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万科遗迹(二)
    尽管老单和疤子不太乐意,但先期已经投入太多,他们没办法退缩,最终还是拿着吴名提供的配方和图纸离开了。

    窑,是一种烧制砖的小房子。

    砖,是一种美观大方的建筑材料,和石头差不多硬,却比石头规则。

    尽管吴名不断的给他们解释,但他们依然一头雾水,暗骂吴名欺负他们没文化。

    “文化”这也是吴名说出来的新名词,只是文化又是怎么鬼?老单和疤子无奈的摇摇头,决定不再想这些烦心事。

    自从认识了吴名,他们感觉自己越来越疯狂了,破天荒的大把花钱也便罢了,居然开始了筑城,一郡十城的规矩难道在要他们手里破掉?

    经过一个多月的准备,万科城的挖掘终于开始了。

    这次挖掘不再采用盗洞形式,而是像前世挖煤一样,采用大开口挖掘,并辅以坑木支撑,毕竟盗洞形式洞口太小,不适合大规模作业。

    万科城的挖掘难度大大超出了吴名估计,由于未知原因,绝大部分楼房都发生了坍塌,使得十几二十米的楼层紧紧地挤在一起,形成了三四米厚的废墟。

    废墟里什么都有,厚实的水泥板、锈蚀的钢筋、依旧锋利的碎玻璃、纠结在一起的金属线等等,犬牙交错、横七竖八,无形之中又增加了挖掘的难度。

    事实上,绝大部分墓葬都是这样的废墟,只有极少数房屋保持了其本来面目,像之前挖掘的玄山寺那样的墓葬,一百个里面也不一定会有一个。

    转眼间,主力挖掘队已经挖了一周,一周时间,挖出小山般高的粘土,却什么也没发现,疤子急得团团转,一个劲的问吴名,万科城是否真的存在。

    吴名心里也犯起了嘀咕,直到熊二拿来一个压扁的液晶电视才放下心来。

    “在哪里发现的。”吴名惊喜的问道。

    看着吴名满脸喜色,熊二以为自己发现了宝贝,脏兮兮的大脸顿时绽开花儿一样的笑容。

    “值钱吗?”

    “不值钱。”疤子替吴名回答道,这种破电视,摸金同行们见多了,全部拆了也拆不出二斤铜。

    “是不怎么值钱,但意义重大,走,带我去采掘区看看。”吴名笑道。

    很快吴名一行来到了坑道。

    奴隶们见主人来了,更加卖力地挖了起来,吴名一连喊了三声停,他们才假装听到,慢悠悠地放下工具,气的吴名只想踹这些憨货。

    “怎么不戴口罩?织布坊还没将口罩送过来?”吴名向一脸乌黑的熊大气呼呼问道。

    “大伙儿觉得戴口罩透不过气来。”熊大嘿嘿傻笑着。

    “放屁,告诉所有奴隶,不想死的话戴双层口罩工作,否则咳血的时候,我一定会卖了他们。”吴名威胁道。

    现在奴隶们跟着吴名吃得饱穿得暖,他们最怕吴名将他们卖掉了,而且吴名把他们当人看,而不是畜生,这让他们体会到了失去很久或者从来没有过的尊严。

    士为知己者死,他们都暗下决心,要为吴名效死力。

    “知道,知道,我们一定不会得尘肺病。”奴隶们纷纷回答。

    “这就是发现电视的地方?”吴名向熊二问道,不再搭理熊大。

    “对,之前还发现了一个铁板,我觉得不值钱就扔一边了。”熊二谄笑着。

    “我看看。”

    随即一个压成铁饼状的小箱子展现在吴名面前,清除掉上面的锈迹,“希姆勒”三个字依稀可见。

    希姆勒,前世保险柜十大品牌之首!

    “我靠,竟然是一个保险柜?”吴名惊呼。

    熊二果然是一个憨货!

    “值钱吗?”熊二弱弱的问道。

    吴名不理熊二,拿起一把铁钎开始凿保险柜,数十斤的锤子砸在铁钎上,爆发出朵朵亮丽的火星。

    “咚。”

    “咚。”

    “咚。”

    吴名一口气砸了数百下,终于将保险柜砸开一个缺口。

    铁锤重重砸在铁钎上的同时也砸在了奴隶们的心上。

    “天啊!这还是人吗?”

    “这得有多大的力气啊?难道是我看花眼了?”

    “吴名拿得是铁锤吗?”

    “吴名真牛逼啊!”各种心思同时在众人心上响起。

    奴隶中号称大力士的奴隶们更是快哭了,平时他们经常自我吹嘘,能挥舞铁锤数十下,而且,砸铁钎不是两个人一起合作吗?一个人扶铁钎,一个人舞铁锤,怎么还能一手扶铁钎一手砸铁锤?

    无意间暴露了自己的实力,吴名只是尴尬的笑了笑,无视众人看怪物的眼神,将手伸进保险柜里开始掏东西。

    首先是一大捆花花绿绿的纸钞,应该是人民币和美元的组合,历经多年,这些纸钞一碰就碎,吹一口气便化为漫天污染空气的粉尘。

    接着,是一大把黄金首饰,有金戒指、金项链、金耳环等等,中间还夹杂着几个白金钻戒。

    “哈哈,发财了。”老单欢呼道。

    “啧啧啧,这工艺、这造型,不愧是神国文明,就是牛,就说这个黄金吊坠,竟然是镂空的天使造型,我们的金匠花一百年也造不出来。”疤子是识货之人,他没关注黄金的重量,而是关心起这些首饰的独特工艺。

    “还有吗?”熊二瞪大了眼睛,没想到差点被他当垃圾扔掉的铁疙瘩里竟然有这么多宝贝。

    吴名又白了熊二一眼,从中掏出了几块金条,每块金条都有半斤重,上面印有中国黄金四个字,还有9999几个显示纯度的数字。

    金条出世,亮瞎了所有人的钛合金眼,看着吴名的眼神完全变了。

    吴名又掏了掏,这次他手里没有宝物。

    从目前掏出来的黄金看,这家是富裕家庭,富裕家庭都有理财习惯,也就是说不会把鸡蛋放一个篮子里,所以吴名肯定,保险柜里肯定还有东西。

    在众人惊骇欲绝的表情下,吴名挥舞起锤子又开始砸保险柜,几十下后,吴名在保险柜的另一侧又砸开一个缺口,不慌不忙地从中掏出了十几件极具收藏价值的和田美玉、祖母绿翡翠等玉石宝藏。

    “挖,继续挖,里面还有宝贝。”吴名收起掏出的宝贝,霸气侧漏的下令。

    奴隶们顿时疯了,连轮休的都冲进来拿着铁锹一顿挖。

    “记住,不要放过任何一块超过拳头大的可疑物,所有的土方都必须仔细检查,绝不能像熊二那个憨货学习。”

    自此,憨货正式成为熊二的代号。

    而此时熊二正翻着吴名扔掉的保险柜,妄图从中翻出点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