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练兵
    单家购买的大宅子内,不仅吴名在训练,100奴隶也在训练,不同于吴名,他们练的是前世的队列,因为狼王的事情还需要深入商谈,所以疤子今天没有外出。

    疤子曾经是军伍之人,对练兵之事也算熟悉,但吴名的练兵之法他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据他所知,练兵便是要训练武士们的个人武艺,他以前当兵的时候,长官也是这么训练他的,但现在吴名却要练队列,向左转向右转,向前转向后转,转得人七荤八素,之后又是整齐的齐步走正步走,虽然好看,但有什么用呢?这难道不是在耍猴?

    “吴名,当兵的练这个干什么,站得整齐又不能当饭吃,我们更不是皇家仪仗队,我们要练武技,武技!杀人的武技!”疤子实在看不下去了,挥舞着双臂,激动地冲吴名大嚷大叫,唾沫星子都差点飞到吴名脸上。

    他无法想象,吴名居然打算拿着这样的武士去造反!

    吴名懒得跟他解释,知道说也说不清,只是从嘴里轻轻地吐了一个字,屁!

    神国的练兵纪要,岂是好看那么简单?冷兵器时代,步兵最重要的便是纪律,一声令下,勇往直前,试想在战场上,你武技通天又能怎样,千百杆长枪戳来戳去,千百柄长刀此起彼伏,便是神仙下凡,也给你戳几个透明窟窿,砍你个七零八落。

    队列,首先练的便是纪律,要让武士们形成下意识的反应,上了战场,长官一声令下,便自然做出相应的动作,武技,哼,有武技只是最基本的,但前提是得有纪律。

    练完队列之后是刺杀。

    100奴隶每人一柄长枪,端端正正,纹丝不动,队正一声令下,便是一记惊天动地的枪刺。

    “杀!”

    “杀!”

    “杀!”

    此时,疤子看这些奴隶的眼神才变了,虽然对吴名如此练兵还是不太认可,但奴隶们爆发出的滔天杀意还是让他心中一阵震颤。

    黑武士,本身就是实力强大的武士,稍加训练便是杀人利器。

    “今天加练一个小时,每人赏10个铜币,没意见吧?”吴名对着奴隶们说道。

    “奴才遵令。”奴隶们齐呼。

    奴隶也能拿赏金,这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但在吴家却真真实实的发生了,武技是练给自己的,主人却还给发钱,奴隶们幸福的要死,连身上的酸痛都减轻了不少。

    其实吴名也是迫不得已。

    打造一支精兵,在任何时代都需要花费了数年甚至数十年才能建成,虽然黑武士基础不错,但仍显不足,特别是时间不等人,一个小小的留坝城内,他便有1500多的潜在敌人,将士们没以一当十的本事他绝对会死的很惨,所以只能采用重赏之下出勇夫的方法。

    不仅仅是发赏金,吴名还打算在不远的将来打造一支正规化、职业化的军队,这些奴隶将不再参与各项生产,而是专门训练杀人技巧,到时候他们不仅有赏金,而且还会有薪水。

    很快,又一个小时候训练结束了。

    夕阳慢慢落山,只留下一道道霞光,武士们终于可以停下来享受一天中难得的休闲时光。

    对他们来说,生活是美好的,以前他们是奴隶,衣不遮体,饭不果腹,但现在,他们吃的好,穿的暖,训练后还有小酒。

    酒,照例是不多的,主人自酿的竹叶青不仅芳香醇厚,入口甜绵,而且听说里面添加了十余种名贵中药材,具有活血补血、顺气除烦、消食生津的作用,最适合训练之后喝一小碗。

    于是,武士们一边一口口的啜饮碗里的酒,一边大口大口的吃饭,令他们欣喜的是,饭里还有几片肥腻腻的大肉片。

    “哈哈,有肉。”有勇士惊呼。

    “你碗里几片?”

    “五大片。”

    “我的也是。”

    “前些日子三天才吃一顿肉,现在天天都有肉吃,而且量还加到了五片,我一个奴隶出生的破落户最近长胖了三斤,主人对我们真是没话说……。”奴隶武士一脸唏嘘,几乎感动着流下泪来。

    日子真是美好啊!

    无数奴隶幸福的低吟。

    奴隶们在休息的时候,作为主人的朵朵却在一旁忙活,帮着倒酒,帮着盛饭,虽然奴隶们知道朵朵也是主人买回来的奴隶,但他们却不敢真正把朵朵作为奴隶。

    有谁见过天天钻主人被窝的奴隶?有谁见过被主人祖宗一样伺候的奴隶?

    那可是夫人的待遇!

    所有奴隶心里明镜似的。

    吴名早就告诉朵朵别忙活,她就是不听,朵朵最喜欢陪着吴名看奴隶们训练,也希望像吴名一样,得到无数奴隶的尊敬。

    朵朵在忙碌的时候,花熊乖乖地躺在朵朵跟前,嘴里咬着一根胡萝卜睡着了,最近这货竟然喜欢上了站队列,每天跟着一帮大老爷们训练,短胳膊短腿的样子,为枯燥的训练增添了几分乐趣。

    越是与花熊接触,吴名越是发现它聪明的可怕,智商完全不亚于十几岁的孩子,而且吴名发现,不单是花熊,就是其它动物猛兽也比前世聪明的多,难道这些年在人类普遍退化的情况下,动物反而在进化?吴名不得而知。

    逗了会儿花熊,吴名也开始吃饭。

    饭桌上,疤子凑了过来,略有担心的说道:“借狼王的手干掉龙家武士风险还是太大了。”

    “吴名,你刚来天荡城,有些事情你还不知道,这个狼王比龙战天还要狠啊,他本人也算得上梁州郡有数高手之一,武功不可一世,而且他行事风格嗜血狠辣,双手沾染的鲜血之多,就连帝人也要为之战栗!最重要的是他贪得无厌,这次给他500金,或许下次他就会问你要5000金!”

    “怎么,你怕了?”吴名故意激道。

    “怕?怕什么?我只是提醒你。”

    疤子在一旁仍在絮絮叨叨,吴名却不再理他,琢磨着怎么将奴隶的战力再次提升。

    其实干什么事情没风险?相比那些风险,活着才是最重要的,此时的吴名已经闻到了风雨欲来的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