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大才子与大流/氓
    吴名竟然真的一连讲解了十几首诗,此次鉴赏会完全成了他的个人表演。

    最后一首诗是耶律无情至今无法读懂的诗,莫说耶律无情不懂,就是吴名也不熟悉。

    不过吴名并不着急,他不慌不忙偷偷地拿超级电脑扫描花一下,此诗的详情便深入吴名内心。这是屈原的《离骚》,瓷器上只有《离骚》的节选,吴名仅仅对“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两句做了解释便被所有人惊为天人。

    事实上,这首诗并不太难,只是耶律无情等人被诗中的“兮”字误导了,非要把一个语气解释清楚,然后误入歧途。

    最后一首诗解析完毕,此时会场上,那些人潮汹涌骂吴名的声音顿时销声匿迹,就是龙战天和胡东南都识趣地闭上了嘴巴。

    吴名的鉴赏力太凶残,真的没法喷啊!先不说提出难题的三皇子,单看耶律无情那激动的模样,他们要是再敢无理取闹绝对会耶律无情一口唾沫喷死。

    “好、好、好!”耶律无情高兴地又一连说了三个好字,然后才继续说道。

    “吴名果然大才,我耶律无情很少有佩服的人,但今天,我不得不说,我服了。”

    “不错,没令我失望。”三皇子也微笑着点点头,他性情孤傲,平时话极少,今天为吴名已经说了太多的话。

    “三殿下,郡王,那天荡城的事……。”吴名正待往下说,品鉴会上突然闯进来一个女子,顿时将吴名后续的话吓得缩了回去。

    “大美女?”吴名不由惊呼。

    “原来是你这个大流/氓?”耶律妍妍瞪大了杏眼,随即又将一个巴掌甩了过来,幸亏吴名见势不妙,远远地躲开了。

    原来是耶律妍妍听说有大才子为父亲诠释了所有的古诗,她也是爱诗之人,自然对解开诗的大才子心怀好奇,所以兴冲冲地赶了过来,没想到竟然遇到了一肚子坏水,满心龌龊的吴名。

    “你们俩认识?”耶律无情诧异道。

    “不认识。”吴名和耶律妍妍异口同声的说道。

    “那……。”

    “虽然不认识,但我知道他是个大流/氓。”耶律妍妍一脸愤恨,咬牙切齿地说道。

    吴名顿时欲哭无泪,天啊,一失足成千古恨啊!他真的不是流/氓啊!

    “看来你们是有什么误会啊,乖女儿,过来,父亲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来自天荡城的吴名。”

    “什么?他就是吴名,那个将龙战天赶出天荡城的吴名?”耶律妍妍诧异道,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耶律妍妍早就对天荡城的事情有所耳闻,家里价值好几万金的宝物在那里堆放着,她就是想不知道也难。

    耶律家族是个大家族,就像前世的皇亲国戚,多少年来始终高高在上,因为地位超然,所以不少耶律子弟都沾染了目中无人的坏习惯!

    耶律妍妍,不仅长得如花似玉,貌若天仙,而是还是万中无一的异能者,所以令其更加自傲,转眼间耶律妍妍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但梁州城万千豪雄竟无一能入其法眼,她曾经和耶律无情说过,她将来的男人一定是顶天立地,文武双全的奇男子。

    本来听说天荡城的事情后,她对吴家小子还有点好印象,认为吴名能以100余勇士,抓住机会将龙战天击败,已经有了奇男子的雏形,但她没想到,那个奇男子竟然能和大流/氓重合,这实在太令人恶心了。

    “正是,如假包换。”耶律无情回答了耶律妍妍的疑问。

    “这个王八蛋,亏我还觉得他是个好汉,没想到他竟然是那么无耻下流的人,我真是瞎了眼了。”

    耶律无情越来越疑惑了,耶律妍妍虽然平时骄傲任性,但绝不是胡闹之人,看来吴名确实在某个地方得罪了自己的女儿。

    “妈的,竟然敢欺辱我女儿,你以为老子是龙战天?信不信老子现在就灭了你。”耶律无情心里暗骂,随即脸色也拉了下来。

    “吴名,请给我个完美的解释。”耶律无情冷冷地说道。

    “郡王……。”

    “说,你到底把我的女儿怎么了?如果有一丝隐瞒,小心你的狗头。”

    刚刚耶律无情还对他赞赏有加,仅仅几秒钟便来了个180度大转弯,这让吴名心中很不是滋味,大贵族就是这样,没侵犯他们利益的时候,话说的好听,样子做的漂亮,但一旦损害他们的利益,不会有任何人情可讲。

    哎,实力啊!

    吴名一时转不过这个弯,心中怒火中烧,在天荡城他就被龙天保玩了一次,现在在梁州城又被耶律无情如此对待,当真以为他好欺负?不过旋即他又想到城里的朵朵和花熊,想到以前的悲剧,只好强忍住自己的脾气。

    耶律无情一直在观察吴名,当他注意到吴名犹犹豫豫时顿时心生不满,他以为吴名妄图指望三皇子为其说话,但他耶律无数何许人也,或许小事情上会给三皇子面子,但如果事关他的宝贝女儿,别说是秦家三子,就是秦皇亲自来了,他都不会让妍妍受一点委屈。

    在这一点上,他和吴名实际上是相通的,只不过吴名的逆鳞是朵朵。

    眼看耶律无情就要爆发的时候,耶律妍妍说话了:“父亲,其实不是什么大事,就是他看见我美貌,调侃了我几句。”

    “是吗?吴名。”耶律无情眼神愈发阴冷。

    “是。”吴名艰难地回答,他刚才差点就有了劫持耶律无情的想法。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没什么,但你记住,我耶律无情的女儿,谁都不允许欺负。”

    “我一定牢记。”

    吴名刚刚松了一口气,只听耶律妍妍继续说道:“你不是觉得我美吗?既然你是大才子,惊才艳艳,那么你就为我作诗一首,做的好,我就原谅你。”

    “亲爱的公主殿下,我是一个粗人,并不会作诗。”吴名如实回答道。

    “不会做也行,我也不为难你,听说你有只熊猫叫花熊,嚣张跋扈,任性妄为,如果你不能令我满意,我就炖了它。”

    吴名快疯了,耶律妍妍泼辣也便罢了,怎能还这么重口味,国宝熊猫那么可爱你也吃的下?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