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摸金
    随后几天,吴名一直和疤子、老单呆在一起,一边听他们介绍天荡城的风土人情势力分布,一边学习摸金的基础知识,好在他前世有过接触,学习起来得心应手。

    与此同时,略阳城和留坝城的决战终于落下帷幕,崔家听说崔景亮被周家高手一拳毙命后吓的惶惶不可终日,急忙收缩兵力防守略阳城……而周家自从周天保全军覆没后更是如惊弓之鸟,生怕崔家趁胜追击……很久之后,他们才发现这是一个可悲的误会。

    老单虽然有点余钱,但也架不住十几个人吃喝,这天老单终于带着吴名开始摸金了。

    月黑风高,摸金夜。

    一伙儿五个人聚集在一个人迹罕至的小黑屋里密谋着什么,吴名赫然在列。

    由于摸金是违法活动,所以吴名等人只能利用夜间时间进行盗挖。

    “疤子,人手都安排好了?”吴名低声问道。

    “安排好了,龙家外围有铁一盯着,只要龙家有动静就会发出警报,天荡城四个城门也安排了铁二和熊家三兄弟,会时刻注意四大家族的动向,另外还有铁三铁四在一公里外警戒。”疤子答道。

    “很好,单叔,墓葬是你发现的,你把情况介绍下吧。”

    此时老单一身黑衣隐在屋子的一角,不仔细看还真无法发现他,只见他弹弹身上的灰尘,扫视一眼跟随他多年的傻猴和狗子一眼才沉声说道:“我和疤子踩好点了,在松江北岸的小山包下,有一座规模不小的墓葬,从洛阳铲采集出来的土层看,此墓占地不下100平米,而且最起码是神国时期墓葬,里面极可能有非常值钱的宝贝。”

    这几天,疤子向吴名讲解墓葬知识时提起过神国,老单嘴里说的神国是一个已经消亡的伟大王朝,这个王朝物质文明极度发达,留存后世的宝藏也极多,不仅量大,而且质高,经常有摸金人从中发掘出逆天神器,这些神器无一不是一国重器,被恭恭敬敬的供奉在各个帝国的祖庙里。

    据疤子说,这些神器可以发出惊天巨响,杀人于无形之中,再加上他解说时的动作比划,吴名早就猜到这些神器就是前世的枪械,也猜到所谓的神国时期就是当初的社会主义共和国阶段。

    前世的枪械放到落后的末世,威力当然非比寻常,子弹的速度又岂是肉眼可见?不过吴名虽然心里明白却不打算点破。

    在末世正因为这些神器的存在,摸金才被限定为国家行为,严禁私人盗掘,违反者轻则贬为奴隶,重则凌迟处死,但摸金产生的巨大利益,仍驱使着无数的平民、贵族前赴后继的投身到摸金的伟大事业中。

    所有人都知道,如果运气好的话,挖出足够的宝物,称霸一个帝国易如反掌,特别是在这个群雄割据的封建社会,实力代表一切,而扩充实力最快的办法就是摸金。

    “100平米?我们挖的过来吗?”傻猴皱眉道,后世人身体较弱,一天也挖不了多少,所以傻猴才有这一问。

    “外面这么多兄弟,我们轮换着挖的话应该没有问题,而且我和疤子准备了半个月的补给,足够支持到我们摸金结束。”老单说道。

    “既然老大们已经准备妥当了,那我们赶紧出发吧。”摸金虽然是技术活,但更是体力活,这么大的墓葬,一般需要挖好几天,他们之前由于人手问题,很少搞这么大的墓葬,现在因为疤子、吴名等人的加入,狗子终于有机会开开眼界了,所以心情有些兴奋。

    “嘿嘿,那就出发。”

    说干就干,五人谈好后,背起背囊走出小屋,迅速消失在浓浓的夜色里。

    很快,他们来到了江边的一个小山包下。

    此处与天荡城很近,虽然不甚安全,但胜在视野开阔,能及时发现异常情况,再加上吴名安排的层层警卫,挖起来倒也不太畏惧。

    不过这也是合伙之后老单才敢挖掘这样的墓葬,要换作以前,没这么多人手,又是这么近的距离,他发现这样的大墓后只能想想,然后像冬眠的鼹鼠一样,将墓葬位置深深埋在心底。

    “就是这里,这是我和老单前几天探的点,开挖。”疤子激动地搓搓手。

    吴名没有偷懒,率先用铜铲挖了起来,一铲一铲,每一铲都能挖出四五斤泥土,看得狗子和傻猴目瞪口呆,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吴名武力很强他们早就听说了,但吴名的力气之大还是令他们很意外,这一个人干活的效率比他俩加起来还要快的多,想到老单交给他俩将吴名比下去的任务,他们顿时发愁起来。

    半小时后,吴名已经挖出一个直径一米,深达一米的盗洞。

    “吴哥好样的,你赶紧休息休息,下面看我的吧。”傻猴见吴名如此卖力也不敢偷懒,接过吴名递来的铜铲跳进坑里也开始挖了起来。

    半个小时,傻猴汗如雨下,勉强挖了不到半米。

    傻猴将铜铲递给狗子,一脸尴尬,他今天超常发挥也不过才挖了半米,本想和狗子合力,不要输得太难看,但看来还是失算了。

    狗子挖完之后是疤子,疤子之后是老单。

    三个轮回后,天色渐渐放亮,这时一个深达十米的幽深盗洞出现在众人面前。

    “天快亮了,再有一会儿,武士该巡逻了,我们撤吧?”疤子瞅瞅渐渐亮起的鱼肚白问道。

    “好,狗子、傻猴收拾洞口,我们找地方隐蔽,晚上继续。”老单拍拍身上的泥土,喝了口水说道。

    随后几天,老单、吴名等人昼伏夜出不断挖掘,期间天荡城的武士多次巡逻,都被吴名事先设置的警戒发现,从而避免了暴露。

    老单是最有经验的摸金人,盗洞里的他点着油灯,一点点摸索着开路,不放过任何一寸可能埋藏宝贝的犄角旮旯,就是白森森的骨骸,他都要看了又看。

    第五天。

    老单终于挖到了墓室,老单、疤子、傻猴、狗子所有人都一脸喜色,只有吴名暗自唏嘘。

    通过这几天的观察,他早就发现,这个墓穴其实就是前世的多层楼房,上面几层由于未知原因,早就毁掉了,只剩下了厚厚的一层钢筋混凝土,期间夹杂着或黑或灰的各种残渣,从残渣的轮廓看,吴名隐约辨认的出,那或是一套桌椅、一套沙发,又或是一台腐朽到极点的电器。

    钢筋混凝土在岁月的侵蚀下,变得酥软无比。

    在混凝土之下,有一个保存的比较完整的地下室,这就是疤子口中的墓葬,也是这个世界公认的墓葬,每个摸金人都梦想找到的神国墓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