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苏妲己
    “小家伙,你就从了我们吧~”

    娇笑着,用仿若羊脂白玉般的纤指轻轻挑起妲己同样白皙如玉的下巴,那以一身虎皮大袄彻底衬托出自身强硬气质的高挑美人,注视着妲己美丽的虹色瞳孔,妖艳异常的瓜子脸上吐气如兰,媚眼如丝。

    也不知道是不是陈翔的错觉。

    反正,相比现在那个瘫坐在地上,拥有绝世容颜,却又好像一只小绵羊一样清纯的妲己,他觉得此刻那位身穿虎皮大袄,女王和御姐气息十足的性感女性才像是某只妖狐。——别问陈翔为什么会认得妲己,即使不知道具体相貌,但作为战利品,对方的衣食用度他好歹也都是知道一些的。

    “谁?!”

    就仿佛是为了验证他的猜想一样。

    当陈翔的目光即将离开这性感美人身上的最后一瞬,这位好似能够让女性都一并沉沦的强气美人先是双目一凛,然后,右手食指放开妲己精致的下巴,直起身,开始扫视起陈翔所在的方向。

    “你是谁?为什么会有男人出现在秀女宫中?!”

    没花几秒的时间,她就在宫内烛火的照耀下发现了陈翔的大体踪迹,不过,她声音中的疑惑却是一丝未减。毕竟,在这被众多巫术和道术等超凡力量严密保护的后宫之中,她可不相信面前这人会是侥幸闯入。

    “你问孤是谁?”

    从秀女宫住宅区那相比甬道中早已减少很多的红纱中走出,并没有意外自己会被发现的陈翔却是有些惊讶面前这人会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难道,她是那两位西方圣人派来的后手?

    心中这样的想着,陈翔他那双紫色的重瞳中闪烁起了危险的光芒。

    如果事情真是那样,不像以后可以帮他承担一些骂名的妲己,他可不介意直接除掉对方。

    “那么,你,又是谁!?”

    “你就是纣王啊…”声音中仍旧有些讶异,不过此刻的话语中却带上了一丝理所当然。

    注视着面前拨开拦路红纱缓缓走来的陈翔,这个面容只能算是上等,但气质却稳稳压住妲己不止一筹的性感美人,即便没有得到直接的答复,却也从陈翔的自称上,和她周围那些自从陈翔现身后就开始骚动不已的众多秀女身上发现了陈翔的身份。

    ——其实,她早就应该想到的,毕竟,能够自由出入这秀女宫,声音又不像某些宫人那样尖细的男性除了当今的商王帝辛基本上不可能有别人。

    不过,就算是这样,她却也仍旧没有想要回答陈翔问题的想法。因为在她的认知中,在绝大多数的时候被动总是没有掌握主动那样容易占据优势。

    “嘛,其实早些见到你也没什么所谓……不过,再见了~”洁白的贝齿露出红唇,轻轻啃噬着自己的大拇指,看着陈翔,这个一身虎皮大袄的性感美人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娇笑着向妲己挥挥手,便在陈翔和妲己若有所思和愕然的眼神中突然向后倒了下来。

    “小姐!您没事吧!”一声声惊呼响起,却是之前等待在一旁,一言不发的那几位女侍手忙脚乱地把那双眼无神的美人搀扶住了。

    而此刻,就像是被解开的什么束缚一样。

    刚刚那些即便是见到陈翔时满脸激动,脚步却仿佛融入铁柱般纹丝未动的秀女们,纷纷如同浪潮般向着陈翔涌了过来。

    “大王,您好久都没来了,橘衣好想您啊~”这声音的主人娇柔非常,她的眼睛仿佛弱水般能够让人沉入其中,不可自拔。

    “大,大王,初次见面,若兰为您请安了。”这个声音的主人好像和妲己一样是个新人,看她那强忍着娇羞和害怕的样子,陈翔好像看见了一只小狗在向他撒娇。

    “大王,要来玩吗?”这个就……有点直接了,看她那懒散和无所谓的样子,估计又是某大臣的女儿来王宫中镀金的,按照纣王以往的习惯,陈翔也就将她无视了。

    不过,他的目标好像不是来这里玩耍的吧……

    在芳香四溢的美人堆中环视四周一圈,肩膀和胳膊不时就会触碰到团团白腻的陈翔很快就看到了悄悄跑到人群边缘的某人。

    “苏妲己,你这是要去哪儿?”

