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宝物拍卖(一)
    疤子和老单清楚的记得吴名说过,这座墓葬有十三个墓室,虽然第一个墓室出土的宝贝就足以让他们大发一笔,但他们可不是善男信女,誓要将宝藏洗劫一空。

    历经一个月的挖掘,玄山寺出土的宝贝惊呆了所有人,共计188件,其中铜器、瓷器占了大半,甚至还有举世罕见的夜明珠。

    吴名在挖掘过程中独到精准的眼光让所有人对其心服口服,他们心里都在琢磨,这到底是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狠人?

    这次挖掘,吴名的作用至关重要,如果没有他的参与,费时费力不说,收获也会少很多,不知不觉间,众人已经真正以吴名马首是瞻。

    这一个月也耗尽了所有人的积蓄,穷疯了的老单强烈出赃,于是疤子开始四处奔波联系买家,并决定在圣龙酒馆开一个小型的拍卖会。

    为了避免一次性拿出太多货引起麻烦,吴名等人还商量好冒充三个不同的团伙代表分别拍卖,至于卖多卖少就看个人本事了。

    几天后的一个中午。

    还是那个酒馆,圣龙酒馆二楼,疤子包下了二楼整个楼层。

    圣龙酒馆在留坝城是数得上号的大酒楼,能在圣龙酒馆商谈的生意都不会是小生意,当然它最重要的还是淘金人销售宝物的集散地。

    酒馆外,各个角落里暗藏着十几个武士,是疤子为了保证安全安排的保镖。

    今天,吴名、疤子和老单分别带了十几件宝物,三个箱子里装的满满当当。

    “吴名啊,你手里那颗琉璃珠可是精品中的精品,卖了有点可惜了,要不我们回去换一换?时间还来得及。”疤子心痛地小声说道。

    “就是就是,要不再拿些铜器拿来?”老单也附和着,他们实在想不通,吴名为什么会先卖琉璃制品,要知道琉璃制品因为易碎难保存,存世量很是稀少,再加上其美观漂亮不生锈,要比铜器值钱多了。

    “嘿嘿,放心吧,我不会卖亏的。”吴名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老单和疤子不知,两世为人的吴名怎么会看得上那些所谓的琉璃,如果不是因为顾忌影响太大,不光这些玻璃,就连藏起来的那些铜器吴名都会毫不犹豫的全部出售,在他眼里,金币才是实实在在的好东西。

    前世黄金300多一克,一个金币放在以前最起码值10000块钱,要买这些破铜烂铁玻璃球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疤哥,今天有几个买家?”

    “五个,都是周边实力不错的贵族代表,价钱给的公道,信誉也极佳,虽然只有五个,但他们可都是大客户,顶得上一百个小商贩。”

    销赃这块,疤子路子确实很广,方圆几百里,几乎没有不知道他大名的,特别是这次,他请来的居然都是超大家族,宁强城云家、南郑城武家、固北城胡家、甚至连略阳城崔家、留坝城周家都派了代表。

    周边六城,唯独缺了天荡城龙家。龙家,众人不想请,也不敢请!

    所有人早早的到齐了,挤在酒馆二楼密室里。

    “疤子,越来越出息了,今天怎么闹出这么大动静来。”南郑城的武狂看样子和疤子比较熟,说话也比较随意。

    “就是,叫这么多人,还请那么多武士,怕我们吃不下你的货还是怕白吃你的货?”胡家的代表是个女子,单名一个姬字,是一个难得的美女,她冲疤子莞尔一笑说道。

    “废话少说,疤子亮货吧。”崔家的崔牛也大声说着话,显示自己的存在。

    “好,老单,你先来,上货。”疤子大手一挥,粗犷的疤脸上充斥着无尽豪气。

    东西好,胆气自然足。

    老单的东西先拍,依次是铜炉、铜灯以及一些陶瓷佛像。

    老单贼精,好的东西舍不得卖,拿来了这些破烂,要知道吴名本来给了他一个铜鼎作为压轴重宝,却被他硬生生藏了起来,也不知道他留着铜鼎干嘛,造反也不一定非得有那东西啊!

    “铜炉十个金币,有人要没?”老单开价道。

    “你怎么不去抢,这个破玩意要十个金币?”

    “十个金币不贵。”老单辩解道。

    “我出四个。”

    “我出五个。”

    “算了,大家别争了,让老单看笑话,我给个公道价,铜器八个金币一件,陶瓷佛像五金币一件,十二件宝物共计84金币,有意见没老单。”崔牛喊话道。

    崔家财大气粗,一上来就打算包圆。

    云家云海准备说话,被崔牛一瞪眼,讪讪的闭上了嘴。

    云家和崔家一向不对付,屡次被崔家攻打,这次要不是看在疤子的面上,他才不会和崔牛共处一室呢,而且从疤子那里得知,这次出手的宝物有几十件,他也没必要和崔牛起争执。

    钱货两清,老单卖完后,疤子拿出了自己的宝物。

    “我有十五件宝物,是一年来我辛辛苦苦积攒下的,在座的诸位看看有没有兴趣接手,都是些不值钱的破烂儿,看着给几个钱就好……。”

    话刚说完,底下就一片哄笑,财大气粗的崔牛更是立刻嚷嚷:“疤子,老子今天可是带了300金,想必买得下你的所有宝贝。”

    “崔牛,你刚才花了84个金币,现在只剩216个金币了,你难道不识数?”留坝城周天佑讥讽道。

    周天佑是周天保的弟弟,不久前留坝城被略阳城击败,他哥哥周天保更是死的不明不白,所以他对崔家一直憋着一股火,说起话来自然带着刺。

    “怎么,老子家里有的是钱,不服气?不服气战场上见。”崔牛不客气地回斥,但下一刻崔牛不说话了,作为新晋的暴发户,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带的钱有点少。

    当疤子掀开盖在宝物上的红布时,所有买家倒吸一口凉气,连周天佑都忘记了和崔牛斗嘴。

    十五件铜器,而且都是神国时期祭祀用的法器,铜猪、铜羊、铜牛……甚至还有寓意长寿的铜鹤、铜鹿。

    鹤鹿延年,他们行内都听过这句话。

    “诸位,十五件铜器,都是难得的精品,每件底价10金币,每次加价不得少于1个金币,现在开始拍卖。”疤子满脸得意。

    “诸位请。”老单也笑道。

    疤子很满意众人的反应,玄山寺一行,他们果然发大了,随随便便拿出几件,都不同凡响,如果所有宝物全部出售的话,他估计最起码能卖一万金币。

    一万金币,差不多可以买一座小的城镇了。

    马上一个声音传了过来:“过段时间,家主打算祭祖,该准备祭品了,这十五件宝物难得遇见,云家出价160金。”

    开价的是宁强城的云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