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舞台与小丑
    当、当、当、当……

    在一座雄伟繁华,气势恢宏甚至还要更胜唐时洛阳的古老城池之中,一连串身刻甲骨文的青铜小钟在城池偏北的中心处无风自动。

    而随着这仿若荡彻四海的清脆钟鸣。

    在那座雕龙画凤,凭空燃起盏盏琉璃灯火以驱散黑暗的雄伟宫殿之中,却是有一个尖细的声音在两旁群臣的注视下恭声开口了。

    “有苏氏苏护,献女妲己,夜明珠三颗,美玉十三枚,牛羊马匹数千,美女数十以求大王且息那雷霆之怒。”

    “哦?冥顽不灵的有苏氏现在也会觉得夜明珠和美玉要比牛羊的价值更高了?”

    坐在位于宫殿上首那铺盖异兽皮毛的黑石王座上,一个身材魁梧,身高不下八尺的威武身影睁开了他那假寐之中的紫色双眸。

    看着下方那跪俯在地的两人,以及那站在他们身前,拿着一方锦书高声念叨的宫人。

    这位身穿绘有玄鸟展翅图案的黑色锦衣、一头乌黑长发散于脑后肆意飘洒的庞然身影也从半躺中坐正了身体,不顾身旁那两个侍候在黑石王座旁边的宫人变化的脸色,用他那霸道绝伦的声音发出了一句略带趣意的询问。

    “我记得,以往把他打服他可都是把进献的牛羊马匹写在第一位的。”

    “大王明鉴……”

    说话间慢慢低下了头,将手中锦书高举过头顶,向王座处轻轻一拜。这位身穿繁杂内侍服袍的宫人此刻却是一点都不敢像往常那样与那双威严更胜天神的紫瞳对视。

    只因他心中有鬼。

    即便因为某些卑劣的原因这心中之鬼的生灭根本由不得他,可是,这也无法抹消他背叛了属于他的王的事实。

    而那跪倒在他身后,身穿黄色华服,额头紧贴地面的两人更是早就在王座上的那位开口时便瑟瑟发抖了起来。额上细密的汗水在不知不觉间就已经侵湿了一小块宫殿内光可鉴人的白玉地砖。

    他们怕了。

    他们怕了那个不论多少次都将国内反叛与外敌如同他们的父亲那样如同清理灰尘一般轻松扫到一边的人。

    即便,那个传闻中力可倒拽九牛,又可抚梁移柱的英武之人除了扫视之外并没有把目光放在他俩身上一丝一毫。

    “无趣……不过既然有苏氏这次如此诚恳,那,就准了吧,希望,这种错误他不会再有下一次。”

    扫视过整个宫殿,身强体壮又视力极好的帝辛,自然是轻而易举的看到了那张被宫人高举的柔美锦书上有着一些被修改过的痕迹。

    不过,眼中闪过一丝不屑的他却是没有什么追究的想法。

    世人皆逐利这种事,灵魂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他又怎么可能会不懂?

    只是。

    希望那个由九尾妖狐变化的苏妲己真的有传说中那么漂亮吧。

    心中毫无波澜的想着,看着站立在宫殿两旁的那些臣子们,从他开口后瞬间就开始如同唱戏一样变化多端的各种脸色。厌恶之余,紫色重瞳瞳孔微张的陈翔,左手撑着下巴陷入了回忆。

    没错。

    他就是陈翔。

    那个开始了用一生的表演来取悦某些存在的小丑!

    ……

    黑暗,是灵魂看待世间的颜色。

    而光芒,则是生命与灵魂本身的色彩。

    当陈翔在那白粉色的病房中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时,看着守在病床边的美人在娇躯一颤之后那满脸焦急的模样……

    灵魂逐渐升上高空的陈翔也不知道在他心中疯狂蔓延那种感觉到底是什么。

    或许是歉意?

    对自己连一句辛苦了都难以向对方阐述,便逃离世间这片苦海的歉意?

    或许是哀伤?

    对于两人即将永别所产生的悲痛?

    又或者是窃喜?

    对于终于能够逃离这个束缚自己的魔窟,逃离那个让自己失去自由失去所有的女人所产生的喜悦?

    陈翔不知道。

    他也永远都不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将卑劣之心再一次压于心底,看着视野中越来越小的那间病房,除此之外视线中便是一片漆黑和微弱白芒的陈翔只知道,他越升越高了。

    过了不知道多久。

    陈翔也不知道自己升到了多高。

    反正,当他心中对周围的黑暗生起一丝无聊的时候,他就发现了一道彩色的光芒已经悄然来到了他的身旁。

    “你好啊,小丑。”

    这团即便被犬类看到也会自然认为是彩色的光芒发出了声音。

    “小丑?是在说我吗?”

