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品鉴会(二)
    耶律无情话音刚落,就有一队婢女用托盘端着一件件宝物上了宴会,婢女小心翼翼地将托盘放在宴会中心的石桌上,然后轻轻掀去红布,露出了托盘里一件件精致的瓷器或铜器。

    瓷器和铜器再精美价值也有限,并不值得财大气粗的耶律无情称之为宝物,难得的是,这些瓷器和铜器上面刻有文字,这些文字正是各类诗文。

    “靠,上面都有神文。”有城主惊呼。

    “神文算什么,又不是没见过,这宝物珍贵之处在于上面的诗文……。”

    “啧啧啧,万中无一啊!”

    “耶律郡王不愧是十城之主,我活了大半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如此多的宝物……。”

    这些城主显然是懂货之人,眼见十几件宝物一一展露真容顿时显得有些目瞪口呆,就连讽刺吴名都顾不上了,也不知道是真情表露还是在怕耶律无情的马屁。

    意识到这些宝物真的值钱后,吴名不由后悔,上次送狼王的瓷器没仔细看,也不知道上面有没有诗文,有的话可是亏大了,如果卖给耶律无情肯定能大赚一笔。

    宝物上场后,品鉴会的气氛突然融洽起来,众人开始鉴赏第一首古诗——《将进酒》。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

    五花马,千金裘,

    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诸位看看,‘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这一句是我最喜欢的诗,也是诗中最最精华的一句。”此诗喝酒喝出了极高的境界,正是我等楷模,喝酒就该这样喝,钱算什么,宝物算什么,就像古诗说的,只有喝酒的才能留下千古美名,来,让我们共饮此杯。”耶律无情哈哈大笑着,举起了酒杯。

    众人也附和着举起酒杯,纷纷赞赏道:“郡王说的甚是,郡王博学多才。”

    更几个城主为了讨好耶律无情,完全没有底线,拍马屁怎么合适就怎么拍,吴名不信,这么多人,会都认为那一句是诗中最精华的东西。

    吴名举起酒杯,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然后一饮而尽。

    “什么破酒,酸的马尿似的。”吴名心里暗骂,前世他本就不会溜须拍马,来到后世,一路也算顺风顺水,还不至于拍马屁,所以此时本性暴露,倒显得不合时宜,立刻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

    “吴名你摇什么头,怎么,难道耶律郡王说的不对?”胡东南故意说道。

    “就是,早就听说你对神国文明了解颇深,难道你对无情郡王的解释有异议?”旁边的龙战天也开始向吴名发动攻势,憋了这么久不说话,龙战天确实够隐忍。

    “没有!”吴名说道。

    “郡王,我认为吴名肯定有不凡见解,否则也不会如此无理,不妨让吴名说道说道?”众人挑拨道,他们抓住机会落井下石,希望耶律无情最好能收拾掉吴名以儆效尤。

    “吴名,我说的真有问题?你给我讲讲,说的有道理,我重重有赏……。”耶律无情也看向了吴名。

    “我真的没异议。”

    “不要小家子气嘛,有什么说什么便是,耶律郡王可是大气之人。”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吴名不用扭头,就已知道是三皇子来了,本来吴名还好奇,这么大的盛会皇子怎么没来,没想到他居然在这时候来了。

    众城主也认出了三皇子,连忙笑着起身:“三皇子好。”

    这时耶律无情已经亲热地挽起了三皇子的手,摆出了几分热络且豪迈的态度:“哈哈,谢谢三皇子缪赞,快快里面请。”

    “吴名,既然三皇子都放话了,你就不要藏着掖着了,我可是听说你对神文研究颇深。”

    吴名知道此时自己必须有所表示了,于是他缓缓站了起来,谦虚地笑了笑说道:“既然耶律郡王有令,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然后吴名故作深沉的深思半晌,久久不语。

    “哈哈,这下有好戏看了,吴名以为他是谁啊,新晋的小小贵族也能体悟这么深奥的神国古诗?”

    “就是,说不出所以然的话,看郡王怎么收拾他。”

    “以为自己认识几个神国文字便不知天高地厚,不知死活的东西。”

    就在所有人认为吴名即将倒霉的时候,吴名发声了。

    “这首诗郡王说的没什么问题,只是稍微有点不妥。”

    “果然不知死活,竟然真敢对郡王大人横加评判,他以为他是谁?”

    “找死也不挑好日子啊!”

    人嘴两张皮,咋说咋有理,吴名算是服了。

    吴名不理众人的非议,继续说道:“实际上在《将进酒》这首诗中‘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名气最大,影响也最广,意思是每个人只要生下来就必有用处,黄金千两一挥而尽还能够再来。这首诗有一个背景,诗人当时政治上受到打击和排挤,找不到出路,心中充满悲愤和苦恼,常借酒浇愁,发泄心中的积郁,表现对现实的不满。”

    “这两句中,前句表现了诗人对自己才能的高度自信,并非大言不惭,而是积极进取精神的自然流露,是为壮志;后句显示为了实现抱负,广结有识之士,为朋友慷慨解囊,轻财仗义,挥金如土,是为豪情。在豪迈旷达气概下,透露“抱用世之才而不遇合”的悲慨,气势雄浑,感情奔放,故渐渐成为后世传诵之千古名句。”

    “而‘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这一句,虽然诗人将愤懑情绪升华到极高程度,一语千钧,气度豪纵,但比起上一句还是少了一些霸气。”

    吴名一番高谈阔论,顿时震惊了所有人,打压了所有人的质疑和不屑,尽管龙战天、胡东南之流脸色仍努力维持着笑容,但已是瞬间变了颜色。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