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品鉴会(三)
    半响。

    “哈哈哈,好,好,好啊!”耶律无情并没有因为吴名驳了自己面子而记恨,而是高兴地大笑起来,一连说了三个好字。

    “解得好,我今天才知道此诗竟然有如此背景,吴名果然大才。”

    “来,你再帮我看看这一句。”随即耶律无情又拿起一个铜器递给了吴名,上面也有一首古诗。

    耶律无情虽然以武起家,是一个纯正的武夫,但实际上他更向往文人的生活,尤其是对神国古诗词非常喜爱,虽然有时理解不了其中的各种意境,但这并不能阻挡他对诗词的热情。

    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

    这首诗只有两句,吴名一看便知是魏晋时期陶渊明的诗,这句诗他前世也很喜欢,只是做不到陶渊明的豁达,这才有了跳楼事件。

    “怎么,这首诗解不出来?”耶律无情问道。

    “不是,只是想起了一些心事,有些感触。”

    “那就解上一解,说实话,我觉得你能给我带来惊喜,不要让我失望。”

    吴名无奈,只好对古诗进行了诠释。

    “这句诗字面意思非常好理解,我不再废话,只说下诗人的核心思想,这里的“帝乡”是指仙界,人在那儿长生不老当神仙。诗人认为人无非在求两件事,第一求富贵,第二求长生。这两个心愿我们今天也有,但上天是公平的,让你得到什么,就一定会从你身边拿走另外一些东西。比如说为了金钱你可能要失去悠闲,丧失一些尊严,甚至要做一些违心的事情。人人想长生,想成仙,诗人却早看得明白,天下真有仙境吗?我们今生真可以羽化成仙吗?这是在劝人不要有执念,顺其自然。

    吴名又是一番高论,真正镇住了所有人,谁也想不到,一句古诗竟然能延伸出这么多意思,就是耶律无情都对吴名说的一席话若有所思。

    “靠,这也太牛逼了吧?”

    “龙战天输在此子手里不冤,此子注定会掀起神国文学的腥风血雨啊!”

    “我儿子要是能有吴名的一半才干我就是现在死也满足了,哎,不说了,不说了,人比人气死人啊!”这是几个对吴名不是非常敌视的城主在窃窃私语,此时他们对吴名的看法渐渐发生了改变。

    龙战天他们了解,虽然龙战天政治上有谋有勇,但在神国文明研究上就是白痴,斗大的字也认识不了一箩筐,与吴名在诗词上的造诣自然差的极远。

    “这人是谁?怎么耶律郡王和他笑的狮子似的。”

    “你是刚来的吧,不知道刚才的事儿?这人叫吴名,天荡城的,堪称大才啊!”

    “据说他把龙战天打了,前几天又把胡家胡红中打了,真是个猛人啊,不过真是解气,这帮贵族成天骑在我们头上拉屎撒尿,活该吴名收拾他们。”这是路过的几个小厮奴才在偷偷地评论吴名,还好,并不是所有人都看不上吴名。

    “狗屁,哪里牛逼了?我看他是在无病呻吟,哗众取宠,什么叫帝乡不可期,大家别忘记异能者的存在,异能者可是堪比天神的人物,怎么就帝乡不可期了?”这是龙战天在怒喝,他绝不允许吴名在梁州城也站住脚,而且他早就听儿子说过,吴名只是个奴隶出身的无名之辈,怎么可能拥有这样的学识?

    “我觉得也是,有志者,事竟成,吴名解释的太悲观了,简直一塌糊涂,狗屁不通!”这是胡东南。

    “我也赞同龙城主、胡城主的意思,吴名这完全是在胡言乱语,据我所知强大的异能者甚至可以飞行,假以时日成仙成神又有什么难的。”云家云烨也向吴名发难,看来这三个人和吴名确实是杠上了。

    “我靠!”吴名不由暗骂,龙战天哪里请来的这么多逗比,睁着眼睛说瞎话吴名算是服了。

    吴名正待反驳,这时一直不言不语的三皇子挥挥手,示意大家停下,他的面子没人敢不给,赶紧都停止了谩骂。

    “吴名,你夺了龙战天的天荡城,看来大家对你的意见很大,按理说我不该过问此事,不过我欣赏你的才干,再加上神文会你出手相助,我内心还是感谢你的……如果你能把这些诗全部鉴赏出来,我就和耶律郡王说道说道,帮你化解与龙战天、胡东南的矛盾……如果你鉴赏不出来,那么不好意思,我真龙帝国容不下谋权篡位者。”

    三皇子一语惊人,别人不了解内情,但耶律无情了解呀,前几天他已经对吴名做了承诺,三皇子今天旧事重提意欲何为?要知道他的许诺和三皇子的许诺完全是两个层次啊,吴名解不出来还好,一旦解出来岂不是赋予了吴名的正统地位?以后他要动吴名都难上加难了。

    “挖人?哼,早干嘛去了?救了你都没有表示,看到有才想起了拉拢……重文轻武到这个地步,活该架空你们……。”耶律无情心中已然开始盘算如何挑拨离间,却不知三皇子早与吴名取得了联系。

    龙战天和胡东南也想说些什么,但看到三皇子略显冷漠的脸,只好将要说的话憋了回去。三皇子说了,如果吴名鉴赏不出来,一样会收拾吴名,虽然他们心里隐隐觉得不安,但他们认为吴名不可能知道所有古诗,所以他们的胜算还是很大的,实际上三皇子在偏袒他们。

    吴名发觉自己今天风头太劲,本想低调做人,没想到三皇子居然给他出了这么一个难题,虽然不知道三皇子的想法,但按照之前的协定,他必须的全力配合三皇子,才能赢得三皇子的支持。

    “笑话,天下还有我吴名鉴赏不了的古诗?”吴名心里嘀咕着,悄悄摸了下手腕上的超级电脑点点头,算是同意下来。

    随后吴名拿起了第一件铜器,铜器上面刻有一首简短的古诗。

    “远看山有色,近听水无声。春去花还在,人来鸟不惊。”吴名吟唱这古诗,声音抑扬顿挫,颇有一些美感。

    “这首诗叫《画》,描绘的也是一幅画,通俗易懂,不需过多解释。”

    “原来这是描写画啊,怪不得我读得懂它,却不明白它的意思,原来如此。”耶律无情感慨着,这个铜器由于锈蚀,上面少了一个字,而这个字正是这首诗的题目,现在听吴名说是《画》,他这才恍然大悟。

    耶律无情犹在深思,只听吴名已经分析起了另一首诗。

    “这是神国唐朝时期白居易的一首诗,诗名《草》,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首诗歌颂了一种不屈不挠的精神,它告诉我们,生命虽然短暂,但我们要像烧不死的草一样积极向上,努力奋斗。

    …………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