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姜汤 上
    心中感叹着,将脑海中浮现的那些,关于自己和这个国家的属性数值扔到一旁。陈翔却是不怎么想要和闻仲谈下去了。

    如果不是知道作为封神战争两极之一的商朝是不可能被更换的,说不定他还真的会再一次遵从闻仲,去祭拜一下那位被商纣王帝辛写诗羞辱了的女娲娘娘。

    但是,世事没有如果!

    因为某些原因曾经反复阅读过封神榜不下三次的陈翔,很清楚这个世界接下来的走向,也很清楚商朝那必定会消失的命运。

    面对四位圣人联手定下的结果,即便是大神女娲站在了商朝的阵营上又能如何?

    他可不相信只要女娲拖住一位圣人,通天教主的诛仙大阵就真的能够如同传说中那样打败那剩下的三位。

    在没有能力改变封神战争的结局之前,他可不想让自己那先知先觉的优势都消失殆尽。

    所以。

    “除闻太师所提之事,诸位爱卿还有什么要事汇报吗?”此刻,陈翔眼中满满都是不耐烦的神色,只是,这却是他对心中杂乱思绪的一种伪装。

    “……”一阵沉默。

    在青铜小钟那清脆的摇摆声中,光可鉴人的大殿上,众人大多都在左顾右盼。

    显然,看到坐在黑石王座上的陈翔那有些难看的神色。

    最低也是人精级别的殿内众人中即便真的有人有话要说,现在也只敢烂在肚子里。

    多少也有点自知之明的他们知道,他们可不是闻仲!能够在数次惹怒商王之后依旧还能够位极人臣。

    “没有人有事禀报了么,那诸位就退了吧。”

    等待了一阵,在沉默声中陈翔得到了自己预料中的那个结果。

    面上一阵放松,心中又一阵冷笑之后,看起来心情要比刚才好上不少的他挥挥手,宣布了这一次朝议的结束。

    虽然闻太师的脸上还是有些不甘心,在和周围那些臣子们动作一致的做了一个退朝大礼后,双手一拱的他似乎还想说些什么。

    但是话语刚到嘴边,对他的认识已经不比纣王帝辛差多少的陈翔直接打断了他。

    “闻太师,你的事情午后我们书房中再聊吧。”

    说完,走下黑石王座的陈翔没有停顿,在另一个小太监和一史官的陪同下,径直向着脚下这座大殿后面的后宫走去。

    他实在是不想再听这位在后世名声极大的老者的唠叨了。

    “臣…遵命。”

    看着陈翔黑色的身形逐渐消失不见,心中多少安定的了一些的闻仲再次向着他的大王行了一次君臣之礼。

    他明白对方话语中的含义,也明白人皇的尊严不可辱没。

    而后,直起身正准备去那御书房中提前等待商王的他,却是被从大殿左侧走出的一个英姿挺拔之人给叫住了。

    这人对闻仲抱拳一礼,直言不讳。

    “太师,既然您最近一直都在督促大王去女娲庙请罪,那北海战事如今是否已经稳定?”

    ……

    走过由汉白玉铸造的坚实内墙,踩在那由一块块青瓷砖石铺就而成的后宫道路上。

    将身后某位史官无视掉的陈翔一出大殿便大步奔走着,直到来到了一处三岔路口,他的脚步才在一僵之后慢慢停下。

    “呼呼,大王,您走太快了~”

    喘着粗气,声音依旧尖细,刚才因为在路旁凉亭中好像看到什么东西一闪即逝,而不由停下脚步眨眼确认了一会儿的那个贴身宫人实在是被吓坏了。

    虽然就连某些外族都知道现今的商王是多么武勇,可是,万一陈翔真的不小心磕碰到了,那他这个“贴身宫人”根本不可能逃脱干系。

    “孤走快点就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无语的看了看自己那贴身宫人头上冒出的冷汗,身形迟疑不定的陈翔止住心思,低声呵斥着对方。

    不过,他倒也不是真的为了这种小事就生气。

    目光将道路两旁的美丽花草都收入眼中的陈翔只是有些为难,他到底要不要去见见那位纣王的王后呢?

    ……

    “哎,大王又没有来啊~”

    当陈翔停下脚步的时候。

    仿佛心有灵犀一般。

    在这后宫宫殿群最为奢华的那座华美宫殿之中,一位坐在紫檀桌椅之间品茗茶韵的华美妇人轻轻叹了口气。

    她有着一副略带哀伤的美丽容颜,她穿着一件略显保守却能衬托出她那丰满身材的青纱薄衣。

    她被鹅黄色的腰带轻束住纤弱的腰肢,在她右肩上驻留的一只可爱幼鸟更是彰显着她浓烈的母性。

    只是,这些都比不过她那黑宝石般的美丽眼瞳,她那在发丝遮挡下如秋水般荡漾的双眸好似真的能够看破世间一切。

    她,就是当代商王的王后,商朝当今的国母,姜氏东伯侯姜文焕之女,姜汤!

    “叽叽喳喳……”

    似乎,是感受到了自己身下这人心中的哀伤,那只刚刚还在姜汤香肩上舒展翅膀整理羽翼的白色鸟雀低下头,发出了一阵悦耳的轻鸣。

    “噗哈,鸟儿啊鸟儿,你太淘气了。”

    似乎,是听懂了肩上这鸟雀的娇鸣,耳朵微微一痒的姜汤突如其来的开始掩嘴轻笑。

    在散碎阳光下尽显自身魅力的同时,也让侍候在她身旁不远处的那几位年轻宫女有些不明所以。——随着血脉中的力量早已随着祖辈父辈一代代的平凡而没落,这些美貌侍女虽然仍旧难生什么大病,可也根本无法如同初代人族那样,听懂雀鸟等天地生灵的声音。

    只是,在笑过之后,眼中哀伤悄悄褪去的她放下刻有凤舞九天图案的玉石茶盏,却是用空出来的左手食指轻轻点了点鸟雀那精致的头颅。:“诋毁大王的事情以后可不能说!记住了么?!”

    “叽叽喳喳……”

    鸣叫间,这只浑身奶白色的小鸟再一次扑腾起了翅膀,让得它到回复的姜汤无奈摇了摇头。

    而随着这一人鸟于桌椅之间的互动,在这座华美宫殿中等候差遣的那些个年轻侍女们也大都明白了她们的主人到底是在和谁谈话。

    不过,在羡慕之余,很清楚自己身份的她们却也不会有谁想要对姜王后乱嚼舌根。

    那种事情一不小心可真的会死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