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八百七十九章 大河镇的少爷
    要是换了其他的人过来,恐怕一看到这种情况,早就被吓跑了,这里是魔物进入小禅佛派内的主要干道,需要面无无数的魔物大军,谁有信心可以守得住呢。

    何堪陈锋还没有什么人手,手底下也就三十个小禅佛派的弟子,外加上大河镇一帮老残病弱不堪重用的佛修,不是小禅佛派不跟给陈锋弟子,而是小禅佛派已经无人可派了,毕竟要防守的地方可不仅仅只有大河镇一个地方。

    “大人,大河镇排除了一些受伤和失去的佛修,目前还有和魔物作战能力的只有五十三人,其中男佛修有四十一个,女佛修一十二人……”金河田正在向陈锋汇报情况。

    陈锋点点头的,也没有有满意也没说不满意的,而是对金河田说道:“你带我去镇上到处走走。”

    “是,大人。”金河田恭恭敬敬的回答道。

    陈锋也没有使用马车,而是和金河田步行出去,大河镇原本是一个很繁荣的交通要镇,但是现在却变得无比的荒凉,做生意的人也没有了,路边的商铺和客栈酒肆全都大门紧闭。

    原本有十多万长住居民的大河镇,有地方可却的镇民早已经离开,根据金河田最新的统计,目前大河镇还有三万多居民滞留在这里,无地可去,只能留在这里惶惶不可终日的。

    而陈锋背着双手,身上披着一件大髦,一边走,一边问金河田一些事情,就在这个是好,突然看到数百名的年纪不一的妇孺,齐刷刷的跪在陈锋的面前。

    “你们干什么?是不是想要造反?快点散了,不要阻拦大人的去路。”金河田吓得满头是汗的,急忙大声的喝斥她们道,要是惹恼了陈锋的话,那后果绝对是不堪设想的。

    而陈锋对金河田摆摆手,看着这些拦路的妇孺,开口询问她们道:“你们这些妇孺拦住我的去路,所谓何事?”

    “大人,请救救我们。”

    一名妇孺从人群中只有可出来,对陈锋说道。

    “怎么回事?跟我说清楚。”

    陈锋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冰冷起来的道。

    “大人,你是我们大河镇最后的希望,千万不要抛弃我们大河镇的人了,大人若是不管我们,我们大河镇这么多的老幼妇孺可就全都没有希望了。”这名妇孺用哭腔苦苦的哀求着陈锋。

    “求求大人不要离开我们大河镇。”这数百的妇孺一起向陈锋哀求着,场面让陈锋心中撼动,也让他变得极其的愤怒。

    “是谁说我会离开大河镇的?是谁说我会抛弃你们的?”陈锋的声音如同腊月的寒冬,脸色阴沉的让旁边的金河田连大气都不敢出。

    “是……是狗仔他们说的,他们说的人迟早都会抛弃大河镇,让我们等死。”这名妇孺说道。

    “金河田。”陈锋爆喝一声。

    “在。”金河田身体一震,跪了下来道。

    “把那些造谣者给我全部抓过来。”陈锋命令他道。

    “是的,大人。”金河田不敢怠慢,马上回去带人去把那些妇孺口中所说的人全部带到了陈锋的面前。

    这几个人都都是大河镇的佛修,不过只是实力最低的那种,只见他们被金河田压过来的时候,全身瑟瑟的发抖。

    “是谁告诉你,本大人要抛弃大河镇不管你们的?”陈锋看着这几个家伙,让他气不打一处来的道,现在正是紧张的时候,这些人还在散步谣言,实乃该死。

    而这个几个人低着头不敢说话,全身都在发抖着,而陈锋可没有那么多好的耐心来教化他们,看到他们不说话,顿时冷哼一声的道:“不说,那就永远也不要说了,散布谣言者,罪无可恕,把他们的脑袋都给我砍了。”

    “是!大人。”金河田吩大声的道。

    “饶命啊,大人,饶命啊,大人,不关我们的事,是赵家的公子说的。”狗仔那几个人一听到要砍他们的脑袋,顿时大声的求饶了起来。

    陈锋不屑的看了他们一眼,鼻子冷哼一声,他早就看出来了,谣言根本不是他们这些人传播的,对金河田说道:“把那什么赵家的公子给我抓来。”

    陈锋的话音一落,看到金河田的表情变幻了一下,他并没有马上听令去抓人,陈锋顿时皱了一下眉头,对他有些不满的说道:“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大人,借一步说话。”金河田对陈锋小声的说道。

    “不必,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本大人没有什么是见不得光的。”陈锋大声的说道。

    金河田脸色的肌肉抽了抽,才小声的对陈锋说道:“赵家是大河镇的大户人家,他们家的大公子是莲华山的弟子,我们不宜得罪赵家。”

    “莲华山……”

    陈锋的嘴角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来,莲华山的这帮混蛋,上次在魔煞天里面对他一再的挑衅,自己还没有机会报仇呢,不过莲华山始终是大派,陈锋可不能做得太过明显了。

    “哼!现在是非常时期,老子……本大人不管他是莲华山的也好,还是佛度也好,散布谣言者杀无赦,去把那个赵公子给我抓过来问罪。”陈锋说道。

    “哟,是谁这么大的口气,要抓本公子呀?”就在这个时候,看到一个公子哥儿带着几个人从人群中出来。

    这个赵家的公子手中摇晃着一把扇羽,一副眼高于顶,二世祖的样子,走出了人群,看着陈锋,表情显得相当不屑的说道:“你倒是挺大口气的,我们赵家也是你一个小禅佛派的弟子可以处理的吗,真是个天大的笑话。”

    也是赵家平常在这大河镇作威作福惯了,就连小禅佛派的人也不放在眼里,而其他的人也不敢出声反驳他。

    “拿下。”陈锋从嘴巴里面吐出两个字来。

    金河田楞了一下,不知道他是没有听清楚,还是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傻愣愣的站在原地不动,陈锋再次一声爆喝的道:“我说把他拿下,你是不是聋了?”

    金河田这下子才反应了过来,看了一下陈锋,再看了一下赵公子,显得有些两难的,毕竟赵家在大河镇就是属于太上皇存在一般的家族,从来没有人敢得罪他们,包括金河田这个镇守在内。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