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八百七十四章 死路一条
    陈锋对他点点头的,也不在啰嗦,回去做好准备,这番前往大河镇,他打算把王旭,覃章,牧女,还马思慧都给带上,毕竟此去大河镇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回来。

    大河镇是魔物进入小禅佛派的必经之路,守住了大河镇,就等于遏制住魔物进攻小禅佛派的必经要道,所以此番陈锋去大河镇,不仅仅只是消灭魔物那么简单,而是要把魔物大军挡在大河镇之外,不让他们进来。

    大河镇,镇守金河田一声的疲倦,大龄大河镇所有的佛修刚刚才把魔物击退,暂且得以松下一口气的,不过这一战,大河镇死伤的佛修多达百人,现在的大河镇已经没有防守的力量了。

    大河镇的居民们能走的已经走了,走不了的只能留下来等死,现在每个地方都有魔物横行,留在镇子里面起码还有防守,离开镇子只能是死路一条的。

    有本事有亲戚投靠的居民早就走了,留下来的都是走投无路的,每天的日子都是过的惶惶不可终日,不知道什么时候,魔物就会杀进来。

    “小禅佛派还没有派人过来防守吗?”金河田疲倦的问属下道。

    “还没有消息,据说小禅佛派也遭遇魔物的攻击,而且这一路上到处都是魔物阻拦,我们未必能够等得到他们过来。”金河田的属下也是绝望的说道。

    “我们还有多少弟子?”金河田也是叹了一口气,面如死灰的问道。

    “若是把所有还拥有战力的佛修都算上的话,我们大概还有百人左右。”他的属下几乎把一些老残病弱的全部算上去,也不过是百人而已,而真正还能够战斗的,恐怕能有一半就不错了。

    “大人,那些魔物很快就会再次来袭,大河镇已经守不住了,请镇守大人先行撤退。”金河田的属下劝他道。

    “不行,大河镇一但失守,后果不堪设想,小禅佛派一定会派人过来支援的,吩咐大家打起精神来。”金河田连想也没想的说道。

    “是,镇守大人。”金河田的属下只能按照他的命令去办。

    其实这种话不要说是金河田的属下不相信,就连金河田自己都不相信,想要守住大河镇,除非小禅佛派全派出动,否则的话,根本不可能守得住。

    没人想死,金河田也不想死,他只是一个镇守而已,不是高手,现在魔物大军尚未正式过来,大河镇便已经死伤惨重的了,要是魔物大军过来的话,恐怕大河镇不用一刻钟就会被魔物给摧毁掉了。

    但是金河田不敢走,起码在等到小禅佛派的人过来接手之前,他不敢走,否则的话,小禅佛派一定会拿他问罪,所以现在他只能够盼望在下次魔物攻击之前,小禅佛派的人能够及时赶来。

    而此刻陈锋正在慢吞吞的赶往大河镇,一架大车厢的马车成为他移动的行宫,不过他弄这玩意倒不是为了寻欢作乐,而是为了修炼、他想要在抵挡大河镇之前,把自己的佛法修为再提高一些。

    不过他的这种行为在被人的眼中,就成为了寻欢作乐的行为了,因为他整天跟那个侍妾躲在里面不出来,没事的时候,任何人都不能过去打扰他们。

    虽然马思慧是陈锋的侍妾,但是这种时候,陈锋还真的没有兴趣乱来,他除了自己修炼之外,每天就是指导马思慧修炼,帮她增强实力,这次前往大河镇,马思慧就是他的秘密武器,甚至可以说是核武器,再加上她的独特身份,陈锋自然要带着她在身边才放心。

    不过那些小禅佛派的弟子可不敢多言,反而是羡慕他的艳福,现在陈锋早已经超越了唐学文,稳稳的坐稳了小禅佛派实力最强的第一弟子的宝座,可是小禅佛派弟子的心目中的偶像。

    “主人,为什么你会懂得这么多的上古的佛法?”马思慧看到陈锋时不时的教导她一种新的佛法,而且还有很多佛丹,让马思慧十分惊奇的问道。

    “这是秘密,你不用管那么多,你只要专心修炼就行了。”陈锋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来道。

    马思慧乖巧的点点头,倒是没有再多问,看到陈锋已经结束了修炼,过去帮他捶背捏腿的,马思慧和牧女不同,牧女还只是一个小孩子,陈锋对她可下不了手。

    但是马思慧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女子了,再加上她那身份,让陈锋这家伙有些心痒痒的,通过马思慧的领口偷看她的两只大白兔。

    而马思慧也感觉到了陈锋那火辣辣的目光,让她害羞的低下头去,脸色变得红扑扑的,本来一男一女独处一个车厢里面,加上车厢的空间又不大,难免会让人遐思。

    “主人,让慧儿侍奉你好吗?”马思慧突然大胆的对陈锋说道。

    她既然做了陈锋的侍妾,对于这一天,她早做好了心理准备了,只不过陈锋一直没有要她而已,而陈锋把她从魔堡里面救出来,还冒着危险,带她回去马家镇,并且还教导她本事,可以说,马思慧的一颗心早就放在了陈锋的身上了。

    陈锋看着马思慧早已经是心痒痒的了,来这里这么久了,也没有开过荤,现在看到马思慧一副任君摘取的样子,哪里还能够忍得住的,顿时把手放在了她的衣服里面。

    马思慧哪里受得了陈锋的撩逗,一声嘤宁,整个人都软倒在了陈锋的身上,任由陈锋在她的身上作坏。

    而陈锋摸着马思慧的玉兔,心里面却在想着,在外面自己和女人干那种事情的时候,是可以帮女人和自己都提升修为的,不知道在这里行不行呢?

    一想到这个的时候,陈锋顿时全身燥热了起来,用手在马思慧衣服的领口上面一扯,哗啦的一声,马思慧的衣服就被陈锋给撕开了,露出了藏在衣服后面的诱人风景。

    在陈锋这个花丛老手的一番上下左右的调教,很快马思慧就变得满脸都是桃红的颜色,一声痛哼,只见她双手用力的按在了马车的车厢板壁上面,一阵火辣辣的疼痛,让她咬紧了牙关,脸上的表情略显得有些痛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