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不甘心
    .. ,无尽全面战争

    但是,真的很不甘心啊。

    明明那原本的纣王都能够做到把商朝的势力扩充到江准一代,难道他陈翔就只能做一个缩头乌龟?

    没错,纣王此举确实空耗了国力,让各处军队忙于镇压叛乱,使得殷商陷入了名叫东夷的泥沼。

    可是,他开疆扩土了。

    没错,纣王聚集大军远征东夷各族最终造成了殷商的灭亡,还为灭亡它的周做了嫁衣。

    可是,他开疆扩土了。

    没错,纣王也确实残暴不仁,沉迷酒色。

    可是,他开疆扩土了。

    ……

    开疆扩土,这是在华夏数千上万历史中唯一一个能够让所有人感到异常兴奋的词语,而不论那朝代的皇帝曾经做了什么,能开疆扩土就必然有功!

    这,是天下黎民所公认的。

    这,也是后世周朝历代天子所不能抹黑的。

    即便,他们没有多少开疆扩土的事迹。

    “大王,大王?!”

    依旧是之前朝议时和沈姓宫人一起陪同陈翔的那个小太监。

    在看到陈翔又一次在和臣子商议时陷入了思索,义无反顾的在他耳畔低声呼唤起来。哪怕,忧心忡忡的他其实被陈翔之前的话语吓的不轻。

    “恩。”发出了一声鼻音,在身旁那人的吵闹下,陈翔从思索中清醒了过来。

    而看着下方威严肃穆的大殿上,那位臣子相对来说有些瘦小的身形,再一次开口时的陈翔脸上已经重新恢复了平静。

    “此事我以知晓,崔小臣还有其他要事吗?”

    “大王,小臣斗胆一问,不知您要如何处罚那哪吒?”

    没有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这位催姓小臣不由心中一急,弯下腰,用刚刚才放下的双手再一次向着黑石王座上的陈翔鞠了一礼,问道。

    “有何处罚?”坐在王座上的陈翔似乎有些惊讶,高大威武的身体故意向前倾了倾。:“崔小臣,那哪吒今年几岁?”

    “七岁。”崔小臣不敢隐瞒,恭声答道。

    只是,他的话语却是在群臣中引起了一阵波澜。

    有的臣子们根本不信。

    “才七岁就能闹海杀龙?开什么玩笑!!!”

    有的臣子半信半疑,但大多也只是当做笑谈。

    “七岁就能杀龙,不亏是天生神童,也不亏那李靖之妻怀胎三年又半。只是不知那龙身上的大补之物是不是能让李总兵再生一个神童。”

    有的臣子则是将这消息记在了心中,准备下朝后就派人去探查一下事实究竟如何。

    “这等神童,绝对不能落于他人手中!”

    而听到崔小臣的回答,也听着殿上臣子间逐渐升腾的纷纷扰扰,陈翔的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不屑。

    他当然知道崔小臣暗中的心思是什么。不就是想要以他这个商王的面子来让那东海龙王忌惮,后退一步,以救下那哪吒?

    可是,他的格局却是太小了!

    他陈翔,可不只是龙王就能够满足胃口的。

    “七岁,好个七岁啊。有着一个被七岁小儿杀死的龙子,它东海龙王竟然还有脸生气?它龙宫不是号称龙族子孙千千万么,这个时候怎么没有那种气魄了?!”

    “……”

    沉默着,不论是那站出队列的崔小臣还是其他臣子,此时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陈翔问出的这个问题太尖锐了,不像他这个有着商朝国运庇护的商王,他们一但回答错误可就是一次生死危机。不论是那龙宫,还是坐在他们面前的这位商纣王都是他们这些凡人不能得罪的。

    “哼,一群废物!”冷哼一声,陈翔骂道。

    可是在殿上,即便是那位极人臣的闻太师和黄飞虎脸上都没有一丝波动。好似王座上那人的话语只是一缕清风。

    他们知道,自家大王口中的废物不可能是自己。

    他们也大概能够猜到,自家大王现在是想要说些什么。

    而果然,注视着下方大殿上那些稍稍低头,面容大多有些羞愧的臣子,无视掉闻太师和黄飞虎几人的陈翔略显失落的叹了口气。

    “为何,诸位爱卿会觉得我堂堂殷商会弱于那龙族,弱于那天庭?”

    ……

    数日后,东海。

    金碧辉煌美丽绝伦的水晶龙宫之中。

    模样美貌非凡,雍容华贵,身段又婀娜多姿尽显美妇风情的东海龙王,一把扔下手中的金色锦书,不顾仪态,狠狠在那柔韧异常的锦书上踩了两脚。

    “气煞我也,商王真气煞我也!!”

    “父王,为何突然如此生气?”

    一脸不明所以的看着眼前这位之前还在酒宴上欢声笑语的美丽龙王突然间就怒火中烧。

    身为龙王最小女儿的敖心田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在看了看左右同样犹豫不决却又有些害怕和担心的姐姐们后,放下纤手中乘有琼浆玉液的白玉酒杯,上前问道。

    她怕自己的父王“气坏”了身体。

    而听到她的关心,正怒火升腾的龙王也不知道是想了些什么,美丽面容上犹豫了一下之后竟然选择开口。

    “那商王竟然说我龙子死于哪吒之手是合该他有此一劫难,要怪就只能怪他肆意妄为和我龙宫教子无方……帝辛真是欺人太甚!!”

    咬着贝齿,把脚下踩着的锦书上的内容大致说了出来,说完之后便甩袖回到宝石王座上坐下的东海龙王敖广,紧握拳头,显然是在极力忍耐着什么。

    她怕自己一怒之下把整个四海龙宫都带入深渊。

    ——虽然现在整个天下大都不知晓那封神之事,可是作为曾经的洪荒霸主,现在的四海福泽,源远流长的龙族却也有着一些自己的消息渠道。

    她不敢掺和进这种明为封神暗中却为圣人博弈的棋局之中。

    想那曾经真正统御天下的东皇太一是何等威风!

    想那曾经再现盘古虚影大战天庭的十二祖巫是何等强大!!

    想那远古年间称霸洪荒的三族之长又是何等辉煌!!!

    可是在圣人现世之后,他们又哪一个没有走向消亡……

    好吧,她也承认商朝的强大力量是她没有选择报复的主要原因。可是,殷商很快就要被毁灭的可能又何尝不是她选择忍耐的源动力?

    和死人生气,不值得,不值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