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李家来人
    被利益充红眼的人是可怕的,仅仅半个月,40个奴隶就将6号楼全部挖完,发掘出200多件完好无损的宝物,顺带着还清理出上千件所谓的垃圾。

    这些垃圾中,有破损的跑步机、锈迹斑斑的油烟机、砸成碎片的洗衣机……甚至还有千疮百孔的大铁锅及无数的破盆碎碗!

    当吴名看到熊大把一个坐便器堵上漏水口,用来洗脸的时候,实在忍不住把刚吃的早饭吐了出来,不由感慨:熊家兄弟果真奇葩。

    吴名今天是来指导工作的,整理好情绪,吴名让奴隶们对“垃圾”进行分类,铜线铜管分一堆,铁丝铁块分一堆,不认识的金属再分一堆,至于脆的泥巴一样的塑料,赶紧送到地面当材火。

    万科城的挖掘初见成效,摆满一屋子的宝物让老单和疤子也意识到了其中的风险,积极主动地负责起“窑”和“砖”的建设。

    为此,他们又买了20个奴隶,按吴名提供的图纸盖起了三座砖窑。之后,20个奴隶开始泡土、和泥,把泥充分搅拌后,又把泥放进事先准备好的模具内进行打坯、上架。最后,奴隶们把干燥好的土坯码在窑里,点燃了吴名称之为煤炭的东西。

    大火一烧就是三天三夜,当奴隶们进行最后一步饮窑后,长条状的青砖呈现在他们面前。

    所有奴隶都认为这是个奇迹,所有的奴隶都尽情的欢呼,为他们,更为他们心目中无所不能的年轻贵族----吴名!

    当美轮美奂的青砖展现在老单面前时,老单深深为之迷醉,正如吴名所说,这种建筑材料绝对会开启一个新的时代,它是一次伟大的材料革命。

    在他的强烈要求下,吴名终于同意他负责万科城的建设,尽管不满吴名起的这个土吧啦叽的名字,但为了自己的梦想,他已经顾不上这些小节了。

    小时候老单住的一直是四处漏风的茅草屋,冬天往死了冻,夏天往死里热,蚊虫叮咬也便罢了,关键总有老鼠祸害他家本就不多的粮食,他唯一的妹妹就是因为冻饿而死,父母也因为饥寒交迫早早离世。

    从那时起,他就有一个梦想,安的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现在他有了这个机会,居然真的开始筑城!

    因为人手不够,老单再次购买了50个奴隶,开始用青砖夯实城墙和房子的地基。

    按吴名的要求,他又请了十个懂建筑的工匠,让他们依照图纸建造,看着工匠们拿到图纸后一脸懵逼的样子,老单心里总算找到了平衡。

    “哈哈,看来不是我一个人没文化,专业盖房的土老帽不也一个熊样儿?”老单心里暗笑。

    请来的工匠都是行家,即使吴名拿出来的是最简单的瓦房图纸,在他们眼里依然是气派恢弘的宫殿,特别是看到工地码的整整齐齐的青砖后,所有工匠都疯狂了,仿佛名垂千古的建筑已经拔地而起。

    “来到这里,请你们记住,房子的秘密一个字都不允许泄露,如果在外面出现类似的房子,我不管你们谁将秘密泄露,都会杀光你们灭口。”老单色声俱厉地威胁着工匠们。

    按吴名的说法,他们要保护自己的专利。

    老单按吴名的要求,亦步亦趋地盖着房子,他不知道,他正拿着开启房地产暴利行业的钥匙。

    地面上,工匠们干的热火朝天,地下,奴隶们也开始了新的挖掘,就在吴名研究废墟走向时,老单匆匆找到吴名,神色紧张。

    “吴名,李家来人了。”

    “打发走不就完事了?”

    “我让人试过了,不好办,非要进来参观我们的墓葬。”

    “此事不简单啊,走,出去看看。”吴名心中若有所思,两世为人,吴名的社会经验实际上超过老单很多。

    李家是天荡城四大家族之一,虽然比不上其他三家,仅仅排在末位,但由于其家主能屈能伸,甘为龙家马前卒,倒也颇得龙家赏识。

    李家一共来了三个人,一个主人两个仆人,主人四十多岁,留着一撮山羊胡子,虽然瘦弱,却显得精明能干;两个仆人身强力壮,显然是主人的亲卫。

    “哈哈,李庆安?真是好久不见,甚是想念啊!”一见面,老单就哈哈大笑着迎了上去。

    吴名紧跟其后,一边老老实实扮演着自己的护卫角色,一边暗地里观察着李庆安。

    “哈哈,士别三日光刮目相看,老单最近混的不错啊,一口气升到三级贵族,又连续买了200多个奴隶,大手笔,真是大手笔啊!”李庆安也客气道。

    “嘿嘿,彼此彼此,不知兄弟今天来这不吉之地有何贵干?”