    左右看看了,此刻全身都呈现出半透明状,四肢更是让人难以看清的陈翔在黑暗中开口了。

    “没错没错,没想到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

    围着陈翔转了一圈,彩色光芒的声音似乎有些高兴。:“这样子我们应该会合作的很愉快。”

    “合作?”

    陈翔又问道,不过他的心中若有所思。

    这就是他将要付出的报酬么,当一个表演者可要比他想象中的那些事情好上太多了。

    “嗯嗯,我喜欢爽快直接的好孩子,你之前不是说过要用灵魂来换取那个答案了么。”

    上下滚动着,球形的光芒又好似千变万化一样,内里好像有着什么东西被光芒遮掩的它肯定了陈翔的猜测。

    然后,看着陈翔那仍旧注视着它的双眼,稍稍楞一阵之后它才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你是在问我是谁啊,真是一个小笨蛋,你是小丑,我自然就是那个永远跟在你身后将你经历的一切记录下来的摄像机啦。”

    说完,声音中情绪有些低落的它似乎还撇了撇嘴。

    “嘛,虽然我这个摄像机身上还有着很多能帮助你筑造基石的辅助功能。”

    “……我们接下来要干什么?”

    注视着这团似乎有些怨言的彩色光芒,沉默了一会儿,身处黑暗之中的陈翔直接问道。

    “哎?你先要问这个吗?我还以为你会顺着我的话问一问我身上的辅助功能是什么呢。”

    声音中显露出些许意外,不过这团开始按照某种节奏“蹦跳”起来的彩色光芒却是并没有隐瞒陈翔的意思。

    “出来吧,幸运大转盘!”兴奋的说着,它看向了一旁的黑暗。

    “幸运大转盘?”看着身侧那突然在黑暗之中出现的巨大……通天转盘,眼中浮现震惊之色的陈翔嘴角有些抽搐。

    这种节奏,是要他像某些电视、综艺节目那样来抽奖的意思吗?

    “宾果。”打了一个在这儿应该不可能会出现的响指,不知何时那彩色的光芒便已经化为了一个和陈翔灵魂体差不多大小的光人。

    也没有在意陈翔半透明的双眸中那好似再说你也会读心吗,和你什么时候变成这幅样子的诧异眼神。这位完全不遵守质量守恒的光人指着那竖立在黑暗之中高不见顶的巨大转盘开口解释了起来。

    “为了让身体瘦弱连一个小孩子都不如的你不至于在穿越过后直接死掉,那些观看着你一举一动的存在们给你提供了一个福利。一个,只有你一个穿越者存在的初始世界。”

    “我的任务就是在这些可能成为我初始世界的世界中进行吗?”

    转过身,看着那通天轮盘上三国、春秋、二战、未来世界、又或者是某些知名影视、动漫的名字,向光人发问的陈翔却是丝毫没有怀疑对方能否办到这些的能力。

    反正,不管对方所说是真是假他现在都没有能力反抗这位似乎能够操控灵魂的光人。

    “不不不,之前我就说的很清楚了,你是一个小丑,一个以自身经历来取悦某些存在的小丑,所以,就算是有什么让你完成的任务那也只会是活下来和活得更精彩这两种而已。”

    摇了摇头,也耸了耸肩,似乎还在说完这段话时唏嘘了一声的光人,将右手十指放在似乎是唇边的位置制止了身旁似乎还想再一次开口发问的陈翔。

    它,可还没有说完啊。

    “而且,都说了这个初始世界是个福利,能够让你不至于开局就死掉的福利,你真正要经历的世界可不是这种婴儿的摇篮。”

    “婴儿的摇篮么……”喃喃自语着,抬起自己那相对身躯来说几乎都快要消失的手臂,稍稍低下头看着这双手臂的陈翔已经明白了什么。——失去四肢的成人和那几个月大连爬都爬不动的婴孩又有什么不同呢。

    “是因为现在的我如果直接进入那些世界四肢根本无法使用的原因,才会给我这个福利吧。”

    说着,放下双手的陈翔也不理身旁那位抬起了双臂的光人,他抬起头,仔细查看起了那通天轮盘上所标记的无穷世界。

    当然,他不会傻到用这种根本不可能成功的方式来预测自己将要经历的世界到底是什么。

    毕竟,这通天的轮盘还没有转动过一次,他也没有获得这轮盘活动的规律。

    略过一个又一个陌生的名字,陈翔现在正在回忆脑海中那些,他曾经看过的各种著作所展现的剧情。

    “聪明。”无声的拍了拍手掌,光人刚刚才有些低落的情绪只是瞬间便再一次愉悦了起来——思维跳脱的让人很难跟上它的想法。

    “不过,其实你在之后如果达成了某些条件也一样可以去另外的世界进行旅行,有的同样会通过这里进行抽奖一样的方式来选择,有的会直接让你前往特定的世界。只是,在这次的福利世界之后,你做出的事情以及你引发的各种后果就都需要你自己去承担了。”

