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天荡城
    在无名村庄短暂停歇后,吴名等人又开始向天荡城行进,相比原来的九个人,又加了一人一熊。

    吴名刚刚从天荡城的金涛手里抢了人,又直愣愣地赶往天荡城,众人都有点自投罗网的感觉,毕竟那可是人家的地盘,但吴名却毫无所谓,让众人对吴名的胆量又有了新的认识。

    这货简直就不知道怕字怎么写!

    又赶了一天路,众人终于看到了天荡城。

    天荡城,城不大,一圈残缺破烂的城墙将三万余人口环绕其中,与其称之为城,不如说是一个镇。

    三万余人口中,一小部分是贵族,稍微多点的是平民,剩下的绝大多数都是奴隶。

    天荡城隶属于真龙帝国,在真龙帝国,像天荡城这样的城池有一百多个。

    真龙帝国掌权的是秦家,自秦家老主秦政创立真龙帝国以来,所有城池都有严格的礼制规格,城大不能超十里,城高不能超三米……而且九城为一郡、九郡合一国,绝对不允许僭越。

    但随着秦家实力的衰退,在这个群雄割据的时代,已经很少有州郡遵守这样的礼制了,比如天荡城所在的梁州郡,就拥有略阳城、留坝城、天荡城、宁强城、梁州城、固北城、佛坪城、西乡城等十一座城。

    天荡城是龙家的天下,城主龙战天是一个很有才干的中年男子,他手下有1000武士,个个英勇强悍,他们组成了远近闻名的龙家军。

    在天荡城,龙战天拥有绝对的话语权,他只允许有他这么一个大军阀,其他四个较大的贵族,他严格规定,每家拥有的武士不允许超过一百人,至于更低级的贵族,能拥有五十个武士已经算手眼通天了。

    在疤子滔滔不绝的介绍下,吴名等人进入天荡城,不久后又顺利见到了他念叨一路的老单,这一路上朵朵始终坐着花熊,吸引了众多诧异的眼神。

    老单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猥琐老头,满脸的褶子,花白的头发,一身破旧的皮袄披在瘦弱的身上,显得无比滑稽,但一双小眼睛却熠熠发光,让人不敢小觑。

    在这个世界,人均寿命只有三十多岁,能活到老汉这岁数,没有一个是易与之辈。

    老汉身边还有两个男子,一个较瘦,一个较黑,都是二十多岁,他们一个叫瘦猴,一个叫狗子,起得都是贱名,可见出身都不高贵。

    真龙帝国等级森严,平民和奴隶不配拥有姓氏,只有贵族才可以有高贵的名字,一路走来,吴名已经对这些怪异的名字见怪不怪了。

    “哟,疤子,什么风把你吹来了?”见到疤子,老单很是诧异,尤其是看到疤子身后数十个浑身血腥气的武士后更是心里一惊。

    “老哥,兄弟落难了,来这里投奔你,这些都是我的出生入死的兄弟……这是吴名,难得的猛士。”

    “究竟怎么回事?”

    “留坝城与略阳城决战,周家老大周天保战死了,周恒一的为人你也知道,兄弟走投无路了!”

    “你一个人还好说,老哥少吃一顿饭怎么也养得活你,但这么多兄弟……其实人多倒也无所谓,关键是龙战天那个王八蛋盯得紧啊!”老单面露为难的神色,倒不是他装,贸然收下这么多人,天荡城的龙战天肯定会过问。

    “老哥,这个事一会再说,兄弟们饿了一天了,先管顿饭也行。”

    “哈哈哈,好,光顾着说话,怎么把这茬给忘了,走,一起去吃饭,全都去,就去你以前去过的那家酒馆。”老单哈哈笑着说道。

    这个时节正是春季,老单带疤子、吴名等人穿过一条充满鸟语花香的小道,步行半个时辰后来到一个偏僻的酒馆,酒馆的名字很玄幻,叫圣龙酒馆。

    酒馆门口有一个粗犷的大汉,虽说粗犷,但相比疤子和吴名来说,还是有点瘦弱。

    大汉瞟了一眼,见一行人穿的破破烂烂,身上还有一股浓郁的腥臭味,顿时不耐烦的摆摆手:“酒馆重地,闲杂人等滚远点。”

    像疤子和吴名等这样一身穷酸的破落户,他一天不知道要赶跑多少,态度自然不好,圣龙酒馆可不是一般的酒馆,能来这里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而且这里还是摸金校尉的地下交易地,所以他如此作为倒也不怕得罪人。

    “臭虫,瞎了你的狗眼,不看老子是谁?”老单一声怒喝。

    “单老大?对……对不起啊,没看见是您。”大汉这时才看到隐在人群中的老单,看到老单他一改凶神恶煞的态度立即变的极为谄媚,这让吴名心里一动,对疤子的身份好奇起来。

    众人懒得搭理狗眼看人低的门卫,在老单的带领下进入酒馆,点了一桌酒菜让伙计送到包房,然后坐下来开始狼吞虎咽。

    饭不可口,美酒酸涩,即便如此,老单还称这里是天荡城最顶级的酒馆,寻常百姓一辈子都没机会来一次,对此吴名不置可否,其它几个人却十分 当真,因为他们真的没吃过这么可口的饭菜。

    酒足饭饱之后,老单将疤子带往另一个包间,吴名不声不响跟了上去,老单向疤子投去询问的眼神,看到疤子微微点头后才将吴名也带上。

    这个包间的环境更加优雅,古朴的方桌,精致的茶具,厚实的地毯,甚至还有几扇绘有美丽图案的屏风,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隔音效果不佳,隔壁莺莺燕燕的声音不时传来,显然还有另一伙客人。

    吴名一进门就被屏风上的图案所吸引,而对屏风左右错落有致的花花草草视而不见,这令老单很是意外,要知道这些花草价值可不菲,寻常百姓根本难得一见。

    吴名打量屏风一会儿,很快发现了屏风上图案的秘密,随即对自己现在所处的世界充满了疑问。

    屏风上的画很简单,也很抽象,明显是近代的画师所画,讲的是流传在真龙帝国的一个传说。传说中世界上有神界,神界中有神族,神族聪慧而强大,他们创造了无数远超人类想象的神器……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有的,无所不有。很多年前神界爆发诸神之战,众神不顾禁忌,引爆一朵又一朵毁天灭地的蘑菇云,最终导致神界毁灭……。

    看着画中十分熟悉的坦克、飞机、军舰,还有那贯彻天际的蘑菇云,吴名已经明白这不是传说,而是真真正正的历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