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序章一
    ..,无尽全面战争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

    黑暗的房间之zhong,唯有一丝丝幽蓝色的光芒在这悲痛的声音响起时带来一点光亮。

    在这微弱的明亮之zhong。

    两个身形若影若现的人,围绕着zhong间那散发出奇香,并稳稳摆放着一个玻璃瓶的单脚木质展示架相互直视着对方。

    只是。

    此刻这目光没有一丝分离的两人,却是一人趴着,一人站着。

    “她可是你的妹妹啊!!”

    压抑的愤怒随着怒吼而爆发,趴在地上任四肢一动不动的那人努力仰着头,注视那双美丽绝伦但没有丝毫感情,仿若天女般的黑色双目。陈翔的心,却是几乎在怒吼出口的一瞬间就变得无比冰凉。

    勉强抬头看着那双没有丝毫波动的眼睛。聪慧如他,已经猜到对方的回答了。

    而果不其然。

    注视着陈翔那倒在地上,被她亲手打碎四肢、又肢解了皮下筋脉的残躯。

    心zhong忧伤沉如海浪般汹涌不息的南玄月,悦耳平淡的声音却一如以往。

    “星星,企图得到月亮最为宝贵的东西,你觉得那个时候的月亮还会对那渺小的星星手下留情吗?”

    “可是,她是你的亲妹妹啊……”

    听着这一如心zhong所想的回答。

    陈翔那早就红肿不堪的眼帘zhong,再一次留下了微红的泪水。

    在悲哀的自语zhong,他之前高抬的脑袋重重砸落到了地上。

    想来,如果不是四肢骨骼早已被粉碎,他可能还会用双手在地上抓出十道血痕吧。

    “况且,你不是早就已经把我这个没用的玩具像垃圾一样丢到一边了么……”

    喃喃着,意识逐渐模糊的陈翔,用眼角看着展示架上那个被玻璃瓶彻底封存的美丽容颜,在南玄月那略带焦急的脚步声近身之前便彻底昏死了过去。

    为了见她一面,他已经一个多星期都没有合上一眼了。

    ……

    小时候的陈翔有个梦想。

    他想要成为一个伟大的科学家,创造各种各样的有趣物件来造福世界。

    可是,因为小学第一次考试成绩的极度落后,他的这个梦想也在老师温柔的劝解下改变了。

    他现在仍旧记得老师那时的脸庞,既温柔,又美丽。

    少年时。

    因为初步接触了wang络以及各种儿童剧场的关系,陈翔的梦想已经变成了一个能够保护世界和家人的英雄。

    可是,随着他像这个世界上大多数的普通人那样,发现自己全力打向墙壁的一拳除了难耐的疼痛之外没有任何效果的时候。

    有时会倔强、坚强、但并不愚蠢的他将自己的那些幻想通通藏在了心底。

    青年时。

    相貌不错,更凭借着自己那天生超越常人一筹的体格和运动神经,陈翔在大学篮球队zhong如同蛟龙一般呼风唤雨。更是在那个时候,拥有了自己的第一份爱情。

    成年时。

    因为家境并不算好,所以陈翔很快就被自己的初恋用样貌和体格不能当饭吃的理由含泪提出了分手。

    而正因此,其实早就已经通过假期打工获得了第一批启动资金的陈翔也开始了他那几近完美的第二次恋爱。

    恋爱的对象正是南玄月,那个曾经被他觉得名字有点古怪的校园女神。

    说真的,明明很久之前的大学生活zhong他还狠狠嘲笑过对方的那个称呼。

    可是,当再一次在一个高级餐厅相遇时,已经小有资产的他却是真的被“恰巧”作为相亲对象的闺蜜来拒绝他的对方给震撼到了。

    那一袭偏向保守的美丽红色束腰长裙衬托着她那已经成长到凹凸有致的完美身姿,如同金鱼尾巴一样绫罗翩翩的裙摆让她修长有力的美腿在行走间若影若现。

    再加上那英气、妩媚、温柔都丝毫不缺的美丽脸颊和柔顺飘香的及腰长发……那时候还被对方佩戴了一条蓝宝石项链的晶莹锁骨吸引到的陈翔,可谓是体验到了什么叫做极品美人所带来的羞涩。

    可是,现在想来为什么自己当初的经历都有着那么一丝刻意的感觉呢?

    初恋女友突然的分手。

    ——他那时注意到了她眼zhong那不舍的泪光却在哀伤zhong没有多想。

    相亲的对象突然改变主意。

    ——明明他们之前在电话zhong相谈甚欢的,他也对对方没有丝毫隐瞒。

    可是,如果加上南玄月这个玄天集团的千金的意愿,那么一切就变得很合理了。

    毕竟,也只有她自愿才能让他那么巧合的和她一次次碰面。

    “我,到底有什么好的啊。”

    在这声仿佛蕴含了无尽哀伤的自语声后。

    一幅幅正在播放之zhong的画面随之崩碎。

    而在这瞬间就化为一片空白空间的地方,脚下没有一点影子痕迹的陈翔就像之前被关住的那几十天一样,眼与脸不停的流着泪。

    不过。

    这却也让他明白这里绝对不是现实。

    因为,现实zhong眼部毛细血管已经被哭破一些的他根本不可能流出这么……透明的眼泪。

    时间,仿佛过了很久。

    因为他想了很多很多。

    时间,也仿若只是一瞬。

    因为他根本没有想明白他所想的那些问题。

    只是。

    在他眼泪还在不停流淌的时候,一声天雷轰顶般的怒斥,却是在这片除了白色之外空无一物的空间zhong响起了。

    “身为狱的一员,心灵竟然如此弱小。”

    “虽然只是渡过了区区数十年的人生,但是为了一个低等的生灵就哭成这个样子……若非不能,我真想亲手杀了你!”

    “你,是谁?”

    抬头,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明明刚才还空无余物,只有眼脸带泪的陈翔在默默哭泣的这个白色空间之zhong,不知何时,却是在上方扭曲出了一个圆形的大洞。

    不过,看着大洞对面那形态各异,如妖如鬼却偏偏不似神的两个奇怪家伙。

    眼zhong泪仍不停歇的陈翔,却是没有什么害怕的情绪。

    “你不怕我们?”

    轻而易举的看破了陈翔的心,声音和之前那声雷霆咆哮截然不同的那个存在,好像对陈翔升起了一丝兴趣。

    “是因为你已经知道了这里是你精神空间的关系吗?知道,你在这里不会死的关系?”

    “……”

    沉默着,面对大洞对面那个未知存在所提出的问题。即便仰起头也无法阻止眼泪流出眼眶的陈翔没有回答。

    因为,他想要验证一些事情。

    一些能够让他重获点滴希望的事情。

    “你果然相当聪明,这么快就猜到了我们能够读取你的内心。该说,不愧是祂么。”

    未知存在的声音突然有些惆怅。

    “祂?”

    原本还想继续沉默,在心zhong和对方对话的陈翔出声了。

    他本能觉得这个祂和他之间,绝对有着巨大的联系。

    只是。

    大洞对面那未知存在略带奇妙波动的话语却是让陈翔将这个疑惑深深压在了心底。

    “你确定你要问的是这个问题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