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九百五十九章 离火天海
    “离火天海在何处?”陈锋倒是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不过不管是什么地方都好,龙首他是势在必得。

    “离火天海在虚空以北的地方,不过我先说好,那里很危险,有命进去未必会有命出来,我劝你还是不要去的好。”陆洪说道。

    “危不危险,这不用你管,你的任务就是带我去找到龙首所在的地方。”陈锋对他冷哼一声。

    “那行,离火天海并不在这里,不过我有办法带你过去。”陆洪背对着陈锋,嘴角露出了一抹得意来,显然是不坏好意。

    龙首的确是在离火天海没错,不过那里即便是释迦摩尼去了也会没命的地方,而陆洪就是要把陈锋骗到那里去送死。

    陈锋原本以为除了使用释迦摩尼的舍利子之外,没有办法离开这里,没想到这魔头竟然有办法离开,看来这大魔头的秘密也不少。

    现在释迦摩尼的舍利子已经落入了他的手里,即便那个离火天海是龙潭虎穴,陈锋也的去闯一闯,拿到龙首回去。

    不过一但去了离火天海之后,自己还能不能回来,这还是个未知之数,所以陈锋需要安排一些事情,王旭,覃章,杨海,还有牧女他们,陈锋并不打算把他们带走,毕竟他们的家就在这里,而且他们是佛修,这里才是最适合他们修炼的地方,把他们带走的话,一来不安全,二来,对他们也没有好处。

    再加上陈锋把魔界给灭掉了,毫无疑问,佛界这里面将会迎来数百年,甚至是上千年的辉煌发展,对于所有的佛修来说,都是一件好事,让他们留下来才是正确的事情。

    而至于绮梦这个圣门的圣女,由于她的身份特殊,也不可能跟随陈锋离开,不过陈锋还是多留了几天的时间陪他们,然后才和陆洪离开了这里。

    一开始的时候,陈锋还好奇这陆洪会用什么办法离开这里,前往离火天海,只见这陆洪拿出了一个圆球来,这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宝贝的,直接打开了一条通道,他和陈锋进入了通道里面后,陈锋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正在传送的状态当中。

    等他们从新出来的时候,他和陆洪已经出现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这个地方周围全都是火山,而且不是死火山,而是正在喷发的活火山,火山口冒着黑烟,大量的岩浆从这些从火山口流出来,形成了一个片岩浆海。

    而且除了地面上的岩浆之外,整个天空上方都是熊熊燃烧的大火,一整片天空都被这种火所覆盖着,这地方已经不是世界末日,简直就是一片绝地,难怪这里会叫做离火天海。

    而陆洪偷偷的看了一眼陈锋的表情,以为他会惊慌害怕或者是退缩,但是没有,什么都没有,陆洪从陈锋的脸上看不到任何的惊慌失措的表情。

    如果他知道陈锋是玩火的祖宗的话,相信他一定会后悔把陈锋带到这个地方来的,这里那是绝地,这里根本就是陈锋的福地。

    他连凤凰一族的天火都不怕,这点火哪里可以吓得了他,不过这个地方的火也不是普通的火,而是洪荒之火,轻而易举的就能够把所有的东西全部给摧毁,就连陆洪也是小心翼翼的。

    如果陈锋没有猜错的话,这里应该是洪荒之地,所谓的洪荒之地,不是指一个固定的地方,而是有很多这种地方。

    飞石流沙、炙热严寒、洪水火山是这里的真实写照,在这里活着的是洪荒时期具有极其邪恶思想的特殊存在。

    这里虽然看起来只有岩浆和火山,但是没多久后,陈锋就看到了一条火龙从这岩浆海里面飞了出来,竟然以吞噬火焰为主,陈锋离远就能够感觉到这些火龙的威力。

    “龙首在什么地?”陈锋把目光从火龙的身上收了回来,问陆洪道。

    “那个老秃头的龙首本来就是取自于离火天海的火龙王,这老秃头失踪后,火龙王自然就会回到这里来,想要拿到龙首,你的有制服火龙王的本事才行。”陆洪鬼魅一笑的道。

    “陆洪,你是不是想玩花样,你说带我来拿龙首,你现在让我去找火龙王,你以为我真拿你没有办法吗?”

    陈锋早已经看得出来这陆洪的小心思,只不过他一直没有去理会而已,无论这个陆洪玩什么花样,陈锋都不在乎,他敢玩花样,陈锋就敢灭了他没商量。

    “小子,这里是离火天海,你还是想想你自己的处境吧,祝你狩猎愉快,”陆洪本来就不安好心,他得意洋洋的启动手中的法宝,打算离开这里,扔下陈锋一个人。

    而陈锋却是对他不屑一笑的,等这陆洪进入了虚空之后,陈锋才一个念头过气,启动了他打入陆洪魔魂里面的天火,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看到陆洪哭爹喊娘的从虚空中滚了出来,倒在陈锋的面前打滚儿的。

    而陈锋完全没有理会他,甚至是当做没有看到,而是悠哉悠哉的坐在一旁吃东西,这家伙就是找虐的,真以为他陈锋那么傻,对他没有一点儿的防备和反制的手段不成。

    “饶命……饶命……”

    陆洪哪里会想到陈锋这家伙会这么卑鄙,竟然在他的魔魂里面做了手脚,刚才他利用手中的法宝打开虚空通道离开的时候。

    突然他魔魂里面的天火就开始燃烧了起来,简直是把他烧得几乎魂飞魄散的,好在陈锋没有要他的命的意思,要不然的话,他此刻哪里还能够出现在这里向陈锋求饶的。

    “怎么?不走了?还是舍不得我呀?”陈锋一连三句带着讽刺的话语道。

    而陆修哪里敢驳嘴的,他哆哆嗦嗦的的跪在地上不断儿的向陈锋求饶着,甚至还直打嘴巴的,连说不敢,不敢,而陈锋把这家伙折磨的只剩下一口气之后,才让凤凰天火停止灼烧他的**,用眼角扫了他一眼,带着浓浓而不屑的语气道。

    “陆洪,我看你不是不敢,而是很敢,你以为我真看不出来你的那的点小心思,我告诉你,我可不是释迦摩尼,老子也从来不讲慈悲为怀那玩意儿,你信不信我有一百种方法能够让你变得生不如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