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神墓宝藏
    这个地下室不大,也就七八平米,看样子应该是前世的一个私人储藏室。

    精巧的铜铲上下翻飞,老单清理出一块块干净的区域,很快挖掘出第一件墓葬,一个金属制作的小箱子,简单一擦拭,小箱子便在昏暗的油灯下发出银白的光晕。

    “我来看看,这是什么?”初战告捷,疤子眼睛都快笑没了,在留坝城时他主要负责销赃,眼光独到,看到小箱子见猎心喜,情不自禁的将其拿了过来。

    疤子敢肯定这次绝对挖到宝了,因为百分之九十的墓葬都没有外层保护,而这件墓葬不仅有小箱子保护,而且历经多年而不腐,可见其中的宝贝肯定价值连城。

    “急什么,小心点,这可是兄弟们以后的口粮。”老单笑骂道。

    “嘿嘿,放心吧。这箱子好像是由钛金打造,先不说其它,光这个箱子就价值不菲,最起码可以卖五个金币。”疤子啧啧赞道。

    这个世界由于生产力低下,各个帝国承认通行的货币只有铜币、银币和金币,一百铜币等值一个银币,一百银币等值一个金币。

    一个金币就够一个平民一年的生活所需,而这破箱子竟然价值五金,可见摸金果然是发家致富的不二手段,怪不得这么多人,无论贵族还是平民,甚至国家都对此趋之若鹜。

    “疤哥,我来看看!”傻猴也嚷嚷着要看,他摸金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这么高端的宝物。

    “你个刚入门的学徒,懂个屁啊?”

    “疤哥,你还别门缝里把人看扁,我入行也有三年了……。”

    “好吧,那就给你长长见识。”疤子本就是拿傻猴逗乐,见傻猴认真便将箱子递了过去。

    傻猴抱着箱子摸索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他试着想打开箱子却连锁眼都没找到,最终垂头丧气地将箱子还给了疤子。

    老单挖到第一件宝物后精神大震,在疤子和傻猴吵闹的时候,他又清理出一块空地,再次有了发现,随后第二件宝物、第三件宝物一一出土。

    墓室不大,小半天功夫老单就清理出了所有宝物,除了开始发现的小箱子外,他又挖出了一块巴掌大小的琥珀手把件、一套景德镇的陶制茶具、一个绿莹莹的青铜器神像以及一大团黄铜线。

    “疤子,这次运气真好,挖出这么多宝贝,好久没这么大丰收了。”老单收拾好宝物站了起来,顺便用力拍打着身上的泥土。

    一般而言,墓葬都是十室九空,就是那唯一的不空,都很少有像样的宝贝,像今天这样,一个墓葬中出土这么多宝贝,已经算得上难得的大墓。

    “是啊,看来老天也在祝福我们合伙。”疤子笑着回答。

    “哈哈哈,应该是,走,扯了。”老单招呼一声向外走去,众人也兴奋的快步跟上。

    走出墓穴,吴名向外围警戒的铁三铁四发出撤退信号,铁三铁四又分出一人向天荡城奔去,打算通知已经在城里盯梢好几天的熊家三兄弟。

    不久之后,老单、疤子、傻猴、狗子回到了出发前的小黑屋里,屋里所有赃物一字摆开,令他们望向宝物的眼神都闪着幽幽绿光。

    “按老规矩办?”老单看向吴名。

    “嗯!”

    “好,那就当着所有人的面登记造册,然后进行估价,最后再由疤子联系买家出货。”

    “估价首先要鉴宝,这是我的老本行,我就先献丑了?”老单又看向吴名,他有心在鉴宝上压吴名一头,以证明吴名只是勇力过人的莽夫。

    说到底,他对当不上老大还是有点不甘。

    “请!”吴名微笑着。

    “好,我们先看第一件,这个应该是件手把件,只是材质比较特殊……这是什么材料呢?”谁都没注意到老单黝黑的老脸居然微微红了一红。

    半响。

    “恕我眼拙,我认不出是什么材料……疤子,你见多识广,此物你是否认识?价值几何?”老单拿着琥珀手把件又摆弄几下有些尴尬地问道,他也算老江湖了,平时见过的宝物不少,没想到第一件宝物他就不认识。

    “我来看看。”看到老单吃瘪,疤子心里一乐,辨别宝物是最露脸的机会,也是衡量一个摸金人真实水平的重要依据,虽然大家合伙干没必要分胜负高下,但该显摆的时候他还是不会放过的,否则文不成武不就,在吴名那里他就太没存在感了。

    接过琥珀手把件,疤子翻过来掉过去看了又看,渐渐的他的脸色也变了,先是白后是红,久久不语。

    “怎么样?”老单问道。

    “这个……这个……。”疤子吞吞吐吐。

    “疤哥,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呀。”狗子和傻猴着急地说道。

    “这个我也不认识。”疤子偷偷瞅了老单一眼,一张疤脸变得更红了。

    “我去,你不认识就早说嘛,这大尾巴狼让你装的。”老单不满地说道。

    “那怎么办,不认识宝物就无法登记名字,也无法准确估价……。”

    “就是,怎么办啊!”

    就在老单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想要寻找变通之法的时候,吴名说话了。

    “要不让我看看?”

    “你?单叔和疤哥都不认识的东西,你能认识。”狗子眼睛一瞪,明显不相信吴名。

    “试试吧。”吴名谦虚地微微一笑,笑话,作为神国时期的新时代子民,吴名怎么可能不认识这些常见之物?在这个世界,如果吴名说自己对神国的了解是第二,又有谁敢说自己是第一?

    当然吴名不打算和老单等人解释明白。

    “那就试试吧。”疤子将琥珀手把件递给吴名,他并不认为吴名能认识此物,毕竟吴名是个新人,但吴名是众人的老大,吴名要看他也不能不给。

    吴名接过琥珀手把件掂了掂重量,又看了看手把件表面的风化纹,确定是真货后才缓缓说道:“这东西我确实认识,它叫琥珀貔貅。”

    “何为琥珀?琥珀是上古时期松脂埋在地下几千万年后形成的化石,打磨之后不仅可以作为精美的宝石,而且有养颜祛病的效果,一般来说,这么大一块,价值肯定不下十个金币,况且这块琥珀里面包裹有远古小甲虫,价值还会翻上一番。至于貔貅,想必你们应该听过,它乃神国十大神兽之一,是转祸为祥的吉瑞之兽,常年佩戴有开运辟邪的功效。”

    “这块琥珀貔貅,材料上乘,寓意吉祥,在神国时期都是难得一见的宝物,如果遇上懂货的买主,一定可以卖上天价。”吴名侃侃而谈丝毫没注意到众人的表情。

    “我靠真的假的?”傻猴一声惊呼,不由骂出一句脏话。

    “这也太牛逼了!”狗子也一声赞叹。

    老单和疤子再次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出了极度的震撼,他们不认为吴名是在忽悠,以他们多年的摸金经验看,这个宝物确实不一般,也确实值十几个金币,最重要的是,他们貌似真的听过一种叫貔貅的神兽。

    “貔貅,原来这就是貔貅!”半响,老单才发出一种落寞的感慨,也不知道是在感慨貔貅还是在感慨自己,他第一次觉得,他或许真的不适合当老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