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秀女宫 上
    绣女宫中。

    和姜汤脑海中幻想的那些香艳画面完全不同。

    在油灯照耀下,将手中青铜剑刃直刺妲己白皙玉颈的陈翔,眼中仿佛深潭古井般毫无波动……

    时间稍稍倒转。

    之前当陈翔在进入这占地面积不会小于两个足球场大小的绣女宫后,很快就在宫中轻舞的红纱间迷路了。

    不要笑,因为这确实是事实。

    在陈翔的记忆中,尚武的商纣王自从迎娶了姜汤为后,商朝大将军黄飞虎之女黄氏为妃,便再也没有来过这秀女宫中做乐了。

    再加上后宫宫殿几乎数月就是一次的修缮,早已数年未踏足这里一步的他找不到妲己所在的方向才是最正常的。

    而这,其实也正是令殷(yin)商王后姜汤最为生气的地方。

    如果是往日,纣王要去秀女宫她非但绝对不会生气,相反,她还会一边怂恿一边推波助澜。

    毕竟,或许是因为血脉和体质双方都不差的原因吧,姜汤即便接受着纣王日日夜夜的宠爱,也因为强大的血脉没有丝毫怀孕的迹象。

    虽然这个时代并没有什么不育便是恶妇的说法,但是难以为自己的爱人繁衍后代,却是让喜欢小孩子的姜王后比其他任何人都要自责。

    可是,也正因为这样,陈翔在这段因为纠结而“冷落”了姜汤大半个月的时间里来这秀女宫却是让她更加心痛。

    就像之前她在心中自语的那样。

    不论陈翔心中是怎样想的,在下朝后没有选择去见她这个王后,而是直奔以前纣王基本看都不会看一眼的秀女宫……她这后宫之主的颜面基本上就像是被陈翔狠狠踩了两脚一样,在外人的心中已经是颜面扫地了……

    更何况,经历大半个月的冷落,这个时候的她已经不能在肯定她的爱人绝不会移情别恋了。

    回归正题。

    在秀女宫众多红纱缭绕中迷路的陈翔自然不可能是坐以待毙。

    虽然有着红纱惑人眼球的原因,但是,作为一介帝王,在自己“家”中“迷路”的事情如果传出去了无疑会贻笑大方,也无疑会影响他对整个商朝的控制力。

    这,对他来说是绝不允许的!

    所以,为了在某位史官等的不耐烦之前找到方向,他准备在附近找个人问问路。

    恩,反正在这秀女宫中也没有人敢把他的糗事当成笑谈说出去。

    这样想着,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青衫背影的陈翔狠狠摇了摇头。

    然后。

    踩着地上柔软的红色毛毯,顺着在各处宫殿都有的,为了驱散黑暗和取暖,不论白天还是黑夜都会点燃的烛火一路找了下去。

    他不敢多想,只因为他怕他真的会模模糊糊的把那人忘却。

    走着走着。

    很快,陈翔便来到了他进入这秀女宫后所遇见的第一扇房门前,只是,当他伸手轻轻敲响这扇内里灯火通明的雕花木门时,里面却是毫无反应。

    “怎么回事?”

    陈翔心中一愣,一突,然后,直接推开面前这扇木门的他却是在稍稍沉默之后自嘲一笑。

    被纣王记忆诱导着先入为主的他,早就忘记了这次他来这秀女宫不过是临时起意,再加上历代商王在平时也都没有携着一群人壮声势的习惯,几年前也不乏在这秀女宫中左拥右抱的“陈翔”,此时竟然感到了一丝寂寞……

    还真是好笑啊!

    人,就是一种总是会犯贱的动物。

    坏的时候渴望好的,可好的时候又渴望坏的……难以被抑制的贪婪啊,何时你才会让人步入深渊?

    心中叹息着,也笑够了,轻轻摇头的陈翔关上门,便沿着灯火和墙壁继续走。

    又是几间空屋子后,已经从秀女宫中无处不在的红纱上联想到鬼物的陈翔总算是见到了活人。

    虽然那人身后跟随的仆从骂骂咧咧的,但,被几个仆从簇拥在中间的那人单论长相却也是着实不差。

    “小姐,他们实在是太过分了,那妲己不过区区一叛臣之女,为什么能够在新进之时就住在里层,就连桌椅饰物也都比您的华贵……”

    气呼呼的说着,比普通人稍好一些的面容更是气鼓鼓的,好像就是陈翔之前听到的叫骂声的主人正在为自家小姐鸣不平。

    只是,她那主人却明显不想让她再说下去了。

    “落珠,算了,别说了!”

    暗中拽了拽自家侍女的衣袖,被几位侍女簇拥在中间的乐氏轻轻摇了摇头。

    她明白自家侍女这些话都是为了自己好,可是,同样也明白对方性情的她真的害怕对方说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话来,让她们都受到牵连。

    在这后宫之中,除了那位从血脉到容颜都站立在的姜王后和那位有大将军做后台,本身又不怎么争宠的黄妃,可谓是沉沉浮浮随波逐流,少有能够长久之人……

    而这样一想,这位刚刚被妲己容颜狠狠打击了一下自信心的美丽女人心中多少也轻松了下来。

    不论你美貌如何,在这大王不入秀女宫的时候,你终究不过是一具还未腐坏的红粉骷髅。

    在远处默默的听着,也默默的看着,目视这队主仆慢慢远去的陈翔此刻也总算是找到了前进的方向。

    “原来都去妲己那里了么,怪不得孤接连敲响数间房屋都见不到一个人影。”

    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一巴,自语着的陈翔倒也没有对这群秀女互相串门的举动产生什么想法,在他不在的时候与姐妹聊天排解心中孤独与苦闷,其实也是一种用以消除争斗很不错的方法……

    不过,现在可不是想这种事情的时候啊!

    狠狠摇了摇头,将脑中越想越歪的那个念头甩出脑海,陈翔无奈苦笑了几声。

    他那不看时间和场合就爱胡思乱想的老毛病又犯了。

    再一次迈开脚步。

    以陈翔现在的脚力,沿着那队主仆来时的方向走着,仍旧是没有花费多少时间便来到了自己的目的地。

    而出现在他视线中的那些,身材或丰满或纤巧的宫中绣女也证实了他心中的猜测。

    可是,这里发生的事情却是让陈翔有些愕然。

    “小家伙,你就从了我们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