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姜汤 下
    丝毫不知道自己的后宫中正有一位身份奇特的小家伙,在用诋毁和埋怨自己的方式来让自己的王后开心。

    对自己现在的定位在此时还稍稍有些模糊的陈翔,在迟疑之后,终究还是选择顺着脚下宽约两米的青砖石路向着后宫群西侧那座新进女眷所居住的宫殿走去。

    ——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怎样去面对那位深爱着商纣王的美人的他再一次选择了逃避。

    与这具身躯合为一体并以回马灯的方式阅览完纣王记忆的陈翔放不下姜王后,但是,他的心中更是不想要背叛那个人。

    虽然,不论是在现实还是她的心中,他都确实已经背叛了……

    确定方向后便大步流星的走着。和在情感上表现出来的优柔寡断不同,已经做出了决定的陈翔不再有丝毫犹豫。

    而很快,在身后那随身宫人一声又一声“大王您慢点,奴婢跟不上啦~”的尖细呼喊声中,走过一片片华美园林和湖泊小亭的陈翔也来到了自己的目标之前。

    秀女宫。

    一个和后世相差无几的名字。

    虽然不如那作为商朝朝议地点的帝宫,和作为商王后寝宫的后台华丽精致。

    可是,单以雄伟来说,承袭了洪荒建筑一惯风格的它,比起之前那两座专门为一人服务的宫殿却也没有暴露出太多的逊色。

    “该说,真不亏是洪荒么……”

    一如之前一路上那样挥退了秀女宫门前,那几个前来行礼的宫女和女官。

    看着面前这座砖红瓦更红,檐角鎏金,在轻风中好似凰鸟展翅般艳丽的宫殿。

    自语着,格开秀女宫中遍布的淡红色薄纱。

    心中忽然有些期待感涌现的陈翔,无视掉他身后那位如影随形,却仅仅只是无声注视着他的黑衣史官,在走上秀女宫宽大的大理石台阶之后,便径直踏入了那条在红纱遮盖下仿佛没有尽头的通道。

    ——希望,妲己真的不会让我失望吧。

    只是,心中这样想着,却没有丝毫回头意愿的陈翔根本不可能发现。

    当他那身穿长及脚腕地黑色玄鸟袍服的高大身影,在史官耐人寻味的眼神注视下消失在秀女宫内那条红色薄纱随风起舞的通道之中后不久。

    自觉停步在秀女宫绘有朱红璃龙的门柱前等候的那位黑衣史官,右手那支不断在左手古书上记录着什么的黑色竹笔却是在“咔嚓”一声脆响后,断了。

    而他随之低下的脸庞也让人看不清他此刻有着什么样的面容。

    “呼,呼,大王,您,您,您这是在干什么啊!!刚下朝就来秀女宫…王后娘娘那边您让奴婢怎么交代才好啊~”

    喘着粗(?)气,被陈翔落下的那个贴身宫人,此时也总算是用一步快一步慢的小跑赶了过来。

    然而,看着站在秀女宫门前的黑衣史官那在宫门纱幕映衬下显得孤零零的身形,在半路上就感觉事情有些不妙的他却是只能单手叉腰“哀嚎”了起来。

    这下子,事情可就真的有些不妙了!

    不过还好,幸亏他事先早有准备,事情闹得再大……也应该不会砸到他头上吧……

    想着,将惧怕深深埋入心中的这宫人,再一次甩开嗓子,悲鸣了起来。

    ……

    “是么,大王去秀女宫了啊……”

    仍旧是那座在后宫群落中最为奢华和宏伟,内饰多为青色,仿佛青鸾盘卧一般的宫殿。

    坐在宫殿外围甬道中那架散发出莹莹宝光的白玉座椅上。

    隔着雕龙画凤的大理石护栏。

    一头乌黑秀发被身后两位穿金戴玉的贴身侍女精心打理着的姜汤面无表情的做出了回应。

    听着肩上鸟儿那满是怨气的鸣叫,看着护栏外那环绕宫殿一圈,艳丽无比的花儿和翠柳。话语和目光中都没有产生一丝波澜的她仿佛真的不在乎这件事情一样。

    可是,听着她这平淡的声音。

    那位跪倒在她们三人身后的平凡宫女脸上却是一片煞白。把额头低下的窈窕身姿更是一颤一颤的。

    作为一个没有多少依靠,仅仅只是为了十几块能够养活家人的贝币就只身把自己卖入王宫之中的卑微侍女。

    从进宫后一次次危机中学到的、察言观色的本事,让她知道现在被自己跪拜的那人,平淡的声音中到底隐藏了多少愤怒……

    也怪不得。

    之前沈公公选人将大王去向通报王后娘娘时,那些“贴心姐姐”们纷纷推让着,把这个可以在王后面前显眼的大好机会让给了她。

    这样想着。

    她心中有些想哭,但,她心中又有些想笑。

    只因为在见面之前,她和她那些好姐妹们一样害怕被怒火中烧的王后迁怒。

    就像她小时候所见过的,那个仅仅因为传言和家中小姐有染就被大户人家活生生打死的奴籍少年。即便是现在她还都记得,那少年喊冤喊到发不出一点声音、和围观人群看着他那骨肉都被打烂后还纷纷叫好的样子!

    所以,她想哭。

    可是,在见面之后。即便没有见到正脸,但仅仅是从初见时那从姜汤娇躯上散发出来的柔和气质,就足以让她发觉了姜王后,这位之前她并没有见过几次的主人那些流传在外的贤名和善名都应该都是真的。

    这次看似危险无比的任务也将成为她摆脱现在这卑微身份的大好机会。

    所以,她心中想笑。

    而就像她心中所想的那样,在一阵低气压和沉默之后,再次开口的姜汤并没有要迁怒她的心思。

    “风儿啊,你说,吾这是做错什么了么?”

    清脆悦耳的声音从薄唇中传出,就好像是真的融入了清风中一样。

    一头秀发已经被身后侍女用红宝石凰簪巧妙梳理出一个简化凤冠的姜汤,站起身,任由冷风吹起自己青白相间的衣袖。微微泛起一丝丝红色的乌黑双眸直直注视着后宫群落中秀女宫所在的西方。

    “半月有余不与吾相见也就罢了,在下朝后便直直去那秀女宫……大王,您这是想要把吾这个王后置于何地?把炎之后裔置于何地?”

    说着,她的心中仿佛痉挛般一阵阵抽疼。

    哪怕您不在乎这些。

    吾,也姑且还是一个女人。

    吾,也是会嫉妒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