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云想衣裳花想容
    吴名快疯了,龙战天等人却高兴了,先是耶律无情不顾三皇子的面子一番质问吴名,然后耶律妍妍再拿作诗向吴名开刀,他们这时简直幸福死了。

    “哈哈,吴名要倒霉了,鉴赏古诗和作诗岂能一样?

    “就是,神国文明的古诗,我们也收集了不少,能欣赏的人有很多,但能作诗的却凤毛麟角,甚至比异能者都要少,嘿嘿,我真的很想看熊猫被下锅的样子。”

    “对了,听说胡家侄子的马就是被那头熊猫拍死的,话说那头熊猫很是神异,之前在天荡城就杀过人,被单家人吹嘘成什么蚩尤战神的坐骑,还说什么兽人永不为奴……。”

    “麻痹的。”吴名心里暗骂着怒了。

    作诗就作诗,虽然老子真的不会,但老子会抄啊,等老子作出诗来,吓死你们。

    “做什么样的诗?”吴名冷着脸问道。

    “赞美我美貌的诗。”

    “好吧,你听好了。”吴名一边偷偷查阅电脑,一边默默祈祷,希望不要抄到现在已知的古诗。

    其实吴名多虑了,神国文明当时毁灭的很彻底,留存下来的遗物并不多,特别是前世的诗文,一般都在书籍上记载,历经多年,几乎全部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中,只有一些镌刻在石碑、瓷器、铜器等器物上的诗句才有少量存留,而且大多还是通俗易懂的短诗,像《长恨歌》、《青玉案》等比较经典的长诗截至目前一首都没被发现,所以只要吴名能作出诗来,差不多都算的上原创。

    “美女卷珠帘,深坐蹙蛾眉,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

    吴名悄悄打开超级电脑,随随便便就抄了一首诗,恰巧又是李白的《怨情》。

    “不行,你意思是我在马车里哭了?你什么时候见我哭了,我明明是笑了,不行,这首不行,换一首。”耶律妍妍嘴里嚷嚷着,心下却极为震惊,吴名随便几句便将当日的情形刻画的如此生动,果然不愧为才子。

    而此时,周围的各大城主们更加震惊,吴名竟然真的能作出诗来,这首诗他们确实没见过,应该是原创,耶律妍妍也说了,吴名分明是根据实景所做。

    此诗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诗文本身不值得太过精赞,然而片刻之间便作了出来,纵然对吴名有重重看法,众人也不得不服吴名的鬼才。

    远处,三皇子见状也不由暗自点头,吴名能文能武确实是他可以信赖的合作对象,再联想到来梁州郡的任务,他心中的底气也足了一点。

    咸阳核心圈中,一直有传言耶律无情要造反,他来梁州郡已经半个多月了,种种迹象表明,耶律无情即便不会造反,也有尾大不掉之嫌,先不说耶律诸将几年来整顿军务,严肃军纪,战斗力直线飙升,就是他们私自扩建的20000武士都让身为皇子的他感到惴惴不安。

    不过令三皇子矛盾的是,耶律家族太强了不好,太弱了也不好,毕竟梁州郡紧邻野心勃勃的百川帝国,没有强大的武力根本抵御不住百川帝国的压力,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在梁州郡内扶持自己的力量,这才就有了他和吴名的那次见面。

    “只是那次的刺杀是怎么回事?到底谁要自己死?用自己的死换耶律家族的亡?哼,如果帝国现在能动耶律家族,他还用的着来这里?”三皇子陷入了沉思。

    不远处,吴名和耶律妍妍仍在争执。

    “还有完没完,我不就看了你一眼,你怎么能这么欺负我。”吴名怒不可遏。

    “是看了一眼,那你告诉告诉我父亲,你看哪里了?”

    “你到底作不作。”耶律妍妍说着还故意挺了挺胸,威胁之意溢于言表。

    “好,我就再送你一首诗。”

    万般无奈的吴名只好再次皱眉继续吟唱道:“ 云想衣裳花想容。”

    此句一出,所有人心神都是一荡!

    耶律无情举办的诗词鉴赏会是梁州郡最顶级的鉴赏会,围绕更个城主的位置里不乏文学大家,此时就是傻子都能体会到那种极端的美感。

    云想衣裳花想容,这简直太妙了,好美的比喻,好美的意境。吴名清朗的声音传入耶律妍妍耳中,她的心中也是一震,不由凝神肃容,仔细等待下句。

    只见吴名微微邹着眉,踱了几步,做沉思状,随后继续吟道:“秋风拂槛露华浓。”

    此时正值秋季,又是宴会,秋风拂槛,应时应景,众人心中又是一震。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体会诗中意境,于是有人着急的问道,露华浓是什么意思,很快又有人解释,露华浓的意思是牡丹花沾着晶莹的露珠显得更加艳丽动人,此次实际上是以物喻人。

    “原来如此。”

    “真是妙啊!”

    上阕即成,龙战天坐在那儿,微微叹了口气,举起前方的酒杯喝了一大口,闭上了眼睛,他知道今天晚上的算计全成泡影了。

    “若非群玉山头见, 会向瑶台月下逢。”

    当最后两句一出,整个品鉴会场众人瞬间噤若寒蝉!随即却又猛然爆发开来。

    “我知道这个典故,我知道这个典故,群玉指的是山名,意为传说中的仙境。”有老者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大声嚷嚷。

    “我也知道,瑶台指的是神界西王母所住之地。”

    “这首诗的意思是?”

    “你的容貌如此美艳动人,以致白云和牡丹也要为你妆扮,秋风轻拂栏杆,美丽的牡丹花在晶莹的露水中显得更加艳冶,你的美犹如仙女一样,如果不是在群玉仙山见到你,那么也只有在西王母的瑶台才能欣赏你的容颜。”

    “好诗!好诗啊!”

    “我了个去!”

    “天!我听到了什么!”

    “神来之笔!神来之笔啊!”

    “太牛逼了!这首诗简直美翻了!”

    耶律妍妍此时仿佛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眼神之中更是异彩连连:“天啊,这是在说我吗?我真有这么美?真的可以比得上神仙?”

    “这首诗叫什么?”耶律妍妍情不自禁地问道。

    “瑶池仙子。”吴名随便起了一个名字,幸亏没人识破他的抄袭,否则一定会有李白的粉丝跳出来吐他一脸。

    此时的吴名春风得意,并不知道正有一场更大的风暴徐徐降临。

    (故事背景是秋天,故将原诗中的“春”字改为了“秋”字,希望书友们不要被误导。)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