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八百四十四章 血浓于水
    “你……你真的是小禅佛派的弟子?”云凤惊讶的差点说不出话来了。

    “我当然是小禅佛派的弟子,如假包换。”陈锋微笑着说道。

    “不可能,刚才那是玄魔,除非是小禅佛派的长老才有这个实力对付,你……你一个弟子怎么能对付得了玄魔?”云凤不相信的说道。

    “呵呵,这个世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事情,沧海也能化桑田,就好比仇恨一样,爱与恨不过是一线之隔,前进一步是悬崖,后退一步海阔天空,为什么不试试呢?”陈锋借题发挥的说道。

    云凤顿时变得不再说话,两人就这么在这个山谷口坐着,过了一会儿后,云凤才对陈锋说道:“他……他还好吗?”

    陈锋自然知道她口中所说的“他”是梭长老,开口说道:“身体倒是没有什么,只是人很憔悴,我看到他每天都是心事重重,吃不下饭,睡不好觉,一直没有开心过。”

    陈锋把梭长老说得有多惨就有多惨的,毕竟女人比较容易心软,其实陈锋看得出来,云凤并不是真的恨她的父亲,要不然的话,云凤根本就不会和他废话,直接就让他滚蛋了。

    “那个人从小就经常让人偷偷给我送东西,可是我从来没有看过他是什么样子的,我娘也从来不跟我说起他的事情,每次一提起他,我娘就会很生气。”

    “我记得有一次,但是我还是很小的时候,我看到和我一起玩的小伙伴们都有爹和娘,我就回去问我娘亲,结果我娘亲把我狠狠的打了一顿,让我以后不许再提起这个人来……”

    “后来,每隔一两年的时间,那个人就会让人偷偷的送一些东西给我,包括修炼的功法和钱物等等,但是有一次,被我娘发现了,差点让我娘气得吐血,从此之后,我就不敢再拿他送过来的东西……”云凤带着回忆的表情,徐徐的开口说道。

    “那你恨他吗?”陈锋问她道。

    “恨?我不知道,也许吧。”云凤有些迷惑的摇摇头说道。

    陈锋自然能够看得出来云凤的迷惑,倒是让他松了一口气的,看来这云凤只不过是受到了她娘亲的影响而已。

    这时候,陈锋把梭长老的布包拿出来递给她说道:“不管怎么样,他都是你爹,你的身体里面流着他的血,血浓于水的。”

    “云姑娘,你能有一个关心你的人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而有些人,一辈子连自己的爹娘都没有机会见过,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是是真的希望你们能够化解这段恩恩怨怨的,人总不能带着仇恨生老病死,那将会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也许是陈锋的话有了效果,云凤倒是没有再把布包扔掉,而是把布包打开,只见里面是几本佛修的功法,还有一些钱物之类的东西和一封书信。

    云凤拿起书信看了起来,没过多久后,看到她的眼睛里面出现了泪光,她把书信小心翼翼的放好,对陈锋真诚的说了一声:“谢谢。”

    “云姑娘,其实你能够想开那是最好的事情,我是一个外人,也不好多说什么,但是亲情是任何一个人一辈子都割舍不了的东西,你娘亲恨你爹,想必她自己也很痛苦,只有深爱过一个人,她才会那么恨一个人,你现在已经长大了,你年轻和你爹之间的恩怨需要你用耐心来慢慢的化解。”陈锋对她说道。

    “我知道了,谢谢你,陈锋,你回去告诉……那个人,让他以后不要再给我送东西了,就算再送我也不会收,还有……我会想办法劝说我娘的。”云凤对陈锋说道。

    “云姑娘,你能这么想就最好了,我回去后会把你的话对梭长老说的,我想他一定会很高兴的,对了,相识一场,送你件礼物,我不是你爹,你可以大方的收下来。”陈锋拿出一颗佛丹送给她说道。

    “陈公子,你刚才已经帮了我,我怎么好意思收你的……啊!佛丹。”

    云凤的话还没有说完,便看到了陈锋手中的东西,顿时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收下吧,我看到你的修为已经到了瓶颈期,停滞不前了很久了吧,这佛丹应该可以帮助你突破。”陈锋对她说道。

    有佛丹在手,现在的陈锋也算是个超级土豪了,对于他这个炼丹师来说,一颗佛丹跟算不了什么。

    “这……这怎么行。”虽然云凤的口中说着不行,但是她的目光根本无法从佛丹上面挪开,看得出来她很渴望获得佛丹。

    “云姑娘,拿着吧,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陈锋把佛丹放在了她手掌心中,对她微微一笑的,然后站了起来,身体一跃到了半空中,准备御刀返回小禅佛派。

    现在任务算是完成了,在目前来说也算是最好的结果了,总不能一下子就让人家母女放下对梭长老的恩怨。

    然而就在此刻,突然看到空中出现了几个僧人,他们把陈锋团团包围着,而其中一个人正是之前陈锋遇到过的那个手中拿着佛度巡使令的僧人。

    陈锋顿时皱了一下眉头,从空中落了下来,看着他们几个问道:“我是小禅佛派的弟子,你们是什么人?”

    “师兄,就是他,这个人懂得使用上古佛法。”那个僧人指着陈锋对另外一个僧人说道。

    “你一个小禅佛派的弟子,竟然懂得使用上古佛法,你的上古佛法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你必须要向我们交代清楚。”一个僧人对陈锋质问道。

    “我的上古佛法是从来的,关你们屁事,反正又不是从你们手中得来的。”陈锋对他翻了个白眼说道。

    “陈公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是什么人?”而这个时候,在不远处的云凤发现了这边的争执,也急忙走到了陈锋的身边问道。

    而陈锋看到云凤过来了,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小声的对她说道:“云姑娘,这是我和他们的私事,与你无关,你走吧。”

    陈锋的原意是想要支开云凤,担心会把她牵扯了进来,但是没想到还是把她给牵扯进来,而云凤还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就看到那些僧人把她也给包围了起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