    “……什么意思?”转头看着光人,陈翔心中隐隐有些猜测。

    在那无尽的世界之中,那些能够御使时间乃至命运的强大存在又怎么可能会是一个睁眼瞎。

    “没错没错,你猜对了,和你说话果然很简单。”再一次拍起了刚刚放下的手掌,光人更加愉悦的声音中透露出了丝丝兴奋。

    “要不,你就留在这里陪我好了?放心,你身上小丑的义务我只要找个家伙代替一下就好,反正,祂们只是想要打发一下无尽生命之中无聊的时间。而这个世界上想要奇遇的人可是多不胜数的。”

    “不用了,我不喜欢作弊,开始抽选世界吧。”

    看着光人那在彩色光芒下根本无法被发现的眼睛,陈翔摇了摇头。

    他不相信那两位让他已经差不多全部都忘记的存在会留下对方话语中那么大的漏洞。

    毕竟,看透时间这种事情他不相信那两位能够安排他来到这里穿越诸天的存在会做不到。

    可是,既然能够看透时间那么祂们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的让我来表演呢?直接从那时间洪流中观看不就好了吗?

    这样想着,目光已经再一次转向那通天轮盘的陈翔心中就一阵不明所以。

    “被忘记”了很多东西的他,完全猜不到那两位将他送到这里的存在是怎么想的。

    “哎?那还真是可惜啊。”唏嘘着,刚才还性质高昂的彩色光人不止声音,浑身都散发出了一种失落的气息。显然,陈翔的回绝让它很不开心。

    不过,对此它却也没有什么消极罢工的意思。

    反正,这也只是它意图逃出这处牢笼的一次试探而已,相同的试探,不知道存在了多久的它甚至都已经记不清做过多少次了。

    “既然如此,那么就如你所愿。”

    口中说着,转身间便荡清身上那种失落感,开始面向通天轮盘的光人,高举它那浮现出一道道银丝的双手,大声呐喊了起来。

    “转动吧,标注着无限世界的轮盘啊!”

    ……

    “大王?”

    “大王?!”

    “所以,我这算是被坑了么。”

    从回忆中清醒,听着站立在身侧的那名宫人声音从轻到高的轻声提示,此身已是那位名传千古的商纣王的陈翔低声自语着。

    然后,看着下方那位站在大殿上,严肃脸庞以有丝丝老态的威严中年人。

    本来就没有将注意力全部放在回忆上的他,心中对于某光人很多事情都没有说清楚就把他踢到这个危险世界之中而升起的丝丝怨气,顷刻就化为了无奈。

    如果有其他的选择,他真的不想要和现在站在大殿正中的那人对话。

    而恰巧,侍候在黑石王座旁边,隐约听到陈翔口中低语却没有听清楚的那名宫人开口了。

    “什么?”

    因为连声呼唤都没有叫醒“走神”中的纣王而略带焦急的脸上浮现出些许讶异的神色。

    陈翔身旁这名年纪要比那个在读完有苏氏的进贡之后悄然退出这座雄伟宫殿的宫人要年轻太多的小家伙,弯着腰,口中下意识就发出了一声他绝对不应该发出的疑问。

    “你,要为孤分忧吗?”

    将撑脸的手臂放下,稍稍抬头,陈翔看向左侧宫人的眼中浮现了丝丝有趣。——也不知道这个小太监是看出了他心中所想呢,还是真的那么单纯。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竟然以卑贱之身向大王发问……奴婢该死……”脸上转瞬间便是一片煞白,在严谨宫衣下略显消瘦的身躯也在微微颤抖。如果不是现在正在大殿中议事的群臣面前,他还担任着陈翔贴身宫人的指责,想来,这个还来不及起身便把腰弯的更低的小太监绝对不会介意跪下,向着自己的大王磕头认错。

    “……好了,你退下吧。”

    沉默良久,看着视线中的这个小太监那腿都在发抖了还一口一个奴婢该死的模样。

    知道是自己想多了的陈翔,瞄了一眼殿上那人平静但没有丝毫退却的样子,明白对方意志有多坚定的他却是只能开口让这个还算是聪敏但也有点呆的小太监退下了。

    然后,视线集中在殿上那人身上的陈翔坐正身体,英武雄壮的身上懒散之气一扫而空。

    “闻太师,你今日不会又是要我去那女娲庙请罪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