    “也没什么大事,看看有没有发财的机会,单兄,上次你们可是不仗义啊,圣龙酒馆那么大的拍卖会怎么不通知李家?可是担心我们李家没钱?”李庆安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呵呵,那都是疤子安排的,回头我找他算账,怎么能落下堂堂李家?走,我带李兄去看看墓葬?”知道避不开,老单索性主动提了出来,好在之前有过安排,倒也不怕露馅。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走进工地,老单直接带李庆安去了十个奴隶挖掘的伪墓地。

    挖掘现场,李庆安看到十个奴隶正懒洋洋地有一锹没一锹地挖掘着,看到老单后,才诚惶诚恐地卖起力气。

    “他妈的,老子一走就偷懒,完蛋玩意儿,缺你们吃了还是缺你们喝了?”老单气的上去就踹了一个奴隶一脚。

    踹完之后,老单才回过头来对李庆安说道:“真是抱歉,让兄弟看笑话了。”

    “真是气死我了,这帮奴才一点也不体谅我的难处,一个个饭桶一样好吃懒做。”老单仍不解气地骂着。

    李庆安没兴趣听老单骂街,一双锐利的眼睛将奴隶们挖出来的泥土扫了一遍又一遍。

    “熟土都不见挖个屁?”李庆安暗骂老单傻/逼。

    虽然知道生土坑里不可能有宝藏,但李庆安还是不动声色地向老单问道:“可有发现什么宝物?”

    “毛都没一根!您是不知道,我被龙飞羽那家伙坑惨了,60金买的墓葬,一件宝物都没挖出来,真是气死我了。”

    李庆安正要说话,只听老单继续絮絮叨叨地说道。

    “为了少亏点,我只好取土盖房,希望将来把房子卖出去多少留点本。”

    “可是刚才营地里的那种青色房子?”李庆安问道,他刚才远远地注意到营地里有一溜青色地基,虽然房子还没盖起来,但从已有的雏形看,确实美观大方。

    “对啊,忘了介绍,这是我手下第一猛士,他叫吴名,他发现这里采出的土是黏土,非常适合烧砖盖房子,盖房子就是他提出来的。”

    这时李庆安才注意到一直默默跟着老单的无名武士,乍一看,很平凡,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

    “你是不知道,我这手下也是个憨货,他说一套房子可以卖50金,真是穷疯了,我看5金都没人要。李兄,要不我给您留几套?放心,以咱俩的交情,绝对便宜,按50金的话,给您打七折,您看……!”

    李庆安不由皱皱眉:“短短几个月老单的变化怎么这么大?说话办事怎么这么不靠谱?他李家要房子还用的着买?”

    强忍着心里的反感,李庆安又查看完奴隶们浇筑的地基后离开了营地。

    吴名冷冷地看着渐行渐远的李庆安的背影,招呼过一个奴隶吩咐道:“刚才那个人,给我盯住他,看看他去哪里,去见了什么人,越详细越好,注意不要被发现。”

    “奴才明白!”奴隶答应一声离开了。

    “有什么发现?”老单长舒一口气问道,他生怕李庆安从中看出点什么。

    “不确定,但李家来探口风肯定不是好事,我们可能被龙家盯上了,毕竟我们的动作这么大,很难瞒过有心人。”吴名低沉的说道。

    “龙家?”老单疑问道。

    “对,别告我说您不知道李家是龙家的狗腿子。”

    “那我们该怎么办?”老单随口又问,他都没发现,不知不觉间吴名已经成了他的主心骨。

    “单叔你只要盖好你的房子就行,最好让他们以为我们真的在盖房子,至于其他事情,等疤子回来再一起商量。”

    傍晚,盯梢的奴隶赶了回来,不出所料,李庆安果然是去了龙家。

    一股杀意突然涌上吴名的心头!

    “想夺老子的宝藏?没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