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是否错了?
    当当当。

    “太师,让你久等了。”

    特意抬手敲了敲一旁遮挡住墙壁的厚实房门,陈翔站在书房门口处向内喊到。

    透过那些在御书房中摆放的,展示着各种珍奇异物的展示架间的空隙。他可以很清楚的看见那位威严老人在他敲响房门时,右手御使着筷子把饭菜送入口中的动作明显一僵。

    然后,看着老人装作若无其事的,把手中仍旧乘有小半碗珍米和一些山珍菜肴的青鸾瓷碗,与手中那双蟠龙银筷放到楠木书桌上摆放的黑色餐盒内,才从座椅中站起身为越走越近的他弯腰行礼。

    “大王您说笑了,臣不过刚刚到此,又何来久等一说。”

    “是么?”

    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陈翔根本不信对方这种千篇一律的说辞。

    在纣王的记忆中,自从他登上这商王之位,不论他放了面前这老者多长时间的鸽子对方也从来都只是这句一尘不变的回答。

    ——真是无趣啊!

    这样想着,缓步走到闻仲面前的陈翔将目光放到了书桌上的青鸾瓷碗上。

    “看起来,太师这是用过午膳啦。”

    “王后娘娘美意款待,臣,又哪有推辞之理……”听着陈翔话语中蕴含的调侃之意,闻仲只能苦笑着作答。

    他可不像陈翔,作为商王天生便能无视一些人与人之间的潜规则。

    还不想试试被东伯侯率军围猎是什么感觉的闻仲,虽然明知道他在吃过了这顿美味的午膳之后对陈翔的态度必然无法再像没有吃时那样强硬,可是,在姜汤软硬兼施的小小谋划下他却也是毫无办法……

    不在乎王后脸面的事情可不是谁都敢做的!

    ——该说,不亏是那位的后人么。

    而不知道面前这严肃老者在心中的感叹,陈翔注视了那青鸾瓷碗一阵之后却是心中一暖。

    一些事情闻太师明白,他也自然也能够想明白,闻太师不明白的,他也并非不能明白,所以,陈翔很快就想清楚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虽说不及后世那样严苛,但此时的殷商王宫中也确实出现了很多或明或暗的规则。

    比如现在楠木书桌上这只完全不应该出现在这个朝代的青鸾瓷碗,就是非王族或王族所赐外其他人一律不可轻用的。

    并非是它有多么珍贵。

    不论是瓷器本身,还是它身上那层用贵重原料绘成的青鸾图案,对于这片物产丰富、奇人异士无穷的洪荒大地来说都不算是什么珍惜之物。

    它所表达的,只是一种秩序,一种能够让人族在洪荒大地上存活更久的伟大智慧……

    “汤,深得我心啊。”

    伸手感受了一下青鸾瓷碗边缘残留的温度,眼中复杂柔光就连身后紧那位跟进来的女巫都能够不小心发现的陈翔轻语着。感触颇深。

    这种被人无微不至的温馨关怀他已经很久都没有感受过了。

    前世,自从他糊里糊涂的醉了那一次之后,所有幸福的一切便全部被他自己亲手摧毁了……

    或许,他应该试着接受一下姜汤?试着真正接受这再一次的人生?

    回想着纣王记忆中,桃花树下姜汤那满是幸福的美丽容颜,陈翔说不心动那绝对是在说谎。

    不过,他却是完全无法忘记前世的那些点点滴滴。

    说来或许有些贱,但是在不断的追忆中,他似乎就连前世那种被囚禁的悲惨生活都产生了一丝满意。

    ——真是让人绝望的纠结啊!

    ……

    “王后娘娘自然是最关心大王的人,这事整个殷商都有目共睹。”

    “不过,不论您到底和王后娘娘闹了什么别扭都与臣无关,现在臣心中所想,大王您都应该知道。”

    没有在意陈翔那在感叹了一句之后便陷入了回忆的样子。稍稍等候了一会儿,发现自家大王在没有外力干扰的情况下估计还要回忆好久才会回过神来的闻仲,自然是开口打断了对方。

    他不介意等待。

    可是,他很介意为了自家大王那些没有任何意义,还会耽误时间的绯色回忆而等待。

    特别,还是在这个双方都还没有开始讨论的关键点。

    如果思念姜王后的话就去东宫后台,他闻仲可不会让自家大王用拖延时间的办法,含含糊糊地把女娲庙的事情糊弄过去。

    “太师你太煞人心情了,开口闭口除了那女娲庙之事便别无其他。你难道就不知道孤还未用过那午膳么。”

    英武俊秀的脸上浮现出了些许不喜,放下仍旧触碰着那青鸾瓷碗的纤长手指,陈翔转身,眼神有些不耐地看着严肃老者,轻语着,伸手指了指侍候在一旁的那两人。

    “没错,大王从秀女宫出来后,因为担心太师……刚烈的性情影响身体,所以,连一口水都来不及喝便让奴婢去御膳房准备两份膳食,说是要和您共进午膳。”

    突然被陈翔用手指了指,一直弯腰仔细倾听着两人谈话的沈姓太监立刻拽着身后的那个女巫前进了几步。

    然后,看着闻仲那向他看来的威严双目,心脏仿佛被洪水猛兽盯上一样狠狠跳动了一下的他,赶忙点着头把陈翔那经过了一些美化,但大体和现实表现都一致的行动说了出来。

    说完,他还赶紧拽了拽身旁那位黑衣女巫,示意对方将那快装入了饭菜的黑布再拿出来让太师看看。

    而注视着黑衣女巫在颤抖中又一次从雄伟胸怀中取出的那块黑布,眼中了然之色一闪而逝的闻仲,再次看向陈翔的目光中多出了一丝欣慰和歉意。

    ——他的选择果然没错!

    “……看起来却是是臣冒昧了,不想大王竟然如此关心闻仲,臣心满意足。”

    “不过大王,臣这次却也不是劝您去那女娲庙请罪的,臣只想问您一句话,您回答了臣就走。”

    “臣保证,绝不会再为这女娲庙之事唠叨您一句!”

    “哦?太师有何事要问?”这回可轮到陈翔惊讶了,在他看来,自己面前这位严肃老者可是那种不达到目的决不罢休的人。

    这次虽然已经拖延了对方好几天,但口风这么松……难道是吃错药了?

    不知道自家大王的心中正在因为惊讶而调侃自己。

    虽然只是刚刚做下了这个决定,可是闻仲问起陈翔来却是毫无一丝犹豫。

    他黑色的瞳孔中,散发出了一种即便是以前的纣王都没有发现太多次的璀璨光芒。

    “臣只想问大王,您对您在女娲庙祭中所做的一切感到后悔吗?您,觉得您做的对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