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九百一十四章 后悔莫及
    而那些佛度的精英弟子看这盘膝坐在金光莲花座上面的陈锋时,全都傻眼了,也让他们之前对于陈锋的误解感到羞愧。

    也不知道是谁先带的头,跟禄秋芸一样,跪了下去,对陈锋双手合掌参拜,后面的那些佛度精英弟子也全都对陈锋跪了下来进行参拜着。

    陈锋无悲无喜,眼中根本没有这些对他参拜的人的存在,而是抬头向天,从口中吐出一个经文来,瞬间他的背后的金光如同灼热的太阳一样,散发出万丈的金光,整个镇魔之地的五十阴魔统统消失,不过陈锋也闷哼一声,张嘴吐出了一口鲜血。

    这段经文来自于大乘佛经,不是陈锋目前的能力可以驾驭的,要不是他本身特殊,体内有着星辰丹田,他根本就没有办法使用,而现在即便是使用了,也不过是勉强用出来,甚至都没有发挥出这段佛经十之一二的威力来。

    虽然陈锋的吐血,他背后的金光也消失了,而有金光经文所做成的旋转大阵也散开消失,而陈锋好像一颗石头似的,从天空上面坠落下来,

    禄秋芸马上飞了过去,把陈锋给抱住,而此刻另外的那些捡回一条命的佛度精英弟子也纷纷飞了过来。

    而禄秋芸却是紧张的守护着陈锋,防备这些佛度的精英弟子,而陈锋只是脱力而已,并非是昏迷过去,他被这个禄秋芸抱住环抱中,一张脸压在了她的胸膛上面,感受到两团带着弹性的玉山的压制,让陈锋有些受不了,不得不开口说道:“禄秋芸姑娘,我没事了,你可以放我下来了。”

    禄秋芸听到陈锋的说话后,才把他放了下来,而陈锋现在可没有心情去想那些风花雪月的事情,他服用了几颗婆娑耽后,恢复了一些精力,看到禄秋芸还在一脸紧张的样子,在防备着这些佛度的精英弟子,对她说道:“禄秋芸姑娘不用紧张,他们没有被魔物夺舍。”

    而禄秋芸听到陈锋的话后,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的,不过她依然不放心,毕竟这些人之前所做的事情还让他历历在目的。

    而陈锋现在可没有时间跟这些墙头草计较,他正一脸忧色的看着镇魔塔的方向,感觉到了一股极强的力量正在涌出来,恐怕魔头很快就要离开镇魔塔出来了,这个鬼地方不能久留,陈锋可不想跟这个魔头杆上了。

    “魔头快要出来,我们快走。”陈锋对禄秋芸说道,然后也不理会那些墙头草的,带着禄秋芸马上御刀飞行,用最快的速度离开镇魔之地,而那些没有脸没有皮的佛度‘精英’弟子,也跟在他们的后面,只不过是陈锋懒得去理会他们罢了。

    不过既然是镇魔之地,又岂会这么容易的能够离开,这里面一块区域都有特定的属性,若是不把这魔头消灭的话,这区域根本不会打开,就算你想离开也没有法子。

    而陈锋的手段不少,他也尝试过使用别的办法想要突破这层空间,包括一念永恒在念,但是无一例外,全都失败了,很显然这里面的规则没有他所想的那么简单。

    结魔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地方,就连佛度和圣地都弄不清楚,反正有佛度以来,这个结魔界就已经存在了。

    不过一般他们都是把结魔界当做是试炼自己弟子的地方,进来里面的弟子的实力和修为,在出去后通常都能够获得很大的提升,按道理来说,好像以往那些佛度的弟子进来这结魔界里面,并不会像陈锋他们那么倒霉。

    一进来先是是雷龙区,现在又是镇魔之地,所以才会显得这些佛度的精英弟子如此没用,倒不是说这些佛度的精英弟子真的有那么差,以他们的实力,随便哪一个放在外面都称得上是高手的了。

    也不知道是他们倒霉,还是陈锋倒霉,反正大家现在跟着一起倒霉,什么宝物的,什么修为的提升的,现在这些佛度的精英弟子统统都不想要了,他们现在只想活着出去。

    他们进来的人包括陈锋在内,一共有三十个人,而现在只剩下不到十五个人了,就连楚修和辛天干都被魔物给夺了舍,再好的宝贝没有命享用又有什么用。

    而偏偏他的心目中的依靠楚修已经被夺舍了,现在能够帮助他们的就只有陈锋一个人,而他们之前这么针对陈锋,这就变得有些尴尬了。

    “要不……我们过去跟陈锋道歉承认错误吧?”一名佛度的精英弟子说道。

    “可是我们之前这么对他,他会原谅我们吗?”一些佛度的精英弟子有些不确定的道。

    “难道你认为我们现在还有别的办法吗?刚才你也看到陈锋的实力了,只有他才能有可能带着我们活着出去。”一名弟子说道。

    其实不用这名佛度的弟子说,大家也都知道这个理,但是但凡他们有一丁点的办法的话,活着有一个人有勇气出来带领他们,他们也不会没皮没脸的做出这种事情来。

    他们倒是有些羡慕陈锋身边的禄秋芸,还是她有眼光,想必之下,就显得他们这帮男人是多么的无能,这么多人还不如一个女人有见识。

    “你们不去我去,我可不想死在这里。”一名佛度的精英弟子一咬牙的说道,然后不顾一切的向陈锋飞掠了过去。

    他靠近陈锋后,双手合掌,刚要开口说话,只见陈锋冰冷的目光撇了他一眼道:“滚一边去。”

    要是放在之前的话,陈锋要是敢这对他说话,恐怕他早就恼怒成羞的了,但是现在他却连一点儿的脾气都没有,也不敢开口说再说话,而是低着头好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孩子似的,站到在一旁忐忑不安的。

    而禄秋芸看到这名佛度精英弟子的下场,顿时让她在心里面庆幸,好在她赌对的,谁说女人的第六感没有用的?

    要是女人的第六感没用的话,恐怕她现在已经死了,或者落得就像眼前这个佛度的精英弟子一样的下场。

    这时候,那个佛度的精英弟子正在对她使眼色的,而禄秋芸也看懂了,他是想要让禄秋芸帮他跟陈锋说几句好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