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入伙
    其实这些道理老单何尝不明白,这么些年他没少攒钱,奈何没有武力支撑一直无法发展壮大,再加上龙家的连番打压更令他不敢有非分之想。

    “你的意思是让吴名加入我们?吴名有相应的武力?”老单明显将疤子的话听进去了。

    “必须的。”

    “何以见得?”

    “知道略阳城的崔景亮吧?”疤子问道,刚才还略显急躁的神情居然瞬间变的洋洋得意。

    “知道,略阳城四虎之首,武力十分强悍,为崔家的崛起立下了汗马功劳。”老单点点头说道。

    “知道留坝城的周天保吧?”疤子再问。

    “当然,周恒一城主的大儿子,你的老冤家,据说武力也非寻常之辈。”

    “这俩人都死在了吴名手里,一拳一个,就像捏死一只鸡一样被吴名干掉了。”疤子铺垫半天终于说出了他们这批人不再允许提及的秘密,而这实际上就是吴名加入摸金组织的投名状。

    “我靠,真的假的?”老单一脸的不可置信,惊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好半天才缓过神来,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打量着吴名。

    崔景亮和周天保的大名对他来说可是如雷贯耳,他实在不敢想象会被其貌不扬的吴名一拳一个全部砸死。

    “怎么,你们要我入伙盗墓啊?”看大自己成为谈话核心,吴名才后知后觉地问道。

    “对啊!”疤子答道。

    “来之前你没说过要盗墓啊,而且盗墓貌似并不光彩!”半响吴名才用干涩的声音说道。

    吴名有点无法转变自己的思维,别人是一步一台阶,一步比一步高,他是一步一个坑,步步往死坑,从机关干部到普通民警,从普通民警又到杀人凶手,好不容易有重新来过的机会,难道又要从正义守护神变成盗墓贼?

    “屁的光彩不光彩,你以为这营生谁都能干?你以为失信于你的周家是怎么发家的?这个世道没有钱就没有一切,你想一辈子当奴隶?你想被 周天保那样的人永远欺辱?摸金可是来钱最快的路子,要不是看你一身武艺,你以为我会拉你入伙?”疤子不满地嚷嚷道。

    “兄弟,跟着我们干吧,看得出你是有故事的人,我和疤子跟你一样,我们也有故事,我们也迫切需要力量,如果疤子说的属实,我们三人合力还真能闯出一片天。”在确认吴名拥有无双战力后,老单也加入了劝说队伍,看来他确实是被龙家欺负惨了。

    老单是最了解疤子的人,一般人疤子根本看不上,但如果有人能入疤子的眼,那必定是非凡之辈,虽然没能亲眼目睹吴名斩杀强敌的风采,但他依然决定相信疤子。

    吴名看看老单,又看看疤子,在注意到疤子无比真诚的眼神后,几番犹豫最终还是重重地点了点头。

    “好吧。”吴名咬牙道。

    实际上他没得选择,初来乍到,他还无法完全适应这里的生活,这里生产力极为落后,衍生出的劳动如打猎、酿酒、锻造等都不复杂,但恰恰是这些他都不擅长,而且他现在有朵朵需要养活,再加上花熊那个吃货,没有金钱他只能去喝西北风了。

    最重要的是,他不想再过前世的窝囊日子了,他想要强大就必须得有钱,有钱才会有人跟他干,有人才能有实力,有实力才能不被欺负,前世有句话说得好,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不过吴名暗暗决定,只当盗墓为权宜之计,绝对不当一辈子摸金校尉。

    事实上疤子和老单也是这样想的,盗墓无非是为了钱,但要钱来干什么,还不是为了强大自己?还不是为了不再受大家族欺辱?

    “不过我有一个条件。”紧接着吴名又说道。

    “什么条件?”老单眉头一皱,再三邀请还有条件,老单觉得吴名谱儿摆的有点大。

    “我必须当老大。”

    “哼!”老单顿时气的几乎翻脸。

    “你何德何能?”看疤子没有吱声,老单又不悦地补充了一句。

    “有句古话叫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这点我具备,而诸位不具备,最重要的是我拳头大,外面十人多数是我兄弟,即便我让诸位作头领,诸位也做不安稳,而且我可以保证让大家发财,未来不会比现在的龙家差。”

    “这可不是吹出来的,我信不着你。”老单仍不打算让出头领位置,毕竟是疤子和吴名投奔他,又不是他投奔对方,没有头领位置,他岂不是出力不讨好?

    眼看双方要闹僵,这时隔壁房间里传来了一个汉子砸东西的声音,紧接着一个上身的女人砸破木制的窗户,跌落到吴名等人的房间。

    隔壁房间的汉子显然没注意到这个屋子的情况,一边咒骂着一边大跨步冲了进来,想要将裸女抓回去。

    “金涛?”老单一下认出了这个胖胖的汉子。

    金涛在天荡城是赫赫有名的奴隶老板,手下有几十个武士,平时没少欺负老单,看到金涛出现,老单心里“咯噔”一下,意识到麻烦来了,生怕不知为什么气急败坏的金涛拿他出气。

    吴名和疤子也认出了金涛,正冷漠地看其表演。

    “老单?眼睛瞎了?帮老子将那个贱女拉起来。”金涛喝的醉醺醺的,一时没注意到吴名,不过当他扫视一眼,看到一脸冷笑的吴名后,顿时吓出一身冷汗。

    “吴名?你……你怎么在这里。”金涛结结巴巴地打招呼道,酒早就吓醒了。

    “金涛,好大的戾气啊!”

    “没……没有……这是误会。”

    “这个女人很不错,我相中了。”

    “吴名,这里可是在天荡城!”金涛仗着酒劲嘴硬道。

    “有什么区别吗?你还不是龙战天!”

    听着吴名和金涛的对话,可怜的老单已经惊呆了,吴名和金涛认识?吴名在向金涛要人?金涛是什么人啊,天荡城仅次于龙家、赵钱孙李四大家族的强大势力,岂会将小小的吴名放在眼里?

    就在老单想上去帮吴名说说好话,避免被怪罪的时候,令他更诧异的事情发生了,金涛冲吴名拱拱手,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果真留下了白白嫩嫩的奴女。

    金涛也是倒霉,上次被吴名打劫,心情不爽来酒馆喝酒撒气,却不想再次碰到了吴名,还将女奴扔进了吴名的房间,这岂不是在找死?

    金涛走后,吴名看向老单,说道:“一个金涛都能将你吓住,你不适合做老大。”

    老单到现在仍是一脸诧异,在疤子向其讲述其中缘由后终于服气了。

    吴名一人敢面对五十人,他老单现在做不到,以后也做不到,看来老大也只能是吴名了,没看至始至终有点勇力的疤子都没敢争一争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