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欺骗
    大名鼎鼎的崔景亮居然顶不住吴名的一拳,残余的略阳武士顿时发觉不妙,立即作鸟兽散脱离了战场。

    吴名没有去追,留坝军早就精疲力尽,大敌退后都瘫倒在地,一边感谢着吴名,一边大口喘着气。

    这是一个崇拜英雄的年代,周天保虽然不像亲卫那样有什么说什么,但他看吴名的眼神都变了,刚刚吴名或许没表现出太强的武艺,但力量实在太大了,一拳下去少说也有几百斤,完全不是一般人可以拥有。

    吴名对自己展现出来的力量没有太在意,他不知道的是,由于未知原因,这个世界的人力量弱的奇葩,即便是成年人体力也仅相当于前世十几岁小孩,实际上这才是造成吴名不可匹敌的根本原因。

    就比如疤子,长的人高马大,在留坝军中已算佼佼者,但他的综合战力恐怕都赶不上前世十七八的普通小伙。

    略阳军走后,周天保及其亲卫休息了一会儿,简单吃了点东西后,忍耐着伤痛冲吴名点点头,开始继续向留坝城进发。

    由于吴名和疤子的加入,这支队伍的实力大大增加,一路上又救下几个溃兵,一天后终于靠近了留坝城。

    离城越近就越安全,众人渐渐放松下来变的有说有笑,对吴名的感激更是时不时挂在嘴上,让周天保心里很不是滋味。

    此战,他是统领,惨遭兵败,吴名仅仅是个奴隶,却成了众人的救星,一种莫名的嫉妒涌上心头,而且吴名武力出众,将来必将影响他的威信,最重要的是他发现吴名骨子里桀骜不驯,并不是一个好掌握的人,所以周天保对吴名的感观再次发生变化。

    周天保本质上不是太坏,但他却是个嫉妒贤能的人,如果吴名稍微弱点,或许他又会是一种想法。

    “少主,帮吴名去掉奴籍后让他当我们的亲卫长吧,我们一定会跟他好好学。”

    “就是就是,有吴名教我们,下次肯定能将略阳城的杂碎打趴下。”几个亲卫兴奋地嚷嚷道。

    “嘿嘿,奴籍肯定是要去的,我还会给吴名贵族身份,让他当我的亲卫长也是好事,但这事我说了不算,得奏请我父亲同意,不然父亲该疑我豢养私兵了。”周天保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周家还不是少主说了算?只要您……。”

    “住嘴,这话也是你该说的?记住,留坝城只有一个主人,那就是我的父亲!”周天保面露狰容,顿时将多嘴的亲卫吓得噤若寒蝉。

    一路上,周天保的话比较少,吴名早就察觉出周天保心理上的变化,也从侧面向疤子了解到周天保并非心胸宽广之辈,一听周天保这话顿时心里了然。

    看来不管在哪里,靠人都不如靠己。

    吴名本想找个大腿抱,却不想遇到了白眼狼!

    “吴名,要不你先到我龙家军混混?先从小兵做起,如再立新功我就向父亲请示提拔你。”周天保向吴名问道,“新功”两字咬的很重。

    “妈的,都是一丘之貉!”吴名暗骂出声,心里十分不爽。

    “周少主,你当初答应我的可是荣华富贵,金钱呢?地位呢?女人呢?莫非少主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食言?”

    吴名感到背后的疤子拽了拽自己,回头看到疤子微微摇头的动作后,心里冒出一丝感动。

    “吴名,不要冲动。”疤子劝道。

    看着吴名不服气的眼神,再看看越来越近的城墙,周天保满脸戏谑的表情:“吴名注意你的说话方式,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

    “我当然知道。”

    “你只是一个奴隶,这次战败与奴隶炸营有直接关系,我没追究你责任已经不错了……况且奴隶救主本就是份内之事,我提拔你做勇士已算恩典,你不知感恩便罢了,居然敢跟我提条件……?”

    “金钱?地位?女人?我不是说了嘛,先进周家军,凭战功获取,想必到时候我父亲也没话说。”

    听着周天保句句诛心的话语,吴名怒火中烧,前世他便被这样忽悠了,一样的遭遇,一样的凌辱,一样的欺骗。

    前世,他不服命运,百战求死,为的就是公平二字,希望改变某种腐朽……虽然最终是个悲剧,但也绽放出耀眼的光彩。

    前世,他拖家带口都不怕死,这世,他孤身一人更不怕死,而且吴名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岂能被周天保这种小人物欺辱?周天保算什么?周家又算什么?能和前世的众多老虎相比?

    随后吴名渐渐冷静下来,这个时候的他实际上最为危险,疤子已经有了感觉,但周天保却显得有些迟钝。

    “吴名,忍!”疤子着急地小声提醒,他是留坝城有名的地头蛇,但依然不敢得罪周家这个庞然大物。

    “呵呵。”吴名冷笑着。

    “周少主,你不用给我讲那么多大道理,也不用绕那么多弯弯,来句痛快话,你是不是不想履行自己的诺言了?”

    “岂有此理,有这样和主人说话的吗?履行怎么样?不履行又怎么样?吴名我再次提醒你,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

    “身份?”吴名冷笑着。

    “瞅什么瞅?怎么,你还想动手?这里可是留坝城!不要仗着有点武力就不知天高地厚,更不要仗着有功就要挟我……看得起你是人,看不起你狗都不如……!”

    周天保越说越激动,将近期的不顺一股脑发泄在吴名身上,在他的认识里,奴隶就是爬虫,哪怕这只爬虫强大一点也仍然是爬虫,他此时必须镇住吴名,以后才能更好驱使,但他没注意到,吴名的表情越来越平静,眼神也越来越冷!

    完了,疤子心中一声呻/吟。

    “少主这是怎么了?吴名可是救命恩人呐!”众武士也暗自嘀咕,一时摸不着头脑。

    突然,吴名犹如火山一般爆发了,一声怒吼如晴天霹雳,惊得所有人目瞪口呆!

    “渣渣,给老子死!”

    只见一记重拳挟裹着尖锐的风声轰向周天保,令周天保惊骇欲绝地发出一声尖叫:“吴名,你疯了?快停下!!!”

    吴名不为所动,拳头越来越快,直接印在周天保面部,尽管周天保的武力不弱,但崔景亮都被吴名一拳砸死,更何况被追的野狗般逃窜的周天保!

    电光火石间,周天保被一击毙命!

    极为诡异地,略阳城与留坝城的统领居然都死在吴名手里!

    “我靠,吴名,你要害死我们啊?”这时疤子才痛心疾首地悲呼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