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苏氏告破
    陈塘江旁,陈塘关内,总兵驻所。

    不论是那每日等候在正厅之中祈求上天保佑的李靖夫妇,还是那位被关在柴房之中暗自伤神的小英雄,都在焦虑不安中等待着命运最后的宣判。

    只因为上次那些被哪吒如玩耍般打退的十数水族曾扬言东海龙王会用大水淹掉陈塘关。

    然而出乎预料的,心中早已绝望的他们等到的却是一则喜讯。

    “陈塘关总兵,李靖接旨~”

    “臣,李靖接旨!”

    在他李靖府邸还算整洁漂亮的前院,一身崭新戒装的李靖在石板路上单膝跪下,双手向上前伸,一边恭声回道,一边从身前这身着绸缎宫衣,两旁又有披甲卫士守护的俊俏宫人手中接过锦书。

    直看的周围那些从大门处进来的普通百姓们很是眼热。

    可是,被周围一圈百姓围观的李靖还没抬起头来,心中却是有些讶异。

    自家人知自家事。

    他虽然名为总兵,但他镇守的陈塘关实在算不上什么富庶之地,就连以往大王带兵东狩夷族各部的时候也都不见得会记得带上他,现在风平浪静的时候突然来一道诏令是怎么回事?

    疑惑着,热情扯谈间送走了那位对他一脸献媚微笑的锦衣宫人,心中讶异早已变成了莫名其妙的李靖挥退四周百姓,回屋打开锦书,这才恍然大悟了起来。

    “劳烦崔小臣多心了。”说着,他那有些粗狂的脸上露出了感激的神色。

    而看到他脸上露出这些日子以来根本没有出现过的神情,随他脚步步入这间家具齐全,饰有宝剑,又备有文房四宝的朴素房间的殷氏却是眼中露出了好奇。

    凭借作为母亲直觉和她对自己丈夫的了解,她知道那道圣旨之中一定书写着一些关于自家三子哪吒的事情。否则,她的夫君情绪上应该不会有如此大的波动。

    “夫君,圣旨上说了些什么?”

    “你自己看吧。”李靖面上满是止不住的喜悦,一听自家夫人好奇,便直接把手中的锦书递给了走近的对方。

    【商王诏。

    哪吒杀龙王三太子一事孤以查明。

    虽说龙子以死,但哪吒尚且年幼,龙王又教子无方,使其龙子祸害乡里,鱼肉百姓……

    孤与群臣共议,定哪吒无罪。

    若龙王怒,欲水淹陈塘,我殷商兵锋立动,剿灭东海龙宫!】

    “……这,这,商王圣明啊!”心中默念起金色锦书上的内容,殷氏眼中的好奇逐渐变成了激动和泪花。最后,甚至干脆一屁股坐在身侧黑色的太师椅上低声抽泣了起来。

    “是啊,是啊……”赶忙来到自己的妻子身边以轻轻抚摸对方脊背的方法安抚对方,口中话语轻柔到完全对不起他那张威武面容的李靖,其实心中对陈翔最终做下的决定还是稍有微词。

    在李靖看来,只因哪吒的年纪幼小就把错误完全归于龙族一方其实是一件错事。

    因为不管事情的起因如何,哪吒终究是杀了那龙宫太子。这样的结果,完全是让龙族恨上了商王和他李家。

    而且,哪吒的性情有多么顽劣李靖这个做父亲的比谁都清楚,在他心中,其实把哪吒送入牢狱改造一些时日,又或者送到朝歌求人教导一下比现在这样要好上太多。

    毕竟,他和他夫人不可能一直照看着哪吒,哪吒也必须要学会收敛,不能什么事情都只任由着自己的脾气胡来。

    ……

    朝歌。

    帝宫那布置考究严谨,简直是把这住处当成阵法来布设的奢华卧室之中。

    久违在这里停歇一下的陈翔坐在黑木床榻上,看着手中的一纸报告,心中有些无语。

    “东伯侯,你这家伙还真是……胆大妄为啊!”

    时间,稍稍回转。

    当前几日陈翔在朝议上,因为各种原因而力保哪吒,甚至把错都推到东海龙宫头上的时候。

    东伯侯姜文焕的兵锋却是已经悄然逼近了有苏氏部落的附近。

    “侯爷,您真的要向有苏氏发动进攻吗?”

    骑着一匹腿上长有红色鳞甲的高大灵马,跟随着骑乘一匹凶悍异兽的姜文焕来到有苏氏部落旁边的一处土坡上,眺望着下方部落内的一切。

    作为东伯侯的另一个孩子,姜汤弟弟的姜修文轻声开口了。

    他长有着一头如同他父亲那般,细看起来有些发红的头发,俊秀的脸庞好似泛有白芒。

    不过,和他父亲那撅起来就不管不顾的臭脾气不同,姜修文的性格更偏向他的姐姐,又或者说是她们的母亲,喜欢谋定而后动。

    就好像现在,他对自家父亲那要灭了有苏氏为姐姐出气的想法一点都不赞同。

    “当然,你父亲我说的话什么时候没有兑现过,帝辛既然迷上了苏妲己,那我就要灭了那苏妲己全家,看看她还敢不敢和你姐姐争宠!”

    恶狠狠的说着,似乎是把身前那片空气当成了陈翔,双瞳中好似同样泛起了红光的姜文焕一拳砸了下去。

    而随着一声类似牛马的兽吼,被姜文焕激起了兽性的那头异兽前肢一抬一放就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大坑。

    时至响午。

    待士兵用过干粮之后。

    已经难以再抑制自己内心对战火渴望的姜文焕,看着下方那部落之中升腾而起的白色烟雾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而随着这一声令下,即便是姜修文再不情愿,也不得不率领身后的那些步足,跟随自己父亲的脚步发动进攻了。

    他,终究才是他的父亲,他,终究也是为了他的姐姐出气,所以,不论他是否做错了,在战场上他姜修文都必须跟随……

    他们父子两人身后是两千身强体壮,披甲持枪,久经沙场甚至没有携带奴隶的精锐步足。

    他们父子两人身前则是不久前才因为叛乱被陈翔镇压,人口从三千多户下降到刚好没有低于两千户的有苏氏部落。

    胜利,简直是毫无疑问的。

    因为即便是有着防守的优势,有苏氏部落所能派出的也不过是一千多堪堪可战之兵。而这些仓促之间集合起来的可战之兵又怎么可能是东伯侯手下精兵的对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