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比干
    “……”

    “太师,你这还真是问了一个好问题啊。”

    沉默了一阵之后,陈翔出声打破了这御书房之中的尴尬。利用身高差的优势俯视着闻仲,他脸上的神情却是有些不太自然。

    这问题,算是心灵鸡汤吗?

    这种问题,应该是这个朝代能够出现的!?

    “大王明鉴,不过此问若非子干少师妙语提醒,老臣却是万万想不出来的。”

    苍老的声音中难以掩饰其中的喜悦,显然闻太师心中为自己问出来的这个问题很是满意,这都迫不及待的想要把那位让他想出这个问题的最大功臣说出来,让他也可以跟自己一样享受商王的赞赏。

    他相信自己亲手教导出来的商王能够看到这道问题所代表的意义。

    “王叔么……想出这种问题,他倒也不亏他那颗七窍玲珑心。”

    心中自然是明白闻仲话中的含义,不过陈翔却并没有像对方那样对这句突如其来的心灵鸡汤有太多想法。

    他知道,对方只是被这句超越了时代的话所开阔的眼界暂时迷惑住了,心灵鸡汤,想想也就罢了,没有特殊的力量影响,现实永远不会如同一个人的幻想那样发展。

    毕竟,无人可以做到真正意义上的全知。

    这样想着,陈翔的目光不由透过御书房的窗户看向了远处那座好似永远都不会消失的巨大山岳。

    即便以是残躯,却仍旧高耸入云,仿若这片天地般永恒不变……

    在被天地同化的危机感下很快就回过了神。

    陈翔不禁有些想笑,不过,在笑起来之前,他却是从书桌旁边拽过来一张檀木椅子,坐下,平视着闻仲那双凝重起来的眼睛,开口了。

    “孤,不会后悔,因为后悔除了耗费光阴之外不能对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产生任何改变。至于孤是否错了,孤只能说那不只是我一个人的错。”

    “这个答案太师满意了吗?”

    “老臣自是满意。”

    再次对陈翔鞠了一礼,听过对方的话,闻仲心中却也是明白了什么。

    作为截教之中的一员,有幸目睹过通天教主伟力是何等神奇与强大的他,又怎么可能不将陈翔所言联想到某些伟大之人身上。

    只是,就在他心中出现了这种想法的时候,也不知是想在前还是消失在前,他脑海中有关圣人的种种想法竟然都在瞬息间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而在那距离朝歌甚远的北海战场,和那无痕大海中瑰丽异常、仿若仙境的金鳖岛上,却是有两个人分别睁开了眼睛。

    “西方那两位(师弟)实在是有些过了。”

    ……

    御书房中,此刻却是已经只剩下了陈翔和贴身侍候他的那位沈姓宫人。

    在得到了自家大王那句让自己觉得还算不错的回答之后,闻仲就自觉告退了。

    而那个本来就只是想要接机见上闻仲一面的黑衣女巫,也自然是在将怀中黑布所纳的饭菜拿出之后悄无声息的退走了。

    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方法,竟然避开了御书房外那圈如同食人鱼般凶残的美丽异花。

    “沈公公啊,你说太师最后所留下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右手中拿着一双精致细腻的云龙玉筷,脸上稍有疑惑之色的陈翔侧着头,百无聊赖的吃着三米长桌上那些差不多把桌面都摆满了的珍贵菜肴。一边吃,还一边向身边的贴身宫人问道。

    就在刚才,闻仲在得到了一个让他还算满意的答案正要离去的时候,他突然停步向正挽留他共进午膳的陈翔说了一句“之前朝议结束时子干少师曾问吾北海战事如何,吾答一切顺利,但胜利之期尚不明朗。”说完,他也不等陈翔再一次开口挽留就致歉一声,退走了。

    可是,陈翔思来想去却总是想不明白对方是想要表达些什么。

    比干问那战事也算是正常啊,毕竟他现在是相当于丞相的殷商少师,又不是以后那个正史中透露商朝战力衰败以使得周灭商的小人……

    “看起来,我这王叔还真是贼心早立了啊。”眼中闪过一丝寒光,想着想着,陈翔明白了问题所在,当年的他可不仅仅是看过封神榜的,爱屋及乌,商朝的历史他也很熟悉。

    不过,这里不是封神榜的世界吗?

    回忆着那个巨大转盘上最后所决定的世界,手中夹着一块薄肉便停下动作的陈翔心中又诞生了新的疑惑。

    而他身边那个正要开口回答他的沈姓太监此时却是很有眼色的捂住了嘴巴。

    与大王讨论一下闻太师所留下的话语,在沈公公的心中没什么所谓,毕竟他是大王的贴身宫人,这也算是他分内之举,可是王家的内斗,那可就根本不是他这种小人物能够瞎参合的了,所以,很有自知之明的他选择了闭嘴,在心中祈求着上天保佑能够让大王像空气一样忽略掉他。

    时间,流逝的很快。

    渐渐的,摆放在楠木桌子上的美味饭菜全都凉了。

    陈翔这才缓缓停下脑海之中除了越来越乱之外没有一丝收获的思索。

    没有办法,他所掌握的关于那个神秘光人和那巨大轮盘的线索实在是太少了。除了一些凭空的猜测,他就连那巨大轮盘的材质比较像什么都想不出来。

    他心中有些发愁。

    然而,还不等回过神来的他叹口气,看到了身旁那贴身宫人搞笑动作的陈翔却是先一步笑出了声。

    而听到他的笑声,正因为用一个姿势站了太久,下半身不由自主扭动了一下又一下的那个沈姓太监在身体一僵之后,也立刻附和着尖笑了起来。

    他很懂如何让别人高兴。

    ……

    “总感觉,这天有些凉啊。”

    在朝歌城几乎每条街上都有一家的酒楼内临窗而坐着,手中端着一杯乘满酒液的青铜酒樽,面容俊秀,不亏历代商王血脉的殷商少师子干一身蓝白华服,看着窗外那条忙忙碌碌的宽大街道,酒后略显迷离的目光不由得把它和后世那些车水马龙的繁华所比较。

    只是结果,自然是无法比较出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