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七窍玲珑,知上下千年
    “少师说笑了,此时正值夏日又怎会寒冷?若是比干少师身体不适,还是披上一件外袍保暖为好。”

    正坐在比干的对面,手中青铜酒樽内的酒液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没了又添,这个一身普通平民百姓般的麻衣,面容方方正正无甚出奇的家伙似乎已经醉了。不但没有顾及自己的嘴唇已经被酒樽上的锈迹划破,就连出口的话语都没有什么遮拦。

    不过,这却是他故意的,只因他想要试试这个传说中,如果没有三朝元老闻太师挡在前方就绝对能够以年少之龄成为太师的人到底如何。

    然而,和他心中猜想的,对方恼火的样子完全不同,听到他话语的比干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就好似是看那山野中平常的草木一样,继续看那窗外。

    窗外的天空此时略微已经有些阴沉,和往年的初夏一样变幻莫测,只是转眼之间,多云的天空中就开始飘扬起了丝丝细雨,润物细无声。

    而在那街道上,随着天空中先于雷霆落下的雨水,一个个本来还悠悠然的人们加快了各自的脚步。

    有马车的快马加鞭,有轿子的怒斥奴仆,携带着一群奴隶的直接几鞭子上去,让全身脏乱的他们皮开肉绽,难以活过这个夏天。

    只因为他们知道大雨快要来了,只因为他们不想尝试一下被淋成一只落汤鸡……

    “真是野蛮和落后啊。”将酒樽中的酒液咽下喉咙,温热的感觉再一次从腹部蔓延全身。暖洋洋的,在此刻突降的气温中简直就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没有理会坐在对面那人惊异的眼神,将空酒樽放在桌上的比干只是自语。

    他不觉得这个世界上会有人能够理解他,就像当年那位对他关怀无比的父王,也根本不会相信和理解他所说的一切。

    即便,他说出了一个又一个即将发生的事实,用后世的那些技术让殷商富强起来……

    也因此,他那本来触手可及的王位才会落到那个笨蛋大哥手中。

    “少师还真是料事如神,说天气变冷了,这天还就真的下起雨来了。”

    狠狠甩了甩脑袋,已经将醉意甩走大半的姬养考拿起桌上的酒盅,硬着头皮,给自己面前的这个年轻人添酒。好似已经忘记了自己刚刚话语中对对方的嘲笑。

    看到窗外在比干开口后转瞬间便下起的细雨,他很明智的在这本应该是比试忍耐力的一局上认输了。

    而早已知道会是这种结果的比干也没有在意其他,头也不回,侧坐在那里心安理得的接受着姬养考的添酒。

    青铜酒樽内的酒液被逐渐填满,没有果酒的滋味,也没有太多白酒的醇香,它所蕴含的只有一丝温暖。

    可比干喜欢的就是这丝温暖!

    轻茗了一口酒液,把酒樽拿出窗外的他毫不犹豫的就将这杯多少也不便宜的液体洒落街道。

    他在为这个国家祭奠。

    可是很突然的。

    咔嚓一声巨响。

    天空中一道撕裂苍穹的闪电轰然劈下。

    目标赫然就是比干那只在细雨中伸展的白皙手掌。

    无量的光芒先于闪电的划痕在半空中绽放,使得不论是那些躲在各处屋檐下避雨,还是顶着细雨穿行的人们皆是张大嘴巴,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声惊呼。

    不论是身穿华服锦衣还是麻布遮体。

    他们一生中都没有见识过这种宏大的景色,一**顺着汗毛从空气中传入身体的残余电流让他们在皮肤麻痹和炽热之余根本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了。

    然后,一声仿佛要将天际都砸破的轰隆巨响,在把无数人的耳膜撕裂的同时,也把惊呼声逐渐减弱下来的他们彻底惊醒。

    “啊啊啊啊……我的耳朵!!!”有人抱着自己血流不止的耳朵哭喊。

    “玄鸟啊,女娲娘娘啊,三清道祖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有人看着半空中又或者说视网膜中残留的光芒喃喃自语,眼神空洞无光。

    “这就是,仙人的力量么。”有人暗中握紧了拳头,心中不知不觉被那强大的力量吸引,原本平平无奇的命运荡起了波澜。

    而除了以上举例的几种,其实大多数人回过神来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大叫着,跟随本能逃离这处危险的地方。

    也多亏因为之前那场突然下起来,到现在也没有停歇的蒙蒙小雨,这条相对来说平平无奇的街道上并没有留住太多的行人。因此,最为可怕的践踏事故并没有在选择逃亡的人群中发生。

    其实他们都已经或多或少的恢复了一些理智,可是求生的本能和恐惧感让他们渴望着快点离开这里。

    所以,一场不算太严重的混乱不可避免的在这块城区蔓延来。

    而也因为这个原因,很少有人能够在人群嘈杂的声音中发现一个青黑色的物体在薄雨中慢慢融化。

    哪怕它将落在身上的细雨化为了一阵阵显眼非常的水蒸气,可是,那些此刻都只想逃离这里的家伙,又有哪几个会选择在奔涌的人群中回头看看身后的雨幕。

    此时的酒楼之中,早已没有了之前的安静。

    即便是身周隔着秀丽屏风,可是一声声的哀嚎还是可以清晰传递到比干和姬养考所坐的位置。

    一身蓝白长衣的比干仍旧还是那样英俊潇洒,若非他那支刚刚收回来的白皙手掌中却是没有那青铜酒樽,还真就是仿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而坐在他身边的姬养考就没有他那样“好运”了,虽然因为一些气运的原因,让他即便距离雷霆爆发如此之近也没有死于非命,可是他那双同样血流不止的耳朵,和红彤彤的眼睛却是让人知道,如果没有特殊力量的干涉,他以后最好的结果也只是成为一个半瞎的聋哑人。

    “那么,就让我看看,这所谓的周到底有没有自己口中所说的仁义吧。”听着周围传入耳中的痛苦呻吟声,再一次自语起来的比干在窗外街道上的人群全都消失之后,终于转头看向了坐在他对面为他添酒的那个人。

    只是,他的目光中仍旧是风轻云淡,好似面前这人的惨状……乃至与这人都不存在一样。

    “我所看到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