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九百五十章 违反军规
    “陈大人,那……那魔头……”绮梦羞涩的不敢抬头的道。

    “那魔头在我的识海里面游泳呢。”陈锋笑嘻嘻的说道。

    “啊!陈大人,那岂不是很危险。”绮梦一下子担心了起来。

    “不用担心,我保证他的下场会比被释迦摩尼镇压还要凄惨。”陈锋自信满满的说道。

    他这话并非是无的放矢,那魔头如果不是使用这一招来想要来夺他陈锋的舍的话,陈锋对付这魔头还未必会有这么轻松,毕竟这魔头当年的实力可以和释迦摩尼抗衡,即便陈锋能赢,恐怕也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来才行。

    但是这魔头却是猜到了开头,却猜不到结尾,他的确是瞒过了陈锋,也顺利的进去了陈锋的识海里,只不过那里不是天堂,而是地狱,不要说他,就算是魔帝天帝的进去他的身体里面,也得给他陈锋趴着场征服。

    “绮梦姑娘,刚才的事情……”陈锋无端端夺走了人家的身体,一时间让他不知道说什么好,多多少少的还是有些内疚。

    绮梦不像是马思慧,她一开始是被魔头所控制而身不由己的,并非是她自己的主观意识,然而他后面的话还没有说,绮梦已经用一根手指堵住了他的嘴巴,害羞的说道:“陈大人不用说了,我明白陈大人的意思,绮梦……绮梦并没有怪陈大人,绮梦是心甘情愿的。”

    陈锋听到绮梦的话后,让他松了一口气的,陈锋自认他从来不是什么专业的男人,但是他花心归花心,但是对待每一个喜欢她的女人都是真心的。

    陈锋也佩服那些对感情专一的人,两夫妻恩恩爱爱的一辈子,令人羡慕,陈锋也不会用自己是个强大的修炼者来作为借口,但是这不代表他陈锋女人多,就显得他陈锋是一个下流胚子,只要大家你情我愿的,这又有何不可的,古代皇帝还三宫六院七十二妃的呢,难得你能说皇帝就是贱人不成。

    “绮梦,你放心吧,我陈锋不是那种穿上裤子不认账的男人,只要你对我有情,我必对你有意。”陈锋知道这个时候该说些什么,握住了绮梦的双手,看着她的美目深情的说道。

    绮梦的心里面一甜,整个人都酥软了,依偎在陈锋的怀抱里,害羞的说道:“绮梦,绮梦愿意。”

    “我抱你去沐浴吧,你刚刚才由女孩变成女人,身体不便。”陈锋倒是没有再使坏作恶,把绮梦从床上抱了起来,帮她沐浴更衣。

    而那个魔头此刻还在陈锋的识海里面暴跳如雷的,这小子的识海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的,此刻不要说是想夺舍了,他想要逃出去都没门儿,已经被困在了陈锋的识海里面,而时不时的,从头上砸下几道雷电来,把他给劈得灰头土脑的。

    经过一夜的修整,那些佛修使用了陈锋的婆娑丹来补充,到了第二天的时候,他们的实力就已经差不多恢复了。

    然而出了绮梦和陈锋之外,谁也不知道昨晚上发生的事情,两人都有默契般没有宣扬出去,不过大家还是能够感觉得到绮梦和陈锋的关系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

    不过他们也没有多想,应该说是不敢去猜度,陈锋昨天一招灭杀了十多万魔魇马魔将的画面,已经深深的刻在了他们的脑子里面,现在他们对陈锋有的只是敬畏,包括那些圣门的弟子在内也是如此。

    经过一晚的修整,第二天,佛修大军继续魔度出发,可能是昨天陈锋给了他们无限的信心,让他们今天变得士气如虹的,每个佛修都充满了强大的信心。

    在大型的战争当中,士气是最最重要的因素,甚至比他们个人实力还要重要,一但没有了士气,任凭你再强大,也会兵败如山倒。

    这也是陈锋昨天为什么要这么早动用仙石炮的原因,其实他即便不动用仙石炮,他也能够轻松的把这些魔魇马魔将给灭掉,但是那效果却没有动用仙石炮那么好。

    陈锋就是要告诉他们,自己就是队伍里面的定海神针,他陈锋一天不死,他们都不会丧失士气,这对于经历过多场战争的陈锋来说,早已经把这套运用的炉火纯青的了。

    今天出现的魔军比昨天的还有强大,但是经过昨天一役后,这些佛修大军非但没有害怕,反而是战意十足的。

    而陈锋也完全不吝啬,什么婆娑丹,佛宝佛器的,能给的全都派发给这些佛修弟子使用,而昨天悍不畏死的那个拿着月牙铲的佛修此刻被陈锋叫到了他的面前。

    这佛修有些忐忑不安的,昨天他虽然成功的把魔魇马魔将引到了指定的区域内,但是他却是违反了陈锋的军规。

    而陈锋立下来的军规可不只是说说的而已,更不是闹着玩的,但凡有人敢违反军规,甭管他是长老还是弟子,陈锋都不会手下留情。

    “你叫什么名字?”陈锋面无表情的问道。

    “我叫……我叫长河,苏长河。”

    这个佛修惶恐不安的看着陈锋,昨天的他的命是陈锋救回来的,如果陈锋没有救他的话,恐怕他已经和他的师兄都死在了那惊天动地的一击之下,连骨灰恐怕都找不到了。

    “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你叫来吗?”陈锋依然是面无表情的说道。

    “知道,我昨天违反了军规,没有在指定的时间内撤退,还请大人责罚,但是昨天的神情与我师兄无关,是我不肯撤退,我师兄才被我连累的。”

    苏长河倒是没有给自己早借口,而是跪在了陈锋的面前说道。

    “陈大人,我师弟他只是报仇心切而已,并非是有意要违反军规的,还请陈大人原谅他。”而同样被陈锋唤来的另外一名佛修马上跪下来为自己的师弟求情。

    “无规矩不成方圆,不管是你也好,还是你师弟也罢,本大人只是知道一件事情,就是你们违法了军规。”陈锋声音冷峻的说道。

    “大人,要罚就罚我,这件事情与我师兄无关。”苏长河急忙说道。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