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杨戬
    .. ,无尽全面战争

    玉泉山。

    一缕缕白烟从这里不知凡几的温泉口中直上天际,片片成林的翠木,配上此地那犹如龙鳞般快快相叠的地貌,不仅美丽非常,还好似那早已消失的上古烛龙在此歇息。

    金泉洞。

    “封神……真不愧是师尊啊。”

    盘坐在一个由竹片和翠柳精心编制而成的精巧蒲团上,玉鼎真人那张柔比弱水的美丽脸庞在洞内弥漫的温泉薄雾中满是肃穆之色。

    经过了一个多月的沉思,即便是天数混沌、蒙昧不清,她也终于想明白了自家师尊和师兄之前所说的封神一事到底是如何如何。

    “以人道更替下本该轮回转生的亡魂补天庭战力的空缺,既完善天道,顺应天命,又能为道教延续香火,使它万古长存……我等眼界果然是太小了!”

    “只是如此一来,我等诸位师兄弟岂不是都有可能到这封神榜上走一遭?”

    “师尊这又会有何准备?”

    轻声自语着,也在心中细细思索着。

    没有在意自己这话会不会被别人听去的玉鼎真人闭目沉思,却是怎么也捅不穿阻挡在她思路尽头的那层薄膜。

    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自家弟子的她,即便推演之道以是原始天尊座下众弟子中最为高深的那个。甚至还让太上师伯座下,修为在道门弟子辈中最高的玄都大师兄都自愧不如。

    可是,在天数牵引下,她终究无法像万劫不灭的圣人那样知晓一切。

    然,天道之下万事万物终有一线生机,她那冥冥之中对身周事物好坏的感应还是让她发现了一丝迷端。

    “戬儿,且到我身前来。”红唇轻起,她睁开的黑色美眸中流转过一丝金色光华。

    “师傅,您找杨戬何事?”

    用一洁白长布裹住下身**,身上肌肉饱满,健壮,丝毫不下陈翔的杨戬,听到召唤,缓缓从一处隐藏在金泉洞深处的宽阔温泉中,向玉鼎真人所在的方向走来。

    脚踏在温泉那如同石钟乳般光滑圆润的边沿上,他那美若冠玉又平静漠然的脸庞,如果只论容貌,甚至还暗暗胜过陈翔几分。

    只是。

    他光滑洁白的额头上却并没有显露出后世传说中的第三只眼。

    “戬儿,如若这天下即将颠覆,正值能者立功之际,你会下山吗?”

    看着来到身前的杨戬,视线不由从他那肚腹处几乎可称完美的六块腹肌一直扫视到只剩下点滴水迹的精致额头。内心泛起惊涛骇浪,面上却是无比淡然的玉鼎真人直言问道。

    “不会。”磁性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冰冷平淡,目的始终只有一个的杨戬没有可以浪费的时间。

    “果然。”

    轻轻点了点头,玉鼎真人早已料到了杨戬的这种回答,不过,她的嘴角却是微微勾起。

    “但如果我说,假若你立下大功你就能以此功迫使你舅舅放了你母亲呢?”

    “还请师尊恩准杨戬下山参与那封神之事!”

    ……

    “喂喂!白发的小子你快醒醒,这荒山野岭的你睡这儿是想喂了那些狼崽子吗?!”

    一声声略带方言味的呼喊,再加上一阵阵毫不客气的推搡,只是模模糊糊的记得昏倒前的一些事情和脑海中那句原始天尊旨意的姜子牙慢慢转醒了。

    从身上盖着的草席中抽出手臂揉了揉发涨的额头。

    原本穿着的那身狐皮大袄不知何时被人换成了一袭蓑衣加斗笠的姜子牙,在身边那老汉的骂喊声下也算是大概明白了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

    在连声谢过了那位身穿粗衣,背后背着一捆干柴的精壮老汉之后,看着他一走一回头,似乎就怕自己再一次躺下作死的身影。

    从草席中抽出一根钓鱼竿的姜子牙只能无语苦笑。

    “广成子师兄,你这又是何必呢……”

    摇着头,仔细端详着自己手中掌握的这根老旧钓竿传入自己心中的熟悉感觉,没有受到圣人威势压迫从而心魔涌现的姜子牙,此时又怎么会想不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

    为了自己这个没有仙缘还总是耍小聪明的师弟不要对师尊心怀怨恨,而违背师尊意愿将只有你们两个知道的封神之密告知我等。

    ——师兄,子牙欠你太多了,你,可叫我怎么还啊!

    默然无语,久坐十分。

    心中复杂之情仍旧难以开解的姜子牙终于站起了身。

    事情,终归是要解决的,呆在那里默默思索、等待结果,不是他的性格……

    可是,当他一手提着无勾的古旧钓竿,一手卷起地上的草席,背在背上,准备离开脚下这块太过靠近湖畔的草地的时候,湖畔之中那熟悉的倒影却是让他停下了即将迈开的脚步。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不顾自己可能跌入湖畔之中的危险,也不顾湖畔边缘那让人恶心的泥泞。将双手撑在湖畔边沿,注视着水面上那白发倒影的姜子牙,声音中充满了恐惧。

    他的样貌竟然变老了!

    虽然那些许的变化很微小,就像是男性长了半条浅浅的鱼尾纹一样让人难以注意。

    可是,自从上了那昆仑山之后,即便白发苍苍样貌也没有改变过的姜子牙能够肯定,他……又比刚刚变老了一些!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怒吼着,双手用力一推,想要起身却在湖边淤泥的吸引下差点跌入湖中,一番折腾之后,终于在惊吓中摆脱了怒火纠缠的姜子牙,一身狼狈的跌坐在了那片他才起身不久的草地上。

    “冷静,冷静!”

    他努力克制心中对于自身样貌变化产生的慌乱。

    “我的样貌突然变化一定有它的原因,它绝对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改变。要不然它当初也不会像是暂停了一样停留在我少年的阶段。”

    在勉强遏制住心中的颤抖之后他开始努力分析。

    “是玉虚宫的原因?”

    “不,即便是在玉虚宫修行时日最长的广成子师兄如果不用法力维持他的样貌也是一日一变。”

    “那是昆仑山的原因?”

    “不,也不对,在那里繁衍生息的物种繁多,可我也从来没有见过和我一样能够容颜不变的……”

    在思索中,他已经接近了真相。

    “是灵气!”

    思索良久,姜子牙的双目光华绽放,但是,这光芒以更快的速度化为了绝望。

    因为,这个答案他根本没有能力去改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