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身世
    “你真以为我杀不了你?”

    说话间吴名突然猛地加速,伴随着铜匕的挥舞,一团团血花溅射高空,当胖子头领刚刚有所反应,吴名已经冲到他身前,将粘满鲜血的匕首架到了他颈脖之上,随后才是护卫武士捂着脖子倒地的声音。

    吴名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快的超出了所有人想象,在这个世界,像吴名这样的人,他们甚至听都没听说过。

    “不要乱动!”

    “放开金家主!”

    “金家主少一根毫毛,我们就跟你拼了……!”护卫胖子头领的武士顿时急了,一时间所有武器都志向了吴名,恨不得将吴名砍成碎肉。

    “原来你姓金!”吴名依然无所畏惧,看都不看围着自己的武士。

    “鄙人天荡城奴隶场金涛!”胖子头领脸色铁青,咬牙说道。

    “如果我真要杀你,即便再来几百人你也照样是个死,告诉你一个秘密,略阳城的崔景亮、留坝城的周天保都是我杀的,如果你硬要找死,我不介意再加你一个。”不知何时,吴名已经撤下匕首,附在金涛耳边轻飘飘的说了一句话。

    “啊?真……真是你杀的?”奴隶老板心中猛地一震,身为奴隶场的大老板,他当然是消息灵通之辈,昨天他就得到了崔景亮和周天保阵亡的消息,他还在好奇是谁有如此实力,没想到居然在这里遇到了杀人凶手。

    崔景亮和周天保都不是平庸之人,武力强大不说,身份也很是特殊,一个是四虎之首,一个是城主之子,眼前的汉子连这种人物都敢杀,那杀他肯定也不会有所顾忌,怪不得此人杀出重围都不归队,原来如此啊!

    想到这里,奴隶老板脸色已经惨白,不敢再啰嗦,金涛冲吴名拱拱手:“好,真龙帝国实力为尊,既然我技不如人,我愿意让出这些奴隶!”

    “金家主!”

    “金家主!”

    金涛的武士不甘心地低吼,金涛却不为所动,大手一挥,让武士们给吴名让出一条道路。

    事情在短短时间内发生巨变,朵朵震惊的望着吴名,好一会儿脸上才重新浮现笑意,还是第一次有人为了她而生死搏杀。

    “咔嚓”一声巨响,吴名一脚踹开一个箱子,箱子里面都是金涛的武士们抢来的财物,从中吴名翻出一件完好的裙子递给了朵朵。

    朵朵受宠若惊地捂住了嘴:“主人……小心,疼。”

    朵朵的担忧让吴名心中充满了暖意:“没事,把衣服穿上吧,凉。”

    和朵朵说话时,吴名的眼睛却没有离开过朵朵,眼中浓浓的爱意令朵朵不知所措。

    朵朵只觉一颗心剧烈的跳动,快要冲出嗓子眼,大脑也仿佛缺氧,有种窒息的眩晕,心口的起伏也不由地加快几分,想要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只好捂着脸羞涩地接过了衣服。

    虽然是第一次相见,但她却有种此身只能属于他的宿命感,她说不清这种感觉来自哪里,但直觉告诉她,此生不可能再遇到比这更好的男人了。

    “朵朵!”

    就在朵朵不可遏止地胡思乱想的时候,吴名直接牵上了她的手,这完全是吴名无意识的动作,在前世牵手早就成了他们的习惯性动作。

    “主人,脏!”朵朵下意识地要抽回手,却又舍不得那种温暖的感觉。

    “不脏,你还没回答我问题,愿不愿意跟我走?”吴名略微担心地问道,他很害怕被朵朵拒绝,毕竟这个朵朵和那个朵朵不是一个人。

    朵朵低着头,红着脸,半天都不吭声,闲着的另一只手更是扭成了麻花,就在吴名极为紧张忍受不住的时刻,她才若有如无地点点头。

    这时熊猫的低吼化解了朵朵的尴尬,朵朵指指笼子里的熊猫低声道:“主人,能不能把花熊也带走?它是我唯一的伙伴了,本来它可以逃掉的,但为了我,它杀死了五个敌人……还是被抓住了。”

    “它叫花熊?”

    “嗯!”

    “你的宠物?”

    “嗯!”说话间,朵朵的雾蒙蒙的眼睛一闪一闪,眼看着两滴热泪涌了出来,吴名心里一疼,他根本看不得朵朵受一点委屈。

    “可以。”随即吴名亲自走进笼子给熊猫打开了铁锁。

    这只熊猫极有灵性,它好像知道是吴名救了它,它不但没有攻击吴名,而且在吴名开铁锁期间,还迈着外八字小步直奔吴名,憨憨地使出了所有熊猫的绝招——抱大腿。

    “哈哈,大滚滚,真乖。”

    放出花熊后,吴名又让疤子等人动手,将捆绑着的青壮都放了,本以为青壮们会感谢他,但一不留神,青壮们竟然跑的干干净净,仿佛吴名是更为凶残的恶人。

    “啊?怎么回事?”吴名一脸诧异。

    “他们信不着我们,都是被抓怕了。”在这方面铁一最有经验说出了实话。

    “嗯,看来这个世界真不太平。”吴名点点头。

    “你怎么不跑?”吴名又问朵朵。

    “朵朵无家可归了。”朵朵抚摸着花熊嫣然一笑,此时的她已经洗净了脸,更加明艳照人,明眼人都可以看出,她跟那些村民根本不可能是一路人。

    注意到朵朵的变化后,疤子将吴名拉到一边悄悄说道:“吴名,这个朵朵不简单啊!”

    “嗯。”吴名答应一声,实际上他在握朵朵手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个世界生产力极低,为了生存几乎每个人都必须劳动,而朵朵的手柔若无骨,根本不可能是体力劳动者可以拥有的。

    “刚才青壮们逃跑的时候没想带上朵朵,可见他们并不熟识,而且在这个人都吃不饱饭的乱世,能拥有一头熊猫作宠物,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她的身世并不普通。”疤子继续说道。

    “我知道,没关系。”

    “不管她是谁,以后都将是我的人,只要她愿意跟着我,谁都抢不走。”

    “吴名,她也不好看呐……这你也当宝?”疤子以为吴名见的女人少,一时被朵朵迷住了心窍,像他这样的老司机喜欢的是丰/乳/肥/臀大嘴巴,对朵朵这样的雏儿根本不感兴趣。

    “少啰嗦,管好你的事就行了。”吴名眼睛一瞪,将疤子吓得缩了缩脖子,疤子哪里知道,吴名早将朵朵当成了他前世妻子的化身,根本就不在乎朵朵是否美丑,那是一种超越爱情的亲情,血浓于水牵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