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钉子
    李庆安告别老单后直奔留坝城,绕了两圈后才小心翼翼地进入龙家一处庄园。

    庄园不大,却很是清幽,布置得动静相宜,步移景易,充分体现了龙家的深厚底蕴。

    进入庄园后,李庆安等了好一会儿才见到了龙家家主龙战天。

    龙战天看上去面容普通,却自有一股出尘气息,看到李庆安后,他仅是淡淡地问了一句:“来啦?”

    李庆安诚惶诚恐地擦擦额头的汗回答道:“幸不辱命,那处墓葬有点古怪。”

    龙战天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道:“说来听听。”

    “现场就像一个大工地,人很多,但真正挖掘的却很少,我怀疑老单给我看的是一处假穴。”

    龙战天微微一笑道:“假穴都看的出来,进步不小啊!好了,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听到龙战天让自己下去,李庆安如蒙大赦,当即转身离开,他可不愿在龙战天那里多呆哪怕一秒钟,龙战天完全就是个喜怒无常的疯子!

    李庆安走后,屋子的另一角,龙飞扬走了出来。

    “父亲,二哥不该卖那个墓葬啊,现在看来墓葬肯定不一般,否则以老单那个老扣的脾气,怎么可能下如此大的投资?我初步统计了下,他们投进去的金币已经不下200枚了。”

    “呵呵,天荡城都是我们的,卖不卖有什么关系。”

    “父亲的意思是?”

    “先埋几个钉子进去看看情况。”

    “对了,那个叫吴名的年轻人最近很活跃啊,这人你了解吗?”

    “听说他武力不错,不过他只是一个武士,人如其名,无名之辈而已,不足挂齿。”

    “不要掉以轻心,找机会让人试试他。”龙战天摇头道,明显不认同儿子的说法。

    “明白!”

    第二天,在龙家人的刻意安排下,奴隶市场的金涛给老单送来十几个奴隶,这些奴隶格外强壮,而且还掌握一定的技能,一看就是干活的好材料。

    前天李家刚刚做了试探,今天奴隶贩子便来送奴隶,吴名心里当即有了警觉,但想到事情背后可能存在的背景,吴名还是不动神色地将奴隶买了下来。

    看到吴名充满询问的眼神,金涛无奈地摊摊手,表示这件事与自己无关,并偷偷给了吴名暗示。

    “兄弟,这不是我的意思。”

    “知道了。”

    “万事小心。”

    “好的。”

    奴隶老板走后,吴名开始安排奴隶,并趁机对他们进行了忠诚度测试,果然这些奴隶当中有很大一部分人忠诚度极低,再看看他们的眼神,凭借多年的办案经验,吴名百分之百敢肯定他们是龙战天安排的钉子。

    “这么快就要动手了?”吴名心里颇不宁静,他现在的实力实在是太弱了。

    夜色渐深,吴名悄悄走向留坝城的一处暗宅,这里是留坝城三教九流闲杂人员的汇集地,也是天荡城消息最灵通的地方。

    百晓生是这里的负责人,平时靠买卖消息为生,信誉极佳,据说有梁州郡城耶律家族的背景,他的大名吴名早就耳熟能详。

    金钱开路下,吴名顺利见到了百晓生,对于吴名的到来,百晓生微显意外,他手头关于吴名的情报可不少,每一件都关系重大。

    “深夜造访,需要什么样的消息?”百晓生率先问道。

    吴名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试探地说道:“我家主人被龙家盯上了,主人不想死。”

    “龙家势大,不死很难。”百晓生心里一凛,他没想到吴名要对付的竟然是龙家。

    “所以主人让我来了。”

    “很贵!”

    “钱不是问题。”

    “100金!”

    “我说了钱不是问题,关键是消息要有用。”

    吴名冷静的回答令百晓生心里再度一惊,100金对于一般贵族来说绝对是一笔巨款了,吴名竟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看来龙家盯上他也是有原因的。

    认真注视了吴名一会儿,确定吴名不是开玩笑后,百晓生这才起身,扫视周围一眼,亲自带着吴名穿过一条长廊,钻进一个隔音效果极好的地下密室。

    在这个密室,即便是有人在里面大喊大叫,恐怕门口的人都听不到任何声音。

    “先交钱。”

    “咚”一声,吴名直接将一块金条扔在了百晓生面前,待百晓生检验过后才缓缓说道:“现在可以说了吧?”

    “天荡城内,赵家和李家与龙家离心离德。”

    “李家?”吴名诧异道。

    “对,虽然表面上看李家是龙家的狗腿子,但实际上李家根本没有投靠龙家,关键时刻敢对龙家下手的李家绝对算一个。”

    “天荡城外,敢对龙家下手的狼王算是一个,狼王座下有300狼崽子,一般势力根本不敢招惹。”

    “能帮我联系下狼王?”吴名郑重道。

    “我只卖消息。”

    “这两条消息不值100金。”

    看到吴名心生不满,百晓生神色不变,淡然道:“李家一家身家性命还不值100金?”

    “他们的死活与我没关。”吴名脸上泛起寒气,如果百晓生真的就拿这两条消息糊弄他,他不介意砸了对方的招牌。

    此时百晓生却是怡然不惧,继续微笑道:“哈哈,看在你是第一次交易的份上,我再告诉你一条消息。下个月,龙家将会派一支军队前往梁州城护送岁币,岁币价值千金,护送武士不会超过200人,这可是消弱龙家的大好机会!”说完这话,百晓生不再和吴名说话,拿起金币走了出去。

    离开百晓生的暗宅已是深夜时分,吴名顾不上休息,又连夜对新来的奴隶进行了重新部署,在他们每个人周边都安排了信得过的自己人。

    当第一缕阳光照遍大地,几个新来的奴隶从睡梦中醒来,他们一翻身从床上跳下,迷迷糊糊间看到满屋子充满汗臭的烂衣服正要发脾气时,才猛然想起这里已经不是龙家的军营。

    事实上这些人不全是钉子,里面也有真正的奴隶,为了避免被吴名识破,里面真正的钉子只有寥寥几个人,而且他们相互间并不认识。

    张夜为龙家服务已经有好几个年头了,他是一个老钉子,当钉子久了,见的事情多了,渐渐产生了自己的意识,这次渗透他本可以不来,但职业的敏感告诉他,这或许是他人生的一次转折,所以他带着几个兄弟来了。

    钉子有兄弟,这是龙家人都不知道的秘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