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封神起始
    时光匆匆而过。

    仿若烟火眨眼即逝,却又仿佛那烛龙口中所衔之火一般不断燃烧。

    距离陈翔和闻仲御书房中“密谈”已经过去了一个半月的时间,不出姜王后所料的,商王另有新欢的绯闻几乎眨眼间就轰传的满朝皆知。

    而相传,听到这阵传言之后的东伯侯姜文焕简直快要气疯了,也不管当时正在大宴之中就猛然起身,一边怒吼着“商王竟敢如此辱我姜氏!!”一边把他最喜欢的那套夜明玉光鸳鸯茶具摔了个粉碎。

    毅商,从此开始暗流汹涌!

    东宫后台。

    “父亲有些急躁了,明明大王并没有对我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坐在青白色被褥所装饰的双人大床上,一手扶着由一种青色木料所制,刻画有百鸟朝凤图样的华美床头。一头秀发披散在身后,身上只穿一件白色亵衣再披挂一件轻纱的姜汤,注视着自己另一支玉手中那还带有一丝丝晨香的竹简,自语着,脸上却不由得挂上了一丝温柔笑容。在从窗**入的细碎阳光衬托下,简直美胜天仙。

    她不喜欢竹简中父亲所说的种种粗鄙之言,也不喜欢自己的父亲只因为自己稍稍被冷落这种小事情就扬言要和自己的丈夫决裂。

    可是,此刻她的心中却无疑是暖暖的。

    拥有一位可以不先问问是非黑白就愿意直接站在自己身后为自己撑腰的家人,其实她姜汤这一生也没什么好抱怨的了。

    回想着以往的种种,她的心中甜蜜酸涩纷纷涌现……可是大王啊,您为突然就对吾这么冷漠了呢?难道真是那苏妲己的原因?

    “王后娘娘,该洗漱了。”

    轻声打断了姜汤的回忆,之前曾经为她梳头的那位贴身侍女,此刻端着一件乘满温水的银白色木盆悄然出现在了姜王后的身侧。

    看她手中木盆那稳稳的样子,显然已经在那里站了一段时间。

    “好。”轻轻点了点头,将脑海内纷乱的思绪压下在心底,没有联想太多的姜汤把那卷书写了要怎样为她讨回公道的竹简放到了床上。

    在身旁女侍的服侍下整理起她那即便是素颜也可以堪称美丽绝伦的仪容。

    只要她一天还是这大商的王后,她便绝对会保持好自己的威仪,不给她所深爱的商王丢脸。

    而在那金碧辉煌的帝宫之中,面对满朝文武的注视,陈翔却是有些头疼。

    看着在眼前悬浮的那块半透明属性面板上,一栏后面从平静变为波动的字眼,他就不禁有些后悔。他实在是太小瞧人际关系混乱所带来的后果了。

    不过,这也确实不能怪他,在前世,依靠自己打拼小有资产的他并没有达到那种能够成为别人靠山的地步,而即便是在和继承公司之后身价迅速攀升到百多亿的南玄月结合,他所做最多的也只是努力工作和尽心照顾好家、和公司中的对方。

    处理那些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从来都不是他的责任。

    早知道,就不去看那苏妲己了。我这止不住的好奇心还真是……总是让我这只小猫没什么好下场啊~

    心中暗自叹息着,可坐在黑石王座上的陈翔,心脏却是再一次抽疼了起来。

    在如今,已经明白了人际关系混乱后会产生多大波动的他,也已经想明白了前世他那位坚强的妻子在他犯错之后,到底是承受着多大的压力才能把公司支撑下去。

    墙起众人靠,墙倒众人推……可是,他却在死前连最后一句想说的话都没有说出去……

    “诸位卿家还有事情要议吗?”

    心中继续难受着,面上却是没有什么变化,扫视过大殿上那些表面恭恭敬敬的家伙们,刚刚只因为区区一件朝歌城中出现落雷的后续处理事宜就听了他们足有十分钟时间争论的陈翔,声音中有些不善。

    他觉得他们的效率太低了,也太烦了,明明就很简单的一件事情却非要为了各自微小的利益吵的像一群苍蝇一样,打扰他心中甜蜜又苦涩的回忆。

    这群傻瓜难道就不知道他们背靠着什么才能够拥有现在的地位吗?!

    没有毅商的强大,又怎么会有他们的富贵荣华。

    “臣,有事启奏。”就在陈翔心中烦躁升腾,却又因为哀伤被压制,暗自发火的时候,曾经因为他的怒火而把某件事情知而不报的某位臣

    子,此刻听到自家大王似乎想要退朝的话语,却是必须要站出来了。

    他怕如果说的晚了,这件事情由别人上报,那他这个管理一些沿海区域的小臣会坐到头。

    他几步走出队列,对坐在王座上稍稍有些疑惑的陈翔弯腰做礼。略微低沉的声音慷锵有力。

    “陈塘江,陈塘关总兵李靖,妻殷氏,怀胎三年又半,生下其第三子哪吒,天生神力,却顽劣非常,近日更是于东海之中杀了那龙王太子,拨皮抽筋,使得龙王发怒,请大王惩处!”

    “哦,竟有这种事情?”话语中略带一丝惊讶,陈翔此刻脸上的表情很是精彩。有疑惑有喜悦又有一丝担心。

    读过封神演义,也看过封神榜,还涉猎过一些商周历史的他自然可以推断出哪吒闹海之后没几年殷商就会遭到西周的背叛和讨伐。但是,他可不会像那封神演义之中的纣王一样把获胜的希望寄托在些许奇人异士身上。

    自从一个半月前察觉到一些不对之后,通过一些调查又或者说询问,陈翔也终于明白了他所在的可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西周这百年来为何一直对殷商俯首称臣自命西伯侯也自然有着他的理由。

    那些身穿黑衣御使神秘的巫。那些高达两米半,长有四米,在战场上就是一座移动碉堡一样的青铜战车。那些作为殷商国运,足有数百万的平明百姓和奴隶,以及那不时显现降下祥瑞的天命玄鸟!!!

    陈翔手握着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和人道之下的最强力量。

    所以,他有信心能够压制未来西周的叛乱。

    只要他不作死,不去像历史中的纣王那样没事去远征什么东夷,平白消耗商朝的底蕴,不去学封神中的纣王那样去造什么酒池肉林,让殷商底层不稳,那他完全就是站在了不败之地。

    但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