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无名
    天启历,二一七年春,一处荒郊!

    吴名从无限坠落的眩晕中清醒过来,周围的一切情况迅速涌入他的脑海。

    惊天动地的喊杀声、浓郁腥臭的血腥味、冰冷入骨的毛毛雨……无一不刺激着吴名脆弱的神经。

    “我没死?”

    “这是在哪里?”

    吴名眼神紧张而迷茫,随后他注意到,这是一片血腥之极的战场,遍地尸体,血流成河……无数红衣武士正在追杀黑衣人,而他身上正是黑衣。

    虽然此黑衣和彼黑衣的款式和样子都不一样,此黑衣上甚至印有“police”字样,但毕竟也是黑衣,所以他也在被追杀之列。

    “去死!”

    一个面色狰狞的红衣武士拿着一柄木锤怒吼着向吴名砸下,他已经砸死了好几个敌人,并没有将面前突然出现的敌人放在眼里。

    血腥味越来越浓,萦绕不散,吴名这时才注意到袭来的木锤。

    木锤上沾满红白之物,恶心之极,下意识的,吴名微微一侧身,一记鞭腿猛地抽出。

    “啪”一声脆响,红衣武士的颈骨全部粉碎,来不及发出惨叫便软倒在地。

    吴名一愣,敌人似乎非常之弱,怎么连他一腿之力都无法承受?

    正在围攻他人的几个红衣武士见状不约而同地停止了动作,然后转过身来,手一挥向吴名围拢过来。久经沙场,他们能看清晰地感受到吴名的威胁。

    吴名虽然看上去极为普通,但刚刚那充满爆发力的一记鞭腿就是他们的头领都使不出来,这让他们意识到遇到了高手。

    几乎不假思索,几个武士挥舞着武器一拥而上。

    武器很杂,有刀有矛,甚至还有木棒,使得他们看起来像街头打架的混混,但粗暴的动作,浓烈的杀意却告诉吴名,这是生死之战。

    吴名抿了抿有点苍白的嘴唇,同时咬紧牙关,身体再次一侧,狠狠地将拳头轰在一个武士的下巴上,随后一个回肘,猛击在另一个武士的胸口。

    顿时鲜血狂喷,那两个还算强壮的武士立即败絮般飞了出去,轰然倒地后再也没有爬起来,慢慢的,武士嘴角渗出的鲜血浸湿了大地。

    此时被这几个武士舍弃的黑衣武士微微一愣后回过神来,他本已走投无路,没想到柳暗花明杀出个救星,不由大声喝彩。

    “好身手!”

    说话的黑衣武士身体很魁梧,相貌也很英俊,只是横贯面部的巨大刀疤让其看起来十分狰狞。

    “看我的。”疤脸武士再次一声大喝,同时将手里的铜刀用力挥出,从背后将围攻吴名的两个敌人一刀劈成四段,武力居然也不弱。

    此时,仅剩下了两个红衣武士,他们的眼睛顿时通红起来,瞬息之间死了五个同伴,这是他们从未遭遇过的巨大损失,恐惧之下,其中一个武士不顾一切的大跨步冲来,双手紧握着铜刀,狠狠的劈向吴名,却依然被吴名干净利索地一拳砸死。

    很快剩下了最后一个敌人。

    红衣武士呆呆地看着吴名,一脸的不可置信。

    “你……你是谁?怎么可能?”仅存的武士艰难的从嘴里嘟囔出几个字。

    以往,他无所畏惧,但现在,他害怕了,他完全没想到会有如此强悍的对手。这些常年跟随在他身边的弟兄,都是百里挑一的好汉,都是从死人堆里打出来的勇士,无论是经验还是斗志,都少有人能及,他实在无法想象会被人砍瓜切菜般轻易屠戮。

    留坝城的武士,他很了解,从来没听说过有这号人物,所以他想知道对方究竟是谁。

    “你到底是谁?我是……。”

    “啰嗦。”没等红衣武士说完话,吴名一个滑步突击,紧跟着一记手刀,就将失魂落魄的红衣武士劈死。

    这个武士并非无名之辈,他是此次略阳城领兵崔景亮座下的一个小头目,武艺虽然不甚厉害,靠着拍马屁的功夫却很得赏识,只是今天被夺心智后糊里糊涂死在了吴名手里。

    随后疤脸武士看向吴名。

    “兄弟,跟我来,敌人马上围上来了。”

    吴名扫视一眼远处重重叠叠的人影点点头,随手捡起小头目的铜刀,跟上了疤脸汉子的步伐。

    他信任疤脸汉子,因为他们都穿着黑衣,明显是战场上同一阵营的战友。

    不久之后,吴名和疤脸汉子脱离了战场。

    在一个可以避雨的小山洞里,吴名和疤脸汉子双双躺倒在地,有气无力地相互打量这对方。

    “以前怎么没见过你?”疤脸汉子率先问道。

    “我也没见过你。”吴名警觉地回答。

    吴名是突然出现在这个世界的,他明明记得他从二十八楼一跃而下,但此刻却完完整整地来到这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还糊里糊涂卷入了战场。

    “奴隶营的?”疤脸汉子再问。

    “嗯。”吴名胡乱应了一声。

    “奴隶营初上战场,毫无战力,这次惨败与他们炸营有直接关系,没想到你还算可以。”

    “我叫疤子,你呢?”面对一个奴隶,疤子本不屑说出自己的名字,但吴名的身手确实不错,这让他有了结交之心,所以略微犹豫后还是做了自我介绍。

    “吴名。”

    “没有名字?也对,奴隶一般很少有名字。”

    “这次略阳城与留坝城决战,我们算是输了,妈勒个巴子,同样是500对500,我们怎么败的这么惨?不应该啊……略阳城什么时候有这样的实力了?”

    吴名没有纠正疤子的错误,而是用耳朵仔细倾听疤子的唠叨,搜集任何可能搜集到的信息,并且根据这些信息做出了初步判断。

    这是个疯狂而冷酷的世界,礼仪廉耻,道德教化,荡然无存。战争,才是这块土地的主旋律,而战争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更好的生存。

    这次战争的发起者是留坝城,以往留坝城和略阳城顶多算半斤八两,但今天,不知为什么留坝城遭遇惨败,仅仅半天功夫,500武士便全部溃败。

    500武士听着不多,但这个世界有点类似古代欧洲,500人马完全可以称霸一方,据疤子讲,方圆千里,最大的势力也不过才10000余武士。

    山洞里,吴名一边闭目养神,尽可能的恢复自己的精气神,一边思考自己的出路,死过一次,他才渐渐后悔,既然老天爷都不让他死,他为什么不搏一搏?权势、地位、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外面依稀有喊杀声传来,但暂时都和他没有关系,前世他见过太多的人间惨事,感情早就变得麻木,在这个人命如草芥的乱世倒也可以适应。

    不知道多久,一切安静下来之后,疤子带着吴名走出山洞,向留坝城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