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姜尚
    ..,无尽全面战争

    一夜缠绵。

    当陈翔第二天醒来时,已经是日上三竿。

    也还亏今天没有朝议,要不然,让群臣空等上大半天的陈翔绝对会被某位不畏强权的太师唠叨个大半天。

    “大王,您醒啦。”趴伏在宽大,又构造复杂华美的拔步床的右侧,披盖着青色的凤纹薄被,露出一侧精致香肩和锁骨的姜汤,眼含调皮与一丝失落,悻悻然地收回了半空zhong,她那支正伸向陈翔英俊脸庞的左手。

    真是可惜啊……她这样想着。

    “恩,汤,昨夜辛苦你了。”

    轻轻恩了一声,算是回答了姜汤的问题。

    躺在床上的陈翔,看着头顶拔步床上五颜六色,仿佛百鸟从八方而来朝拜鸾鸟一样的镂空雕刻,心zhong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转过身,一把抓住了姜汤快要撤回薄被之zhong的玉手,轻语道。

    昨夜发生的一切,让他越来越分不清他到底是陈翔还是纣王了。

    “大王~”

    突然间被抓住仿佛无暇玉石般美丽的纤手,姜汤本能间吓了一跳,可是,感受着紧紧覆盖在她手背上的温暖,她的心zhong却是莫名开始安心起来。

    而听到陈翔之后的话语,还未忘记昨夜疯狂的她,悄悄低下的绝美容颜上顷刻间便涂满了“粉黛”。

    “呵呵,你我夫妻之间何需羞涩……汤,你真的很可爱啊。”

    看着姜汤那娇羞的样子,也看着她胸前那抹随着低头而从薄被zhong不小心暴露出来的诱人雪腻,陈翔轻笑了一声,用左臂撑住床榻,起身为身侧这娇柔美人将那春色盖好。

    “……大王,臣妾服饰您穿衣。”

    听到陈翔这对她来说很是羞人的夸赞,姜汤脸庞上的绯红色蔓延的更加旺盛。而感受着陈翔为自己盖上被子的举动,胸口暖暖的,却又有些失落和害怕的姜汤抬起头,向着抬起手臂正要抚摸她发丝的陈翔说道。

    她的声音zhong带有一丝丝祈求。

    聪慧如她,自然明白陈翔不会在她这里呆上太长时间。

    聪慧如她,也自然不会像很多女性那样因为期望得到更多陪伴和爱意就胡搅蛮缠。

    即便,她的心zhong真的很害怕。害怕自己深爱的大王像之前那样,再一次莫名其妙的不理她。

    可是,她仍旧选择尊重自己爱人的意愿。

    而听着她这略带哀伤和期盼的话语,陈翔却是没有多言,只是微笑着,继续抚摸她柔顺的发丝。

    从发际,抚摸到肩头,一次一次,一下一下,直到快要把姜汤给摸“晕”了,他才停下手zhong的动作,直起身,对着这可爱的美人笑道。

    “汤,你还是休息一下吧,昨夜,你已经很累了。”

    “……臣妾谢过大王关心……”红云再次布满了之前绯色还未消散太多的脸颊,感受着下身处的不适,试着起身却从腹部传来一阵疼痛的姜汤也不再多言,默默地抓起薄被,盖在了自己娇艳动人的脸上。

    心zhong的羞涩让她现在有些不敢见人。

    无声的笑了笑,姜汤现在的样子实在是让注视着她的陈翔无比怜惜。

    试想自己昨夜不停的攻伐,他的心zhong竟然出现了些许自责的情绪。

    不过,这些自责很快就被陈翔压在了心底,只是,他的心zhong却也不怎么好受,又一次背负了一个女人深沉的爱,实在让他感受到了背负一座大山一样的沉重。

    前世的经历,让他没有多少能够让对方幸福的自信。

    前世的那人,让他在心zhong纠结无比。

    前世的记忆,让他知道他很快就要把目光从姜汤身上移开,放到苏妲己身上。

    陈翔很清楚,想要赢得封神战争,那他就必须去做一些违心的事情……

    撑着床铺几下来到床边,坐在床沿上,裸脚踩着拔步床内光滑明亮的木质台阶,陈翔低下头,看着昨夜掉落在这里的那张巨大虎皮披风露出了怀念的微笑。

    只可惜,他已经不可能回到那时,只做一个为她一眼回眸就敢去和猛虎生死决斗的英雄了。

    简单洗漱之后。

    在东宫女侍的服侍下穿上上身和下身的内衬,也穿戴上这里长备的黑色玄鸟袍服,将腿脚放入由一女侍摆正的玄纹黑靴zhong,转身离开东宫的陈翔却是没有发现,在那垂挂着一连串翡翠珠链的拔步床内,已经被裹成一团的青色凤纹薄被一阵蠕动。

    在被zhong,即便是下身传来的疼痛和些许“不适”让姜汤有些难受,可是感受着手zhong那件陈翔昨夜特意穿戴的白衫,她精致柔雅的脸上却满是温柔的笑容。

    这,是她们初见时帝辛所穿的衣服,傻傻的,让人觉得有些可爱。

    ……

    昆仑山。

    和后世流传的,它是不周山断掉后所化的传言完全不同。

    虽然它的秀丽和宏伟在这硕大洪荒zhong也能称得上是名列前茅,可是,和那由盘古脊椎所化,顶天立地,汇聚整个洪荒信仰的不周山比起来,它就真的太过矮小。

    即便在那昆仑山顶,跨越万里的万年积雪仿若贯穿天际的一道划痕,横挂在天上,白的动人心魄。

    而在那划痕的一头,在后世被称为玉京金阙(que)zhong的金阙的玉虚宫瑰丽无比,却又不失威严。

    整体都仿若最为珍贵的白玉铸造,占地之宏伟可比城池,但其身上的每一处纹理都仿若被此道大师精雕细琢过一样,美丽,却让人费解。

    “师兄,带我一程啊!”

    在结实的雪地上大步奔跑着,身旁飘过一片片昆仑山上那仿佛永不停歇一样慢慢落下的晶莹雪花。身穿一袭狐皮大袄,面容俊逸,头发却比雪花还白的姜子牙边跑,边冲天空zhong的一个灰色身影高声大喊道。

    声音之凄凉,在这片空旷的天地之zhong简直骇人听闻。

    而在天上飞过的那个灰色身影,似乎是听到了从身下传来的这声凄凉大喊,在一阵难以让人察觉的轻颤之后,没过多久它就转过弯,向着地面那个已经一屁股坐在雪原上的姜子牙飞来。

    待它飞近,这才让人得以看清它竟然是一只一人多高的仙鹤。

    “师叔,您这喊的可真是折煞师侄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