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八百四十章 梭长老的请求
    没多久后,陈锋就来到了梭长老居住的地方,而梭长老看到陈锋来了,也是很高兴,马上请陈锋进去他的府邸里面热情的招待他。

    “梭长老,找弟子有什么事情吗?”陈锋问道。

    “陈锋,是这样的,我有一件事情想要拜托你。”梭长老对陈锋说道。

    “梭长老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弟子去办的,直说就行了。”陈锋看得出来梭长老似乎有些难言之隐似的,陈锋猜测梭长老依然让他去办的是一件私事。

    “那……我就直言了。”

    梭长老开口对陈锋说道。

    “是这样的,这是属于我个人的一件私事,我有一个女儿,她叫做云凤,从小一直跟随她母亲生活,由于很多年前,我做了一些对不起她们母女的事情,导致她们一只在心里面恨我,我前段时间打听到我女儿的消息,我希望你能够帮我送一些东西给她,但是不要让她知道是我送的,否则的话,她是不肯要的。”梭长老对陈锋说道。

    而陈锋也没有不识趣的去问梭长老当年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她们母女两的事情,只是点头答应了下来,不过也让陈锋感到有些奇怪。

    送东西给他女儿,他只要随便派个弟子去就行了,为什么一定要找他陈锋去呢?所以陈锋也把他心里面的疑惑向梭长老问了出来,毕竟有些事情可以装糊涂,但是有些事情是可不可以装糊涂的,他必须要问个清楚。

    “我女儿……可能会有危险,如果我出现在她的面前的话,她一定不会让我救她的,所以我想要拜托你,你是我见过实力最强的弟子,我想你一定能够保护好我的女儿的。”

    梭长老这话可不是随便乱说的,他曾经多次裁判过陈锋的比赛,他知道陈锋的实力远比他所展现在擂台上面的要强很多,所以他才会找陈锋帮这个忙,如果没有陈锋的话,那么今天他要找的人就是唐学文了。

    “放心吧,梭长老,我一定会把东西给你女儿送到的。”

    陈锋并没有多想,马上就答应了下来,而且再说了,陈锋也不好意思拒绝,人家可是个长老,而自己只是弟子而已。

    梭长老把一个布包交给了陈锋,而陈锋也没有打开来看,把布包收好之后,按照梭长老所提供的地址离开了小禅佛派。

    陈锋也没有见过梭长老的女儿,也不知道他女儿到底长什么样子的,这这件事情的关键在于,陈锋要把东西亲自送到她女儿的手中,倒是用什么理由来让梭长老的女儿手下这个布包,倒是让陈锋有些为难,不过车到山前必有路的,陈锋打算见到了梭长老的女儿再说。

    陈锋下了山,租了一辆马车,然后往三百里外一个叫做凉镇的地方赶过去,三百里的路程,若是放在地球上面,开车前往的话,,不过是几个小时的事情。

    然而在这个地方可没有地球上的那些公路,也没有车子,要抵达那凉镇起码需要两天的时间,毕竟马儿也是会累的,到了晚上的时候,就需要找个地方住宿过夜。

    而陈锋之所以没有选择御刀飞行,自然是想要低调一些,何况这件事情也没有那么焦急,正好他可以一边乘坐马车,一边看看风景什么的,他来到这里那么久了,也没有好好的看过这个世界。

    马车在车夫的驾驭下,速度不快不慢的向凉镇的方向而去,而陈锋则是坐在马车厢里面,打开梭长老的布包看了一下。

    布包里面其实也没有什么东西,就是一些佛修的功法和一些钱财而已,而佛修的功法也不是小禅佛派的功法,应该是梭长老从别的地方得来的东西,看来他是想要弥补一下他的女儿。

    陈锋把布包重新捆好,随手丢入了自己的储物法戒里面去了,他之所以要看一眼,是找到梭长老的女儿的时候,起码他把这东西给人家,也得有个理由不是,最起码他要说得出来里面是什么东西,要不然的话,人家还以为你对她不怀好意的呢。

    至于用什么理由,陈锋还没有想好,反正见到了梭长老的女儿时,自然会有办法的,而坐在马车里面的陈锋,一开始还觉得有点而新鲜感的,但是没过多久,他就有些腻歪了。

    这马车的速度本就不快,关键这底下还没有一条平整的道路,所以马车走起来的时候,让陈锋在车厢里面跟着一颠一簸的,连屁股都给颠痛了。

    马车到了傍晚的时候,依然还在山区里面,看来今天想要找到村镇来过夜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能是在野外宿营。

    而且马儿也累了,毕竟拖着这么大的一个车厢子,上面还压着两个大男人的,也需要停下来吃料休息,打算等到明天早上的时候继续出发。

    马车夫找了一个空旷的地方把车停了下来,然后开始给马割草喂料,顺便做晚饭,而这个马车夫显然也习惯了这种生活是的,显得不慌不忙的样子,到了夜幕降临的时候,他已经弄好了营地,并且做好了食物,叫陈锋下来吃。

    这马车夫做的食物只是很一般,起码算不上是好吃,好在陈锋也不是一个挑剔的人,吃完了晚饭后,那马车夫从车厢底下拿出来一卷草席,然后铺设在地面上进行休息,他赶了一天的车,显然也是累坏了,并没有要和陈锋闲聊的意思。

    而陈锋则是不用露宿,他可以住在马车的的车厢里面,虽然车厢小是小了一点,但还是能够供人休息的。

    到了晚上大约十点钟的时候,那马车夫已经是睡得如同死猪一样的沉,而陈锋却是没有什么睡意的,他从马车厢里面出来,找了个地方撒尿,不过他才尿到一半的还是,耳朵就听到了树林中有动静。

    陈锋马上警惕起来,他撒完尿后,装作一副不知道的样子,回到了马车的营地里去,不过他并没有进去车厢里头,而是在外面找了个大石头坐着。

    看到睡在地面上,发出鼻鼾声的马车夫,陈锋见他这么累,也不忍心去叫醒他,干脆坐在大石头上面,翘着二郎腿,等待不速之客的到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