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今夕何年
    疤子看吴名的眼神很古怪,他不是第一次来这个包间,也不是第一次见那几幅图画,无非就是虚幻飘渺的传说罢了,吴名怎么深陷其中而不自知,他和老单已经坐下很久了,而吴名仍在研究那些画。

    “吴名,一副破画有什么看的?”疤子并不认为吴名能看出什么,他和老五除了平民身份外,实际上还有另一重身份,那就是摸金校尉。他们参与摸金数百起,见过的宝物没有八百也有一千了,眼光还是有的,这画是新作,画师也不出名,可以说毫无价值,否则也不会明目张胆地摆在这里。

    “哦,就是让我想起了一些不好的回忆。”吴名发现自己有些失态,讪笑着说道。

    “你看得懂这画?”老单诧异道。

    “差不多吧,上面的东西还是认识一些的,这个在天上直上云霄的应该叫飞机,这个在地上横冲直撞的叫坦克,这些在水里恣意遨游的是航母战斗群……至于这些像魔鬼一样的蘑菇云,它们的威力极为恐怖,正是它们造成了世界的毁灭。”

    联想到他跳楼时看到的朵朵蘑菇云,再联想到当时极为紧张的国际形势,吴名好像明白了什么,此时他心情略有沉重地,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丝毫没注意到老单极为震惊的神情。

    他心底不断询问自己,这里到底是哪里?地球还是异域?前世又或是后世?

    “别的叫什么我不清楚,但这个我听龙家老二说过,确实叫坦克,他说他是听耶律家族的人说的,在顶级贵族中这可是绝密,你是怎么知道的?”老单惊呼道。

    老单嘴里说道耶律家族是梁州郡的统治者,郡王叫耶律无情,这个家族是整个梁州郡最尊贵的贵族,掌管着数万精锐军队。

    疤子脸上本来不置可否的表情也发生了变化,老单的话不仅意味着吴名真的能看懂这个传说,而且还能指出当中神器的名字,再结合吴名强悍之极的武力,他不由对吴名的真实身份产生了疑问。

    吴名真的无名?

    吴名虽然自称奴隶,但疤子明白吴名根本不可能是奴隶,在真龙王朝城所有的奴隶面部或者后颈都有印记,吴名的面部很干净,没有印记,后颈他也偷偷看过了,依然没有印记,而且吴名谈吐不凡,身体健硕,奴隶连饭都吃不饱,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强大的体魄?

    不过疤子并不打算揭穿吴名,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秘密,只要大家志同道合,劲儿能往一处使就足够了。

    “吴名,你说这是什么?别说那么快,让我记录一下。”老单指指云霄之上的战斗机又问道,同时还从怀里掏出一支金色的笔状物及一本薄薄的羊皮卷。

    活到老学到老说的就是老单这样的人,一大把年纪了,竟然随身带着纸和笔。

    不过吴名对老单虚心好学的精神不感兴趣,他感兴趣的是老单手里的笔状物,那个东西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奇异感觉,所以吴名将手伸向老单说道:“单叔,您手里的物件能让我看看吗?”

    “你告诉我这是什么我就给你看。”老单又指指屏风上的军舰。

    “没问题。”

    接过老单手里的笔状物,吴名大吃一惊,这分明是一支黄金打造的金笔啊!

    将金笔上的污垢擦拭干净细细察看,吴名看到笔帽上刻有“英雄”二字,再看笔身,整体采用镂空工艺,梅花状的品牌标志依然清晰可见。

    这是一支礼品笔,前世随着圆珠笔的大量使用,使得钢笔失去市场,历经多年逐渐演化为身份的象征,特别是“英雄”钢笔,该公司抓住机遇,瞄准高端市场推出了一批限量版钢笔,而这支笔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据吴名所知,这款钢笔的存世量极为有限,每一支笔都有自己独立的身份编号,即便没有损耗,全世界也不会超过一百支。

    “单叔,这金笔您是哪里来的?”吴名满心疑惑地问道,虽然屏风上的图画已经让他有所明悟,但那毕竟只是猜测,直至看到手中的“英雄”牌金笔,吴名终于可以肯定自己穿越到了未来。

    “我家祖传的。”

    “真的?传了多少代了?”吴名信以为真,根据传递的代数,吴名完全可以估算出现在大致年份。

    “哈哈哈,你可拉倒吧,还祖传的,难道你家里埋床底下的宝贝都是祖传的?”这时疤子哈哈笑着插嘴道。

    “老单,吴名是自己人,我这次带他来就是打算一起入伙的,你就别藏着掖着了,你干的那点买卖整个天荡城谁人不知啊!”

    “嘿嘿嘿……。”老单尴尬地笑了笑。

    吴名这时才知道自己被老单忽悠了,不等他继续询问,老单接着说道:“实不相瞒,我和疤子都是摸金校尉,他在留坝城是地头蛇,我在天荡城是扛把子,我俩相交多年,这支金笔是我和他一起挖出来的墓葬。”

    “墓葬?”

    “对,墓葬!”老单肯定地说道。

    “原来如此!果然如此!”吴名有些痛心地发出感慨,此时他已经可以确定这里是地球,虽然前世有很多人预言地球会毁灭在人类手里,但吴名万万没想到这会变成现实,更没想到他会鬼使神差地穿越到末世。

    小插曲过后,老单和疤子开始商谈真正的话题,那就是两伙并一伙,组建一个规模化的摸金团伙。

    摸金说的比较好听,实际上就是盗墓,吴名对此并不陌生,想当初他在派出所的时候还捉到过几伙盗墓贼呢。

    “现在风声紧,并不适合搞大的。”说话的是老单。人老成精,老单生性谨慎,实际上对疤子的提议没什么兴趣。

    “风声什么时候不紧过?凭什么那些大家族可以明目张胆地挖?凭什么他们挖叫考古我们挖叫盗墓?说白了还不是人家的拳头大吗。”

    “在天荡城这么多年,你混的怎么样你自己清楚,挖出的宝贝有几成可以落到自己手上我心里也有数,二税一,你真的甘心?别傻了,别自欺欺人了。”

    “想想龙家是怎么发家的,你不敢搞大的无非是拳头不硬,我搞不了大的也是因为拳头不硬,但那是以前,现在有了吴名的加入,相信我,我们肯定会成为下一个龙家,甚至犹有过之!”

    老单的拒绝让疤子有些急躁,但疤子的一连串反问如机关枪般很快将老单的心理防线轰的摇摇欲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