    ……

    “大王,请。”

    在秀女宫内,一间不论是家具还是饰物都比之前被陈翔推开的那些房间要精致和舒适很多的闺房之中。跪坐在红木床榻上的妲己双手端着象牙酒樽,强颜欢笑着为侧坐在床榻另一边的陈翔敬酒。

    “恩。”

    伸手接过镂有貔貅的酒樽,在鼻前轻轻一嗅,被一股异香直入心扉的陈翔,面无表情的把杯中好似鲜血一般的酒液喝了下去。

    然后,他那小麦色的英俊脸庞竟然飞快的染上了一模红霞。

    血色的酒液入口,清凉过后,首先自然就是一股浓郁的酒精气息爆发开来,而后,略带酸涩的甘美好似清风拂面般迅速蔓延全身。不但让陈翔那暗中仍旧焦躁不以的内心真正平静了下来,还莫名的让他对妲己产生了一丝好感。

    他,突然有些不想去确定某些事情了。

    “好酒!只比吾宫中珍藏的那些神仙醉要差上一筹而已,献上如此美酒,有什么事你就说吧,孤一定满足你。”将酒樽放在两人之间的那张小木桌上,陈翔笑道。——他布下了一个陷阱,一个真正能够捕获对方的陷阱。

    “谢大王夸赞。”恭恭敬敬的对着放下酒樽、嘴角勾起微笑的陈翔致谢,俏脸同样面带微笑的妲己心中却是有些无言。

    明明就是面前这人在众目睽睽下让她带他回闺中,此刻又怎么好像成了她有求与他似得。

    而且,她如果想要回家他也会同意吗?

    怎么可能!!!

    转瞬间便从脑海中丢掉了这个想法。

    天生聪慧的妲己知道,如果她现在提出这个请求对方肯定会同意,但是,对方也肯定会在她走后再一次对有苏氏出兵。

    如此一来,不但她仍旧逃不掉,她的部族也将再次遭受兵灾。

    所以,轻轻摇头使得发饰上的铃铛一阵脆响的妲己,注视着面前这个,随着她的开口而笑意更盛的陈翔问出了她的问题。

    “敢问大王,大王寻妲己何事?”

    “无事”陈翔摇头,一手撑着身体轻跳下床榻,来到妲己身前注视着她那双有些躲闪的美丽眼睛。:“原本只是想要看看那敢与频频和我作对的有苏氏后裔如何,但是现在……”

    “……大王见我有何感想?”

    薄唇微动间,抬头仰视陈翔的妲己心中突然有些慌乱。

    打断对方话语的她记起了自己现在的身份,也记起了自己现在所在的地方。

    想着以前父母无意间让她看到的某些事情……

    在莫名其妙的期待之余,妲己却是有些怕了。

    “美,很美,非常美。”脸上仍旧微笑着,陈翔此刻的眼中却无疑是在演绎着什么叫做霸道。

    就像之前那位前后判若两人的虎袄美人那样伸出右手食指挑起妲己白滑如玉的下巴,口中夸赞着,他的另一只手却是在妲己浮出水雾的双目注视中向下摸去。

    然后,两人皆是面色一变!

    只因为,两人皆是触碰到了对方的手。

    ……

    “余见孤,为何带剑?”用剑尖为面前的美人在脖颈处点缀出一朵妖艳的血色梅花,直接从对方手中夺过那把藏于床榻之间的剑刃的陈翔,发问时,英俊的脸上仍旧淡笑着。

    对于现在这种突如其来的展开,他显然并不讨厌。

    “若妾身说携剑只为助兴,大王您会相信吗?”依靠着身后那好似浑然一体的红木床榻,眼含哀伤、身若无骨的妲己侧着身子,忍痛回道。

    “是么?”陈翔眼中闪烁起一丝玩味,喃喃着,回身一剑就将身旁那用以支撑油灯的实心铜架一分为二的他,再一次注视着此刻俏颜有些发白的妲己。

    “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助兴之剑,需要如此之利?”

    面对陈翔的质询,此时注视着那团在铜柱被斩断后就在坠落处熊熊燃烧,却在闺房地毯中没有一丝扩散之意的油灯残骸的妲己,沉默良久之后,也不管是否会将自己弄伤便用纤手抵开脖颈前的利刃,跪坐着,在床榻上为将剑刃扔到一边的陈翔行了个拜礼。

    “……妾身只希望大王不要迁怒于妾身族人,妲己,会好好伺候大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