瞒的意思,这个肆意玩弄手zhong核雕战棋玩的正高兴的黑衣女子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

    “因为姜子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