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请柬
    城主府内。

    龙战天正悠然地坐在房中喝着茶,偶尔还夹起一块小巧的点心,这点心是他安排人从梁州郡城耶律家族学来的,甜而不腻,酥软脆滑,堪称美味。

    突然,一个武士匆匆忙忙走了进来,神色颇为紧张。

    “城主大人,孙家打输了,还闹出了人命!”

    “输了?”

    “可是那孙猴儿放水?”龙战天霍地站了起来,有些不敢置信。

    “没有放水,孙猴子连一个回合也没有撑住,就被吴名废掉了!”

    “废掉了?”

    “对,属下不敢隐瞒,孙猴子双臂骨折,以后怕是废人一个了。”想起吴名那藐视生命,若有若无的笑容,武士心里仍旧胆寒。

    “怎么可能这样?”龙战天几乎不敢相信这是事实,孙猴子的实力他还是了解的,在整个天荡城都排的上号,怎么可能败得如此惨烈?

    ………………

    孙家!

    族长孙手难“啪”地将手中的玉石手把件摔的粉碎,这个把件价值不菲,是老头的心爱之物,可见孙手难心中的滔天怒火。

    焦躁地来回走了数十圈,孙手难才将视线转在变为残废的孙猴子身上。

    孙猴子是他最喜欢的孙子,虽然残废,但念在其多年为家族做的贡献,他也不忍太多责备,他心中其实更多的是惋惜,家族最出色的汉子就这么被废了,以后抗衡龙家再也没机会了。

    也罢,以后索性就做龙家的狗吧!

    稳定下心绪,孙手难心疼地向孙猴子问道:“吴名真有那么厉害?”

    “的确,孙儿在他手下走不了一回合,其力大无比,孙儿输得不冤。”孙猴子咬着牙说道,没有为自己的失败找借口,确实算是一条汉子!

    “不冤个屁!”孙手难一听这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龙家是你老祖啊你那么听话,龙家让你吃屎你也去?试探吴家他家不会去?你个大傻子啊!”孙手难痛心疾首的大骂。

    “族长,孙儿错了……。”

    “孙儿只求族长能给孙儿报仇。”

    “仇得报,但不是现在!”

    孙手难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们孙家在天荡城凭什么立足?凭的是实力,如果没有了实力,不用等他人动手,我们自己便分裂了。按你所说,吴名战力惊人,不可小觑,更何况他还有100武士,即使动用我们暗中的力量,胜负仍在五五之数,万一两败俱伤,高兴的是龙家,正好将我们一口吞下,所以孙儿你一定明白族长的难处。”

    “孙儿明白!”孙猴子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

    奴隶市场的斗殴,引起了天荡城所有大家族的注意,有头有脸的贵族都在谈论那场惊心动魄的斗殴。

    李家一阵后怕,如果他们哪怕再软弱一点点,损兵折将的就该是李家了。

    尤其是李庆安,更是吓出了一身冷汗。

    赵家家主赵得柱详细地听着眼线的汇报,狭长的眼睛迷成了一条缝,半天没动静,也不知在想着什么。许久之后他才命人叫来早就内定的接班人——赵无极,随后爷俩在密室里一直呆到很晚。

    钱家家主钱不缺则在感慨:“真是英雄不问出处,单家的这个武士不简单啊。”

    事情暂时告一段落。

    吴名回到家里后,把疤子和老单骂的狗血淋头:“早就告诉你们,没事不要出去嘚瑟,有点逼钱就不知天高地厚了,活该挨打。”

    疤子和老单自知理亏也不反驳,只是一味地讪笑着,曾几何时,吴名在他们心里还是小兄弟,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已经明白,吴名绝非池鱼之物,所以不再敢将吴名当小辈看,挨了骂也只能忍着。

    他们觉得吴名说过的一句话非常有道理,学无先后,达者为师,吴名既然有能力,那就让其去闯,只要这份兄弟情谊在,他们就不会吃亏。

    不过骂归骂,该商量的事情还得商量,龙家步步紧逼,吴名不得不加快实力扩充。

    吴名让疤子去找金涛再买100个奴隶,现在吴名已经顾不上违制不违制了,先买到再说,大不了都安排在万科遗迹里全部挖土。

    吴名不是没考虑花10000金币再提升下贵族级别,但想想还是放弃了,一方面他现在没那么多钱,另一方面就算有这么多钱也不能这么干,龙家不可能允许天荡城出现第二个千人级别的大势力。

    目前,增加实力最快的办法就是在装备上下文章。

    三人商议了很久,与其说是商议,实际上大多都是吴名说他们应,应声虫一般,当然吴名也没指望他们能提出什么建设性意见。

    后世人不傻,但眼界还是差现代人太多。

    就在三人商议完,吴名打算送走老单和疤子时,管家朱贵匆匆赶来,低声对吴名说道:“主人,钱家家主请单家主和主人参加宴会,这是请柬。”

    “哦?”吴名心中有些诧异,不久前他就想见见这个大佬却被拒绝了,不想今天居然接到了对方的主动邀请,看来是白天的实力展示引起对方的注意了。

    吴名接过请柬交给了老单,老单苦笑一下又退给了吴名,他知道以钱不缺的德行根本不肯能看得起他,对方只不过是想借着他的手见见吴名而已,而且这个家,他只是名义上的家主,真正说了算的可是吴名,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吴名也不客气,又接过还算精致的请柬,三两下拆开,看了看拗口晦涩的客套话,说道:“今天晚上九点,地点是钱家名下的汇金楼。”

    “上次我们请他他不来,这次却突然请我们,不会有什么阴谋吧?”疤子有些担心地问道。

    “没事,天荡城城不大,你让兄弟们做好备勤就行。”

    “用不用带几个兄弟去?”老单也有些担心,毕竟他们刚刚废掉孙猴子,大家族相互间联系颇深,不排除孙家借钱家手暗算他们的可能。

    “没事。”吴名摇摇头。

    不过,小心使得万年船,在吴名和老单前往汇金楼赴会后,疤子还是做了必要的安排。

    天荡城确实是有些小,吴名和老单步行半个小时便达到汇金楼。

    汇金楼是钱家在天荡城的重要产业,无论占地规模还是豪华程度都不比圣龙酒馆差,只不过圣龙酒馆是摸金校尉的汇集地,而汇金楼是大贵族的销金窟。

    在几名貌美歌姬的带领下,吴名和老单左拐右拐,终于在雾气腾腾的地下浴池中见到了一身浴袍的钱家家主钱不缺。

    “哟?你们也在?”吴名眉头微皱,因为他注意到,浴池中的家主似乎有点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