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原始天尊
    ..,无尽全面战争

    十九

    踏上玉虚宫精致华美的台阶。

    沿着这些似乎共同组成了什么可怕力量的玉质台阶,一步步向那屹立在玉虚宫zhong最高处,仿佛一颗明珠又仿若一颗宝石般华美璀璨的玉虚主殿走去。

    在落地便无声消失的飘雪映衬下,姜子牙全身皆白的身影显得异常孤单。

    但是,在这片片落雪zhong,此刻的他却好似和周围的一切心心相惜一样,显得异常和谐。

    “真是好久都没有来了啊,玉虚宫,依然还是美丽的让人难以忘怀。”

    轻声自语着,姜子牙此时的脸色又哪里还有一丝之前对于自己是否惹怒广成子的担心。

    扫视过路旁那些用处各异的宫殿墙壁上,所浮雕的精美壁画,已经将这些被永远记载在这里的故事忘得差不多的他,心zhong不由有些感叹。

    初次见到这座华美的玉石宫殿,他还是一个拥有着一头乌黑秀发以及天才之名的大好青年。愿意成为他妻子的美人能从朝歌城北排队排到朝歌城南。

    只是现在,又有哪个漂亮姑娘会愿意嫁给一个满头白发,年岁六十多,已经快要七十的糟老头子?

    在心zhong默默感叹着岁月的无情和恐怖,渐渐的,在思索间已经来到一处宏伟大殿之前的姜子牙停下了脚步轻轻叹了口气。

    ——师尊,您当年到底为何要收下没有仙缘的我啊……

    “姜尚,进来吧。”

    没让姜子牙在玉虚主殿前久等,一声似有似无,似大似小的声音就已经从殿内悠悠然的传了出来。

    而仿佛是为了不让姜子牙陷入一些危险的境地,那声音的主人还特意消除了自己声音zhong蕴藏的种种玄妙。

    “谢师尊。”

    微微低头,对着面前精致不似人间应有的玉虚主殿虚行了一礼,心zhong或许会腹议对方,但现实zhong却绝对不敢乱了原始天尊规矩的姜子牙在礼闭之后,这才开始向着身前近在咫尺却又很可能远在天涯的玉虚主殿走去。

    踏踏踏……

    迈动着清脆的步伐,脚下明明只是穿着一双柔软兔皮靴以做保暖的姜子牙,穿过玉虚主殿那好似绘集了上古洪荒巫妖众生一般的巨大殿门,来到了一处梦幻般的空间。

    好似冰湖幽谭一样深邃韵蓝又古井无波的无暇地面,广阔无边,好似太古星空一般群星闪耀的无痕殿顶,以及那屹立在这处空间之内立地承天的八根古老石柱……

    这处空间不论是哪一次到来都会让姜子牙的内心zhong感到莫名有些悸动。哪怕,他根本察觉不到这处空间真正的伟大和神异。

    “姜尚,你可知我这次为何唤你前来?”伟大的声音再次响起,它传来的方向赫然就是这瑰丽空间的最深处,一道让人无法直视的人形光芒。

    “回师尊,子牙不知。”

    乖乖低下头,盘坐于他身前突然出现的一个白玉蒲团上,一股清凉从蒲团直上脑海的姜子牙稍稍思索,便向着那处空间尽头,和他做出同一盘腿姿态的光芒回道。

    他心zhong自然对原始天尊唤他前来的可能有几分猜测,也拟定了几分应对的方法。

    可是,直到再一次踏入这座宫殿,他才发现没有力量的他不论如何“聪慧”,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都只能任人宰割。

    ——而祂,就是屹立于世界的元始天尊……的分身之一。

    “愚笨,你的心zhong既然早有猜测,为何不直接问出来?”

    被笼罩在光芒之zhong的存在摇了摇头,开口道破了姜子牙的谎言:“或许,那个时候我会选择将你留下。”

    “师尊说笑了……吾,只是一介连引气入体都做不到的凡人,怎能猜测师尊所想。”

    听到原始天尊的话语,姜子牙摇头失笑,但是,双手在大袄遮盖下暗暗握紧成拳的他,心底却是有着一丝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放松。

    “可是你这凡人确实猜测出了我等圣人的一些心思。”

    没有在意对方心zhong所想,原始天尊对待自己这位弟子一如既往地直来直去毫不拖沓。

    “……还请师尊责罚。”

    沉默了一会儿,不觉得自己能够欺骗一位圣人的姜子牙乖乖的向着原始天尊所坐之地叩首,认错。

    不管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到底是什么,他决不允许自己求仙四五十年一事无成!

    “姜尚,你仙缘已尽,却尘缘未了,下山去吧。”

    再一次摇了摇头,明明白白探知到姜子牙心zhong所想的原始天尊已经对他彻底不报希望了。

    为了虚无缥缈的一些东西就忽略其他,果然,你命zhong注定要执掌这封神榜啊。

    “师尊……”

    姜子牙愕然抬头,虽然他早已猜到这种结果,可是,他心zhong仍旧有着一丝丝期待,而现在,得到对方亲口告知的他心zhong只剩下了难受和不甘。

    为什么,为什么其他人甚至就连他们座下灵兽都在一日日的酣睡和玩闹zhong拥有了堪比仙人的力量,而他这个作为原始天尊正式弟子的姜氏子孙,却是哪怕再努力也仍旧是凡人一个?!

    为什么,为什么他蹉跎了人生zhong几乎一大半的光阴来寻仙修道,最后却是马上就要一事无成?!

    为什么,为什么师尊您当年要收下没有仙缘的我,明明,明明……

    “师尊,您这也太偏袒姜尚师弟了吧,那不需苦修与资质,只要等待商周更替便可与天庭同寿的封神之事您为何不交由弟子去执行呢?”

    突如其来的站起身,向着元始天尊所在的方向恭敬一拜。

    从这处空间最靠近原始天尊之处的白玉蒲团上显出自身身形的广成子,话语直接打断了姜子牙内心越来越狭隘的想法。

    然而,还不等身上白衫不知何时已经化为金丝道服的广成子再言,元始天尊那仿若携带万钧之力的怒斥声便直接震荡了这处神异空间。

    “闭嘴!”

    “姜尚封神之事乃是为师与汝等师伯师祖共同定下,岂有乱改之理!?”

    “况且,你不日即将抵达金仙境,成我道门门徒zhong除玄都之外修行第一门人,那成神之害那信仰之毒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还想去蹚什么浑水!”

    说完,也不等被圣人威势影响,瞬间瘫坐在蒲团上的广成子认错。

    转瞬间就已经明白自己这爱徒到底是意欲如何的元始天尊,又把目光放到了已经昏迷在白玉薄团上的姜子牙身上。

    只见祂轻轻一挥那被光芒笼罩的衣袖,把白玉蒲团整个压在身下的姜子牙便直接从这处空间zhong消失了。

    只留原始天尊那在这片空间zhong不断回荡的一句话证明着他曾经存在的事实。

    “姜尚,吾与你封神榜、打神鞭,许你在改朝换代之后,行那封神之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